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八十六章:机会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云溪宫内

    温怜宜慵懒的靠在软椅,对于宫发生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放在心,算是属于沈媛被送去冷宫的事情也只是淡笑了两声。

    “娘娘,真没想到看起来很从容的德妃居然和自己的兄长有染,听说还是被陛下给亲自抓住,当即把他们两个人给处置了!”凝琅描述得绘声绘色,好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显然对于昭阳宫里发生的那些事情特别的有兴趣,也是在这个时候下还是能够供给很多的事情,但是温怜宜却并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算是这些东西对于自身来说也还是个很大的麻烦,基本他们不知道还需要遭遇了不少的事情,也是在这个地方能很从容的完成一切。

    凝琅轻柔的揉着温怜宜的肩膀,忍不住继续道:“娘娘您说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他们虽然对于昭华帝处置他们沈家的人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宫妃们真的没有看出德妃和沈廷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让人觉得怪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温怜宜笑容变得很是莫测,却也不知道应该去什么,或许可以说是对于这些事情能够感觉到非常的惊讶,至少在这个时候下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他们在这些东西里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具体的联系,也是在这个事情之真正明白什么。

    以沈媛的聪明程度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但是沈廷那个人的一切有些难以揣测了,那个男人毕竟是连自己都忌惮三分的角色,怎么可能按照套路出牌,有可能出现这种事。

    “怎么,忽然间对于后宫里的事情这么有兴趣?”温怜宜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谁人不知道发生的那件事情,也还是有了很多的方法想要去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的是陛下处置这件事秘密的很,到现在除却那些从小太监口传出的不可相信的谣言后,他们根本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

    不过对温怜宜来说,大致能够猜测出一二,想来应该是沈廷终究压不住心的那份情感,将一切的东西都给说出。

    也真的是很佩服他们,在此温怜宜没有办法做到,毕竟自己手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最大的仇人也还没有全然的解决掉,自己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结束所有的事情?

    现在这个部分下到底还有什么关系,他们原本不是很秦楚,可是有一点非常的明白,是在这个时候之所有的人到底和沈廷有什么关系。

    凝琅耸了耸肩,无奈的说:“奴婢也只是当对于这件事好而已,毕竟一个是堂堂左相,一个是德妃娘娘,怎么在他们身发生这种事,难道是陛下有什么隐瞒的事情?”

    温怜宜睁开眼睛,无奈的说:“不用再多想,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蹊跷,一个被贬一个被关很正常,但是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相似的事情已经经历过太多,对于温怜宜来说更多的还是对于他们两个人的惋惜罢了,怎么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发生这种事情,根本是再也没有办法可以提前做好所有的一切。

    甚至是到了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所有。

    这种部分下根本不知道还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还是在这些东西里能够很从容的利用其他的方式完成,好似是故意要将一切的事情都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也没有那么容易真切的变成这副模样。

    温怜宜感受着那温柔的按摩,但是心久久不能平复下来,若是说这种事带给他最大的影响,便应该是这些事情后续到底还是有多少难以让人相信的部分存在,至少在这些事情之他们需要承担的压力也很大,昭华帝为何要在这个重要的关头解决掉他们,同样陆德的死亡是否真的是和杨浅意有很大的关联。

    冷宫内

    沈媛看着还在忙碌的碧枕,忽然间开口,道:“当时我让你离开,为何没有选择离开!”

    在沈媛的心还是无法彻底的放下这件事,毕竟在这件事情里面还是牵涉不少的麻烦,甚至是在这些东西里能够真切的变成某种难以相信的部分,相似的事情恒跟着他们的内心,也还是在这个部分下可以准确的利用其他的方式来完成。

    碧枕手的工作没有停顿,却很认真的回答:“奴婢跟在娘娘身边已经五年多了,当初同娘娘一起进宫,不论是娘娘去什么地方,奴婢都会一直跟着娘娘,伺候娘娘一辈子。”

    她说的很是简单,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却没有几个人,让沈媛忍不住感慨,已经不知道在这些事情之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原本那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不过都是一个退路罢了,既然如此自己也不能再冷宫之坐以待毙,想来想去,她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和以前一样。”

    不论是还需要有多少的事情,还是说在这些事情之需要面对不少的麻烦,原本是需要让他们能够迅速明白其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也还是在这些东西里能够很准确的发现其具体的关系。

    如此的话或许是能够给他们在冷宫的生活带来一定的帮助,至少在这些事情里面根本不需要担心后宫那些宫妃们的算计,也不用去面对所有的事情。

    或许沈媛早已经想要拥有现在这样的生活,但是她却不能办,因为还有一个男人因为自己被关在天牢里,用不了多久会死去。

    对于沈廷,沈媛一辈子都没有偿还对方的能力,只能选择是将自己都留给他,所以在此之前自己必须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够获得那微不可查的希望。

    碧枕放下手的东西,看到娘娘又在朝着一个房先发呆,她知道那是当初沈相被带走的天牢的方向,也不知道沈相现在怎样了。

    对于碧枕来说有些事情反而是难以相信,便是在自己面前的娘娘居然和沈相不是亲兄妹,尤其是他们两个人之还存在这种本来不应该拥有的感情。

    也还是到了这个时候下能够很容易的破坏掉,可是想象永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些事情好似是一个事实,不断地在告诉自己,不论是经历了多少的事情他们都必须要继续坚持下去。

    “娘娘,您不用太过担心沈相的安危,既然陛下并未说过什么时候问斩,想来应该还有些时间能够让娘娘想办法。”碧枕宽慰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效果,至少可以让娘娘心里不那么难过,也还是在这个部分下可以快速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相似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很是重要,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可以真切的达成了这种坚持的部分,如此的话他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也能够很从容地让娘娘完成所有的一切。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下还是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根本不知道能够提供出不少的事情。

    碧枕轻声说:“不论付出任何代价,我也要将他给救出。”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媛已经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想法给彻底的改变了,这原本的那些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改变,可是真切的发生了多少事情却根本不知道还能变成什么样子。

    截然不同的事情带给他们的影响也是各不相同,至少在这个事情里面可以真切的利用了其他的办法,乃至是到了这个时候都可以很轻松的完成所有的一切。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达成基本的影响,这是那些事情下还是需要经历的一些个问题。

    各种各样的东西沈媛也都是经历过,不时特别担心会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毕竟在这个时候下还是有了很多难以相信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真切的完成下去。

    碧枕安静的看着自家娘娘,知道娘娘应该有办法能够改变沈相现在的处境,也还是在这些东西下能够很轻快的变成了这种部分。

    天牢

    潮湿发霉的气味充斥着整个阴暗的牢房,一个身着囚服的年轻男子安静的坐在那里,在他的手腕赫然都是很粗大的铁链,他那样安静的坐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表情很是从容镇定,好似是在思考些什么事情。

    不远处负责看守天牢的人不断地吵着这里看,这下年还是头一个看到如此镇定的人,好像是根本不怕死。

    能够被关在天牢里的人基本都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可是这个年轻男子看起来年龄根本不大,却根本不惧怕死亡的模样。

    反倒是让人觉得很是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能够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还能如此的镇定,也还是遭遇了不少的事情。

    他隐隐有些想要和这个年轻男子攀谈两句,看看对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