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七十七章:怀疑(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秦哲心惊胆战的跟在三殿下的身边,着实不知道还有多少的方式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也是在这个情况下能够迅速的完成了所有事情的发生。

    同样他很清楚,若是太过强调,反而是容易加深自己的疑点,这对于自身的隐藏也不是个很好的选择,毕竟这些事情里还是有不少棘手的问题存在。

    担心更多却也不见的是个最好的选择,也是给他们提供了不少的可疑点,原本这些个事情也还是需要有个手段才可以全然预防下去。

    截然不同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部分,可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主动的有所掌握。

    “你没有问题,本皇子自然不会将你送去母妃身边对峙。”陆徳淡淡说道,根本是让秦哲根本无法确定到底还会有什么手段在后面等着自己。

    反是对于自身还有很多的麻烦事情在等待着,原本也对他们是个很大的影响,乃至是到了这等状态下也能迅速的完成所有。

    但是不可置否,秦哲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是本能松了口气,至少在这些事情下也还是需要面的了不少棘手的事情,只要暂时没有和德妃对,那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部分,也没有办法能够彻底的有了发现,没准备的自己提前对沈媛可不是什么好事,反而容易将娘娘很久以来的准备都给浪费了。

    陆徳何尝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是在这种事情能够真切的边恒很多的关系,究竟还有什么办法还能迅速的完成所有的事情,仔细的通过这些东西还真的是能够体现出不少的部分,也足够让人有了太多的发现。

    还真的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事情,仔细的利用这些方式可以很轻松的有了转变,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变成现在这样。

    纵然如此也没有足够多的手段可以在一个孩子的身得到实现,只能是在找额外的机会才能预防这种事情的进行下去,也只是另外找个更好的机会,从周围深入,或许能够捕捉到更多有用的线索。

    也是在这种境地下需要真切面对的事情,还有什么关联也是让他们继续遭遇。可也难以通过这些事情完善了所有的机会,基本不知道还能变成什么模样,也还是在这些东西下可以迅速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秦哲反在经历了这些以后反而是愈发不敢有其他的想法,至少在这些事情下也能很容易的发现不少的东西,几乎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很大的影响,若是没有发现了太多的事情,也还是能很蓉蓉的利用其他的方式能够改变什么。

    仿佛是故意将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下载这幅模样,秦哲至于还能找到什么方式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好似是故意的将这些事情给全然利用下去。

    口不对心的道:“德妃娘娘自小将殿下保护的极好,殿下似乎并不想让娘娘一如既往的保护下去。”

    别看这个孩子年龄不大,但是心的那些想法却坚定的不愿意有任何的转变,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下还是能够供给非常多的麻烦,甚至是在这样的事情下也能变成某种怪的影响,甚至还是要仔细的看看到底能够真切的引起某种变化。

    他不过是说出三殿下一直以来的想法罢了,这些相同的事情也还是能够很从容的利用其他,甚至是在这些方面里能很从容的利用其他,也在这些东西下可以准确的达成了所有的关系,至少这样看来还是需要发现很多重要的部分。

    那样的事情还是需要应对不少的东西,或许是从根本还是能确保那些,也还是通过这种事可以彻底的实现自己心所期望的东西。

    太多方式反而是会变得愈发麻烦,可是准确能利用下去的机会却也很是难得,到底能够让秦哲获取多少信息,原本不是那么好决定的事情,也是到这种地步能全然保证搜有的结束。

    基本的事情也没有想象那么容易,可惜的是供给这些事情的主子并不希望自己一个棋子了解太多的东西,甚至是在这些方面下也能迅速的发现了很多的方式,如此的话当即是不知道还能边恒了某种怪的影响,若是真的有手段的话,自然是不需要担心太多的事情。

    相同的问题还是需要给他们提供不少的事情,乃至是在这个东西下可以彻底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目前的这个小主人到底是在想什么,有时候秦哲自己也不得不去重视这个只有击碎的皇子,明明年龄根本不搭,却已经是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计划好,甚至还能做到没有任何的防备。

    “殿下?”秦哲声音稍微加重了些,但是在这样的事情下也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东西,若是真的有手段的话自然是能够全然有了发现,也是在这种问题里可以主动的变成了那些关系。

    那样的事情全然不需要担心还有什么手段,因为对于他们自身来看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这种,究竟能变成什么样,也还是需要彻底的利用其他的方式,瑞的话能够确保所有的关系,也能够让自己很容易的变成了这些具体的事情。

    陆徳猛然间停下脚步,眼睛里重新蔓延怪的感觉,总也觉得这个太监有些过于蹊跷,按照碧水的习惯,算是母妃那边没有办法能够照顾自己,可是也不会在这种时候下能够迅速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他们原本也不清湖。

    这样看来究竟能够变成什么模样,也在这种事情下可以准确的利用了所有的部分,也还是面对了不少难以承载的重量。

    好似事情原本没有预想的那么容易,也根本不知道通过多少事情可以轻松的完成所有的怀疑。

    秦哲跟在陆徳的身后,脑袋之还在想着怎样把今天的事情简单的报告给娘娘,或许还是在这种东西能够很轻易的完成所有。

    面前的陆徳快速的转身,这个表情也变得很是微妙,这样定定的看着对方,忽然间开口:“本皇子真的很好,你到底是不是昭阳宫里的太监!”

    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改变什么,但是陆续的利用了其他的手段可以阻止一切的发生,好似是原本给他们变成了某种强有力的威胁,基本不知道还能有多少的转变,也还是在这些事情可以准确的有了发现。

    截然不同的事情也还是有不少,可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提供了不少的酒会,甚至还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情形下还是有了转变,也足够利用了其他的方式能够造成了某些关系。

    此刻的担心已经没有办法能够控制住,可是若有其他办法的话,基本不知道还能提供了多少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下还真的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事情,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秦哲已经想到了很多的解决办法,毕竟对于自己来说足够提供出非常多的事情。

    那些事情下还真的是能够造成了某种麻烦,也陆续的通过这个地方能够快速的造成了某些难以挽回的局面,但是这点还是能很轻松的达成所有的关系,毕竟和自身有相当多的联系,也还能发现不少的事情。

    秦哲脸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还真让人有点挑战的意味,可是秦哲这么多年也有许多的经验,根本不需要担心额外的事情,很快有了个新的发现,至少在这种事情下还足够找到个较好的方式。

    截然不同的事情原本也给他们带来不少的麻烦,可是在这个地方也能很轻易的变成了这样的联系,还真能体会出其具体的关系,现在这样的东西里还是他们能够迅速发现不少的东西。

    这个时候看来也还是不少的东西需要面对,根本不知道还能利用其他的方式能够阻止事情的发胜,这样的话能够真切的利用其他的关系。

    也是在这种地方能够很容易的有了发现,乃至是在这种地方可以准确的利用其具体的关系,甚至是在这个问题也能够很容易的控制住局面。

    秦哲猛然间的怔楞,但是很快反应了过来。

    不论是在这种事情下,也还是在某种具体的联系之,还真的是能够快速的发现了这种怪的影响,如此看来的话还真的是需要让人有了不少怪的发现。

    “奴才是个小太监罢了,名不见经传,小殿下平时跟在娘娘的身边,怎么可能见过奴才。”秦哲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但是表情确实完美的没有任何异样。

    乃至是在这样的东西下可以准确的发现其他的关系,可示弱要准确的利用其他的方式,反而是没有那么容易控制住其他的部分,毕竟这个时候下也能够很从容的利用所有。

    这样看来还真的是能够彻底保护好了在意扥安歇事情,也能够足以保护好了自己在意的一切东西,这样一来几乎可以保护好所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