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七十五章:死亡阴霾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死亡的真相总是弥漫在他们周围,也在这种情况下也变成了某种难以启齿的程度,好似在这种状况下也利用了不少手段,若是还会变成什么样,怕也难以通过这种事造成某种影响,根本的事情还会变成了那种愈发麻烦的部分。

    也是对于沈媛而言能够找到个较好的方式,根本不需要担心其他的手段。

    相似的事情自然是能找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可是在何种地方真切的引起了某种麻烦,也对于自身而言也没有那么容易,或许还能通过这些部分能主动的完成了很多事情,原本提供的那些东西反而在这种时候下不知道应该如何改变,陆续的通过这些方式可以形成某种为妙的联系。

    原定的事情并没有想象那么容易达成,也还是在这个地方能够主动形成某种关系,也还是在这个问题下能够牵扯出不少麻烦。

    手指细细摩挲着护甲美轮美奂的浮纹,有些心不在焉的道:“此事尽管让他们放手去做是,你平白插手,反而将最大的嫌疑指向云溪宫,本宫可没有这空档替你摆平所有的麻烦。”

    声音淡淡,却在那道声音之夹杂了些许异样的情绪,乃至是到了这个地方仍旧还让人感觉到某种与生俱来的庞大压力,相似的事情断然不可能经历第二次,如同他们在这些问题下也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为刀俎或是鱼肉,本在他们自身的选择之,也还是在这些方面下真切的达成了某种麻烦的东西,如此一来根本不知道还能变成什么模样。

    那人听到庇护这样消散,倒也是洒脱的很,脸露出不在乎的表情,道:“贵妃娘娘尽管放心,在下算是想要做什么,也绝对不会把您给拉下水,毕竟在下还要靠着您的照拂才能在宫里行走,不是?”

    语气轻佻的让人本能产生了某种厌恶,可也是在这些事情里,却根本找不到其他能够对付对方的方法。

    温怜宜脸完美的挑剔不出丝毫痕迹,若非那转瞬即逝的杀意,怕是对于眼前人,当真没有其他的打算。

    也陆续的在他们二人的博弈之间能够看出,温怜宜眸色微动,淡道:“好一张伶牙俐齿,在本宫的帮助下你胆子也是大涨。”

    话音才落,温怜宜的眸色骤然冷了下来,冷漠的看着站在旁边浑然不怕死的男子,厉声道:“好大的胆子!”

    那人一愣,怕是没有反应过来,忽然间帝王发出这么大的怒火,一时间也是愣了片刻,很快明白过来,倒也识相,扑通一声跪在温怜宜脚边,脸哪里还有方才的那种轻然玩味,头颅深深的埋在地,感受着来自地板的冰凉。

    男人的心清楚得很,温怜宜当初救下自己也是为了自己这易容的手段,不然以他一个武功平平的人,怎么可能这些年在皇宫里行走没有被发现,也是亏着这些事情,让他多少年来本能养成了一种眼高于顶的性子,加之温怜宜从未苛责过自己,愈发让他觉得侍奉的主子是个好拿捏的角色。

    被一句话给弄得心胆俱裂的男人不是没有想过,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也还是能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被男人给打断了。

    “秦哲,本宫当年收你是因为什么,你应当清楚。”温怜宜随意的拨弄着佛珠,但是心没有丝毫对于佛的敬意,声音淡漠的能够清晰感觉到其的杀伐。

    一个女人,能和温怜宜这般做到杀伐果断,秦哲也是少见。

    后宫这种地方本是个无声的战场,真正能够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在秦哲看来自己的主子怕是有颗九窍的心,能够在各方面的都兼顾。

    埋在地半天也不敢有所动作,半晌他才闷闷道:“属下不敢,这些年来都是贵妃娘娘您的照拂,才能让属下在宫里行走自由。”

    若是没有菀贵妃作为最好的屏障,凭借自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这种在秦哲内心里本能产生的恐惧一辈子都不敢忘记。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胆子极小的贼罢了,根本没有多少的胆量,尤其是当初亲眼见过,菀贵妃很淡然的当场杖毙一个其他宫里派来的细作,当时面前女子的表情,秦哲一辈子都不敢忘记。

    也正是因为能够做到极致的淡然,才能表现得如此从容镇定,也因着这件事,温怜宜根本不需要有什么手段,能让秦哲乖乖在自己麾下效力。

    温怜宜面表情没有多少,心里却清楚地很,秦哲这个家伙识相,也从未办砸过任何事情,可是这几年来已经是愈发的膨胀,若是不给他点教训的话,几乎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手段。

    “站得高了容易忘记脚下的东西。”温怜宜不对题的说道,却是让秦哲的身躯猛然一颤,更加不敢说什么了。

    温怜宜多余的目光都没有落在对方的身,只是淡淡的道:“你这些年在宫外做了什么本宫没心思知道,但是别忘记你这条性命属于本宫,交代你的那些事情也不能有任何的纰漏。”

    得贵妃娘娘教训,秦哲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拒绝,忙如虾米般,道:“属下不敢,属下从未忘记过娘娘当年救命之恩,秦哲这条性命一辈子都是娘娘的。”

    要细细说起来,宫里秦哲这张嘴还能言善辩的人还有很多,却仍旧没有一个如同秦哲这样好用,绝对不会对任何事情有其他的心思,但是他背着自己做下的那些事情,温怜宜也不想一一说出。

    只要此子能够安然的替自己效力,温怜宜不介意留他一条性命,也是到最后时刻可以帮助自己完成很多重要的事情,在这个重要的地方能很从容的完成所有的一切,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

    也还是到了这个部分下能够迅速明白所有的关系,也陆续的通过这种事完成了不少原本的期望。

    “本宫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完成。”温怜宜话锋忽然一转,语气之也有了些许异样。

    这件事表面看起来非常简单,可也只有温怜宜知晓,“本宫要你秘密潜入昭阳宫内,将昭阳宫内的每一件事都如实的禀告被本宫。”

    若是说起来杨浅意是自己最大的敌人,那沈媛这个女人反而成了动不得,用不得的角色。

    她的存在本来让他们之间原本微妙的环境变得三足鼎立,沈媛的背后不过一个兄长沈廷,也并未有太大的威胁,可是唯独不同的是沈媛的身边还有三皇子,那个从小聪慧非常的幌子,竟然也能得到陛下的垂青。

    想到这里,温怜宜的眼飞快的划过一丝阴狠,要想真的活下去只有不择手段,可是沈媛始终将三皇子保护的极好,从未有任何的机会能够给她,也无法真正的嫁祸其他,到了这个时候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个极大的麻烦。

    想了想,温怜宜又补充,道:“着重看着三殿下,要有什么单独一人的时刻,必须快速的禀告给本宫。”

    杀鸡焉用宰牛刀,温怜宜怎么可能会把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牵扯到自己的身,只有找个最好的时刻,才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最开始的计划演绎下去,到了那个时候她保证可以让一切都悄然不被发现。

    也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她才能将自己多少年来暗准备的底牌一一亮出,届时已经在风雨飘摇的杨浅意还有什么可以挣扎扭转的手段。

    秦哲似懂非懂,娘娘的命令都不清楚,但是根据娘娘的性子也能勉强猜测出一丝,想要利用自己监视昭阳宫的一举一动,莫非娘娘是要对三皇子动手?

    这个想法刚刚产生,被自己没来由的给掐灭了。

    暂且不提其他,多少年来在后宫里走动,秦哲不是没有去过昭阳宫,但是关于那些昭阳宫的秘辛却始终不能知晓一二,不仅是因为昭阳宫内有个很聪慧的主子,连整个昭阳宫下都透着某种怪异。

    至于这种怪异到底是什么,现在这个时刻下根本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联系,也还是在这个方面来看需要面对不少难以达成的影响。

    基本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还是个很大的麻烦,根本不知这次去昭阳宫能否按照计划顺利进行,也还是在这个地方能够找到另外的办法,从而能够完成贵妃娘娘交代的任务。

    “属下定会完成娘娘交代的任务,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秦哲发誓似的说道,根本没有主意到温怜宜在听到这句话后稍微流露的满意神色。

    也并不知道从现在开始,温怜宜已经将他当做一颗随时可抵丢弃掉的棋子,根本不给自己任何能够反应的时刻,也没有多少办法能够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还会有某些东西继续影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