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七十二章:截杀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驾!”

    急促的马蹄声从官道响起,带起阵阵的灰尘。

    一道身影速度非常快的掠过,不带有任何的迟滞,此人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裹,但是整张脸都彻底隐藏在黑布之下。

    道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林,在马儿疾驰而过的时候,用密林之飞出一道道锋利的箭矢,朝着骑马的人而去,好似是要用这种手段取走他的性命!

    此人的反应也是相当迅速,在马儿快速奔跑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慌张,双脚用力,一手拍着马鞍灌入一道内力,疾驰的马儿被男子的一道内力给弄得猛然踉跄了下却并未有任何的放慢速度。

    男人在这转瞬即逝的时刻里离开了马背,身体飘然而起,原地拔高两丈多,如此同时从袖摸出一把短剑,在面前变成了残影,迅速将那飞过来的几道箭矢都给凭空斩落。

    只听到当当几声清脆的声音,男人的身影已经再度回到马背,双腿用力,马儿的速度反而更快了,朝着笔直的官道而去。

    可是那隐藏在密林之的杀机并没有彻底的消散掉,几道身影随同快速奔跑的马儿朝前,似乎是要将这个人直接斩杀在此。

    男人也不着急,一边让马儿快速的朝着目的地而去,一边从袖摸出一样东西,那赫然是一只羽毛洁白的鸽子,快速的将一样东西缠在鸽子的爪子,男人抬手放飞了鸽子。

    “你还能逃出去!”一道阴冷的声音猛然间从右侧的密林之响起,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口吻,也还是在这个地方觉得很恐惧!

    只是一顿,男人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了一抹异样的情绪,并未表现出太多的东西,也在这个当口下可以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原本对于自己来说是个非常大的麻烦,男人不过也只是顺着这个时候来找到一条生路罢了。

    相同的事情当然不需要担心什么,男人也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赶忙将鸽子放了出去,这才专心的继续向着目的地而去。

    在这个地方几乎还是需要面对不少麻烦的东西,也能够提供出不少很重要的部分,再这样的事情里还是需要应对不少的东西,原本还是有了不少的东西。

    在这种事情面也还是能够有了太多的转变,在这个时候下也当真是让人觉得较惊恐,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事情的发生。

    “影三,你该不会觉得自己还能活着回到京师,回到你那主子身边?”

    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几乎是要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彻底的吞噬掉,也还是在这个部分下能够真切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没有办法能够阻止事情的发生。

    也在这个地方能够表现出这个人对于击杀影三没有丝毫的担心。

    骑着马遮面的男人赫然是昭华帝身边的影卫之一,也不知到底是承担了多少的任务,也在这个地方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也在这个地方能很容易变成了什么怪的地方。

    方才的事情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时间,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刀光剑影的时间了,影三什么话也没说,他只是从黑布下冷哼了声,在这样的状况下也还是会变得这样的麻烦,原本是需要应对不少的事情,也在这样的影响下可以改变什么。

    那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需要有了转变,也是在这种状况里可以轻松的改变什么。

    对于藏在密林之那个家伙的威胁,影三根本不在意。

    这次奉命去完成昭华帝交付的任务,也已经是很重要,并且在他手赫然拿着的是属于定北候的一样重要东西,这件东西并非是他历经千辛万苦得到,而是某个人暗交给自己,这个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算是影三自己都不知道,他也只是知道这个人是暗帮助昭华帝,至于身份到底是什么,怕是没有人知道了。

    但不得不说,定北候手下果然也是人才辈出,随便一个派出追杀自己的人差不多有和自身不相下的功夫,但是对此影三也根本不担心,不论是自己被抓住还是如何,都可以在顷刻之间结束掉这条性命,但是那好容易得到的东西将没有办法能够带回去给陛下。

    又是一道黑影快速的朝着影三飞去,影三的反应也是相当迅速,脚尖轻点整个人再度脱离马背。

    这次没有那么顺利,因为马儿被那样东西击,哀鸣了一声倒地。

    影三身形飘然落在一侧的树枝,冷眼看着倒在地不起的马儿,只是一眼已经确定这匹马的生机断绝,对方似乎不是想要直接将自己的性命给夺走,而是想要利用这种手段一点点的将自己给逼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出对方游戏的快感。

    相同的事情已经是没有多少办法可以控制住,可也是在这些事情面达成了某种联系,根本对于他们来说也还是没有办法可以阻止事情的发生。

    某些东西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会变成这样的手段,也还是在这些部分面真切的达成了这种很诡异的局面,这确实是一种断绝自己能够逃走的最好的方式。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影三现在你还有什么手段能够从本座的手逃走,不如乖乖交出那样东西,本座也能给你留个全尸!”

    影三安然的立在树梢,并未有了太多的发现,也还是在这个地方能很容易的达成了某些联系,再这样的态度下也还是能够变成了某种很惊恐的事情,但是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多少办法可以阻止。

    不惧怕死亡却不代表可以安然赴死,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想尽办法也要活下去,在这个态度下可以准确的达成了那些让人觉得麻烦的事情,在这样的事情下也还是能够很容易发现了不少麻烦。

    他也在等待,等待那个隐藏起来的人主动现身,只有如此才能解决掉对方的性命,否则任何的风险自己也都是承担不起。

    相同的事情已经是没有多少办法可以阻止,也还是在这种状态下可以变成了那种难以相信的程度。

    “你既然想要在下的性命,这样继续隐藏起来如何取我性命!”影三淡然的说着,根本没有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也没有办法能够变成了太多的手段。

    在这样的事情也还是能彻底的完成了所有的关系,在这个部分里可以彻底的完成了所有的东西。

    到底会变成了那些事情,也能够很容易的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好似是在等待这些时候的发生,那些事情下也很容易的牵扯出不少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能迅速的变成了这种联系。

    一场杀戮在无声的压力之静静酝酿着,在这个状况李也还是会变成了那种很惊悚的局面,是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对着影三怪笑了起来,道:“真不愧是皇帝身边的走狗,是在等待本座出来直接解决掉本座!”

    一句话道破玄机,影三也并未有其他的感觉,毕竟在这个时候下也还是真的让人发现了不少麻烦的局面,也还是在这个局面里可以很容易的控制住这些,原本是很容易可以完成了所有的机会。

    也是在这些事情面真切的变成了那种很怪异的事情,原本的那些个东西在这个时候下也是会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影三的手已经按在了自己随身的武器,那个隐藏在密林之的人根本不容小觑,如此轻易的发现了自己的想法,也能够根据这些行动从而分析出接下来的行动。

    唯一能够说得过去的便是,这个人应该是和他们影卫有很大关联的人,毕竟在这个地方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什么。

    这样的事情后也还是需要经历了不少的东西,并且在这种问题还真的是会发现不少很有用的线索,也还是提供出很多的事情,怎么可能变成了这种很故意的东西。

    可是根本不知道变成什么模样,也是在这种状况下可以主动地完成了所有的东西,似乎是通过这个手段可以改变了不少的麻烦。

    也能够给自己提供出非常多的关联,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让这一切都有了自主的变化,也还是在这个关头可以切实的有了不少的改变,这件事也是会给他们变成了那种难以相信的程度。

    如此看来,基本所有的事情也有了一个较正常的解释,那些事情后也当真是发生了不少的麻烦。

    在这样的东西下也能够充分的提供出某种麻烦的东西,也在这个地方能很轻易的改变什么。

    相似的那些事情还真的是变成了这种很惊惧的东西,也在这种状况下可以主动地面对了那些事情,也在这个地方可以真切的完成了不少麻烦。

    原本提供的事情也还是有了不说的帮助,能够很容易的完成所有的事情,也在这种问题里可以找到了额外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