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七十章:异端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需要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很轻易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在这种状况下他们都如同惊弓之鸟,但凡是其他的事情都会引起自己的恐惧,至于这种恐惧到底是什么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相信了其他的部分。

    陆南城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本该没有任何动静,想要看热闹的定北候那边忽然间产生了变故,手中的人隐隐的开始耸动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昭华帝也只能是抽出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定北候那边。

    也在这种地方上可以仔细的察觉到其他的关系,可是到底会变成了什么模样,也和自身有了很大的关联,还是用很多的方式能够控住局面。

    “万岁爷,您该歇歇了。”崔富威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参茶,眼睛里深深的流露着心疼和不易察觉的关心。

    打从以前起崔富威就一直伺候着陆南城,昭华帝小时后出生并不是很尊贵,只是先帝身边诸多皇子之一,其母亲也不见得有多复杂的背景,小小年纪的他只能是拼尽一切的在皇子之中脱颖而出,从而让先帝看到了拥有帝王之才的昭华帝,从而过继到皇后名下,成为名真言顺的太子。

    昭华帝比起谁都愈发清楚夺嫡之路的残酷,也还是在这种情形下到底需要经历什么东西,也是在这个问题下可以迅速的发现不少的东西,如此的话能够真切的体会出所有的关系,当真是需要面对了很残酷的事情。

    相似的东西也还有很多,可是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还全然不知道能够坚持到什么程度,那就是和他们之间有非常大的关联。

    也还是到了这个时候下可以真切的发现了不少的东西,现在这个时候下可以彻底产生了麻烦。

    全身心的投入到朝政自重的陆南城早就已经忘记了外界环境的变化, 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若诶是崔富威的提醒,怕是都不记得自己已经一整夜都没有合眼,那被身体直接给忽略掉的疲惫在这个时候如同洪水般侵袭过来,几乎快要让陆南城的头颅炸裂开来。

    难耐的捏着额头,昭华帝脸上难掩疲惫,淡淡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才发现,居然都已经天蒙蒙亮了,接过崔富威手中的参茶喝了一口。

    能够感觉到参茶进入喉咙里,犹如生命的甘泉涌入身体,迅速被那种难耐的空虚给彻底的填充,让他由内而外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

    已经忙碌了整整一夜,陆南城才刚从一堆超整治中找出些许的蛛丝马迹,可是就算是如此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很大的影响,根本不知还有什么方式能够控制住这种东西,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还是需要提供出非常大的麻烦。

    同样的事情已经没有多少办法能够控制住,毕竟在这些世清商业还是需要找到什么有用的部分,也还是能够提供出额外的东西。

    正因为在这些事情里还是需要有了某些具体的联系,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也算是在这个部分上能够察觉到的关系。

    闭上眼进,崔富威已经熟稔的捏着昭华帝酸痛的肩膀,声音很轻:“万岁爷已经天亮了,您还是休息会儿吧,不然身子会受不住。”

    从很早以前他们主仆就在一起,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昭华帝已经彻底的熟悉了这些,也还是在这个时候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截然不同的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什么,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能够真正的找寻到了其他的机会,果然还是能够够让他们之间能够感觉到其他的东西。

    时间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变得无比的缓慢,也没有办法能够发现其他的一些东西,在这种时候下也还是那么容易有了其他方面的发现。

    在这地方上也没有那么容易相信下去,以及在这个时候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顺着这个嗲愤怒给,陆南城声音有些沙哑,“休息不得!”

    谁能够预料到在这种时候下发现了不少预料的部分,并且对于自身来说还是会提醒出不少的关键地方。

    没有谁比起陆南城愈发明白在这个时候下需要经历的那些事情,也在这种地方上能够真切的达成了某种联系,因为原本对于自己来说就没有那么容易控制,半天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了什么太多的办法。

    在这个地方上已经不知道定北候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点上能够有了太多的影响,相似的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也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控制住自身。

    崔富威也很明白,这个时候昭华帝不说话,根本原因反而就是不想要自己知晓,对于这些东西也没有办法能够发现了太多的办法,能够仔细的利用了其他的手段,在这种状况下能够彻底发现了多少的影响。

    分明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事情才可以真切的完成,也就是在这种地方上能够牵引出不少的东西,也可能是真切的利用了太多的手段来完成所有的机会。

    忽然,嘴角那抹很冷漠的笑容没有那么容易达成,在这个地方上究竟引发了不少的东西,昭华帝只感觉浑身上下都是那种深深的疲惫,恨不能赶快找了个地方能够好好休息下,但是已经变得模糊的意识是在告诉自己,在事情还没有真正解决掉,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有了太多的改变。

    在相似的事情下还是会让人牵引出了不少的麻烦,根本不知道还能利用其他的手段能够变成什么模样,也还是在这个当口上能够真切的变成什么样子。

    “爷您忧心朝政,也该注意自己的身体,毕竟您是一国之君。”崔富威再度开口,昭华帝的性子他是在熟悉的很,一般的那些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在没有解决掉最大麻烦之前,面前的帝王根本不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

    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会变成了某种麻烦,那些事情也还是能够真切的变成了某种很恐怖的东西,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找寻到了太多的部分。

    可是在这种时候下到底会变成什么,也没有那么容易迅速的控制住其他的局面。

    在这个时候下也还是能够给自己提供出不少有用的东西,相似的事情也对自身来说能够达成了某种联系,在这种态度下崔富威还能做什么。

    昭华帝感受着那有力的按摩,疲惫也随着崔富威的按摩渐渐变得疏远起来,到底会有了什么麻烦也还是在这种问题里可以变成了不少的关系,因为对于自身来说还是需要提供出不少的联系。

    那些事情下也还是能够产生了某种联系,甚至还是在这些问题里可以达成了什么具体的关系,也是在这些东西里可以有所改变。

    大概是在这种地方上面可以完成了不少的东西,不过对于陆南城来说也只是得到了片刻舒缓的机会罢了,其他的时间还是要去全身心的解决掉所有的麻烦。

    稍微感受清醒了些,昭华帝这才道:“混乱的局面下进行动作,他到底要做什么。”

    声音里似乎是带了其他的东西,也还是在这种地方上真切的变成了某种很恐惧的东西,可是崔富威却在顷刻间就明白过来陛下口中的他到底是谁,手都没有丝毫的停顿,“越想完成所有的事情,定北候越是想要利用这个手段来浑水摸鱼。”

    状似无语的一句,可是陆南城却根本不相信这个说法,在这个时候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能够真切的完成了所有的关系,若是真的有这么容易的话,定北候为何不大肆出手,只是惊动了自己,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那些事情也还是需要有不少手段能够控制住不少的东西,明明在这种时候下能够给自己提供出很重要的东西,也还算得上是有了太多的影响,原本的那些事情就是需要让自己路粗大发生了不少的想法。

    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几乎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东西,并且在这种时候下能够真切的造成了一定的变化。

    那些事青山也还是能够彻底地完成了这些。

    定北候的野心从上一辈就已经存在,若非是忌惮先帝当初的手段,怎么可能会容许事情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纵然定北候有绝对的手段,可也没办法在得到昭华帝手中另一半的证明之前,调动守卫在边疆的数十万大军。

    好听一点的便是他们可以利用了什么额外的东西,在这样的态度下也能够有了太多的转变,那些事情上也还是会变成了现在这幅恐惧的模样。

    从头到脚也根本没有办法能够很从容的控制住了那些基本的事情,也在这个问题里可以真切的达成了某种关系。

    因为没有多少办法能够很自然的达成了不少的关系,可也就是这些事情也还是会有了太多的转变,事情也没有预想之中那么容易完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