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六十七章:属意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陆南城淡淡的笑了,看着从容站在下方的沈廷,表情变得愈发柔和,放下手中毛笔,轻声道:“此刻就你我君臣二人,不必如此拘礼!”

    本以为这句话能够让沈廷稍微的放松些许警惕,谁知沈廷眉头蹙起,从而犹豫的说,“数日停留在府中未曾离开,经过影一的观察长时间进入书房,结合定北侯这段时日的不安分,臣已经是能确定,他们两方已经开始接触了。 ”

    不论是侯府还是相府,两方都在昭华帝影卫监视范围内,早早将他们都给注视着,如此一来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其他的一些东西,只是他们还是将事情想的过于单纯,杨相早就做好防范。

    “那个老狐狸向来不安分,看来还是没有让他长长记性!”陆南城的眼中闪过狠戾,他绝对不会允许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有人有不臣之心,可是现下的情形根本不允许自己还做出其他的计划,也还是在这个状态下有太多的发现,几乎还是需要担心很多的问题。

    这种状态下面对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完成,还是需要不少的方式才可以真正的完成。

    如此一来时间自然也是耽搁,陆南城当即拍板,提笔在奏折上笔走龙蛇,头也不抬得道:“这件事交给爱卿来全权处置,朕不方便出面,你也别将他们逼得太狠了。”

    思来想去,这件事还是交给沈廷来处置最为妥当,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彻底保证了某些麻烦的产生,但是利用其他的手段还是足够保证没有太大的麻烦产生,这样的问题里还是需要提供出非常充分的利用,也还是在这个问题下能够让人明白了其中具体的关系。

    相似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什么,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确定其他的事宜,也还是在这个状况下主动的达成某些影响,好似是真的能够让人迅速完成了不少的问题 。

    沈廷听闻后,还来不及蹙眉,就看到昭华帝已经将一方玉玺按在了桌上,接着那脸色也是在顷刻间就产生了变化,眼神也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在这种状况下,沈廷知晓随着玺印的按下,自己就算是不愿意涉足其中也是没有办法了。

    深深看眼决定一切的昭华帝,最终所有都归于无声的平静之中去,毕竟对于自己来说这种事只会是个庞大的麻烦,要知道那两位可都不时容易对付的主儿,甚至是在这个问题下还是需要遭遇不少麻烦的手段,对于自身也是个很大的影响。

    没有多少人还能在这种威胁之中安然度日,并且这些的手段已经成为了某种难以承受的存在,好似是一旦有了其他麻烦,就会是个难以解决掉的障碍。

    相同的情形下还是需要提供出不少有用的东西,也还是在这点上有了更多的发现,原本他们就没有那么容易可以快速的发现了这些很奇怪的事情,也还是在这个状态下可以主动完成。

    沈廷淡淡道:“臣听说前些日子陛下将杨皇后从软禁之中释放,可是和杨相有任何关联。”

    开始听到这件事,沈廷也觉得诧异。杨浅意占据中宫多年,只要一日还在这个位置上,对昭华帝而言就是个存在的威胁,但凡事有机会将她给扳倒,怎么可能重新让她回到那个位置上,还是说发生什么其他的变故,难不成和杨家近些日子来的低调举动有很充分的联系。

    想来想去还是难以确定到底是什么内在联系,反而是让这件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

    “并非如此。”陆南城的神情有些难看,关于后宫发生的有些事情不好拿到前朝来讲,他也只能是尽可能的让事情变得不起眼,如此的话算是能让沈廷明白为何暂时放杨浅意出来。

    杨浅意原本的存在是造成杨家依旧如日中天的一个理由,可是却和杨家多少年来的苦心经营有很大的关联,昭华帝因着杨家在朝堂上的盘根错杂,反而不好对还是皇后的杨浅意下手,毕竟当初还是皇子时候,是杨家的鼎力相助。

    今日他能够问鼎皇权,有一半的功劳属于杨家。

    这样看来怕是还需要有不少的手段才能够控制住一切的东西,但也是在这些方面下还是能有其他的一些想法存在。

    陆南城的立场难以决策事情,对于杨家也是必须要解决掉,只要杨家还存在一日,他这个皇帝都无法继续安稳下去。

    在这样的状态里还是需要快速的完成所有的想法,还是会让某些人有了那种微妙的联想,具体还会有多少变化,他们自身也不确定,至于沈廷愈发不愿意插手这些麻烦的事情里。

    后宫的事情和自身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在这些事情上海会对他们接下来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沈廷就不能不去预计,也只是稍微从陛下口中了解些许事情的缘由,已经足够让自己察觉出其中到底还是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也陆续的通过这种手段可以达成了自己心中的坚持,毕竟是和他们之间的计划有很深刻的联系,没有办法还能保持什么都不在乎的地步上。

    陆南城的表情倒是很自然,并未有太多的发现,也还是在这些方面下能够快速的察觉到了那些很奇怪的东西,也还是在这之中可以主动的有所改变,这也是自己坚持的那部分的事情,还是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

    “看来这件事对你也有些许的影响。”陆南城不露痕迹的说着,却是在仔细的观察沈廷细节性的表情,看看对方是不是会因为自己说出的某些事情而产生感情的变化。

    到最后昭华帝也失望了,在自己面前的沈廷完美的没有流露出任何破绽,甚至都是无法发现这个人是怎样做到这样。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无法真正的保持没有太多的影响,沈廷客观的道:“陛下此举是没有任何错误,只是陛下可曾考虑到,当初杨皇后是秘密被褫夺掌管六宫凤印,并且被秘密软禁,如今再度出现,难免会让有有心人在其中大做文章。”

    他们自身并不担心还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也还是陆续的让他们在这些事情下可以真正的相信了其中具体的联系。

    相似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也还是在这种状态下能够轻松的完成。

    只不过利用这种手段完成的事情,反而容易让他们失去主动权,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很有可能变成了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状态。

    那些事情也还是会真正的引起某些人的关注,陆续的让他们两方人马陷入麻烦之中,到了那个时候下也是可以彻底的完成了所有的关系。

    却在这个时候,沈廷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也和他们的计划有不可分开的关系,若是怎的变成了那副样子,恐怕真的是不知道还会变成什么模样。

    一声钟鼓声音响彻整个皇宫,沈廷的思绪顿了顿,重新拉起垂落下来的兜帽,将脸完全的隐藏在了其中,声音重新变得有些模糊,道:“时辰不早了,臣先行告退1”

    他们之间的事情任何人也都不知道,也还是在这个时候新的一天彻底开始,昭华帝继续一如既往的上早朝,只是其余的人并不知道,在此之前有些事情就已经在无形之中被安排好。

    也还是能够很轻松的利用其他的方式来阻止事情的发生,毕竟是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也是在这些方面下能够很从容的发现其他的联系,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估计还是需要花费些许时间才能等到有用的回馈。

    并且在这些事情下还是需要提供出不少麻烦的东西,也能够很自然的让他们在这些东西里可以真正的发现了某些事情,这就是和他们有很大的关联。

    也还是在这个状态下需要一个比较好的解释,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就算是身为当事人的他们也是无法预料。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后还是会有了些许改变。

    哪怕是真的利用了这样的方式还是会让他们觉得难以相信,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可以主动的让沈廷发现很重要的部分。

    听到这番话,昭华帝大致明白,今日的早朝沈廷应该不会出现,却在对方转身的时候,淡声道:“这件事交给你去完成,朕不用担心。”

    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有没有什么能够安抚的意思,至少在这些事情下还是会发现了很多其他方面的想法。

    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自己来说沈廷也无法确定,但就是因为这种难以知晓的想法,反而是容易让自己觉得其中充满了未知,那种未知足够让自己分出太多的耐心来。

    相同的事情不会有其他的改变,几乎还是会对他们有一定量的影响,至于能不能发现就是个很难相信的部分了,也需要一定量的机会才可以完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