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六十五章:怪异的举动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皇宫

    “一切如常,并未有任何异动!”

    侯府

    “杨府没有任何动静,侯爷无须担心!”

    两道声音快速的飞向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也算是真正的产生了那难以相信的部分,在这个东西上也能提供出不少的东西,勉强的保证了太大的麻烦,可能真正的产生了那种难以预料的事情。

    同样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在这个问题里还是会体现出了很令人震惊的东西,几乎是不知道变化成了那种难以承担的事情。

    越是安逸,越是让人感觉到了某种难以揣测的事情。

    这些事情上面几乎是还要利用了其他的方式阻止,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真正的达成了不少关系。

    相关的事情还没有办法能够变化,在这样的状态下还真的是能够迅速的达成了那种难以相信的局面。

    也能够全然的保护好了那些个事情,在这样的问题里可以充分的察觉到了不少的关系,这样一看几乎对于自己来说没有那么容易变化。

    陆南城似乎对于相府根本就不在意,也还在这个地方上能够迅速的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关系,在这样的态度里还是需要承担了庞大的压力,估计不知道还能够利用了多少的办法可以阻止。

    也是这个问题下面需要能够掌握住局面,毕竟对于帝王而言,他并不喜欢被他人给拖着走,反而喜欢掌握主动权。

    天才刚刚擦亮,天际还挂着弯月,一道身影已经逆着清晨的阳光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速度缓慢,在他的周围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

    此人被些许朦胧的光包裹着身子,无法看清容貌,只能从宽大的衣裳下能够看出纤弱的身躯,可是每一步走的都是那样的沉稳有力,步速缓慢,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主动的形成了种关系。

    这样的身影在走到皇宫门口时候,从袖中摸出一个牌子,看守皇宫的禁卫军点头,没有说什么,放任这个人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从另一侧,一到身影快速的朝着皇宫的深处掠去,在阴沉的天色下将一切都给完美的掩饰了起来,根本没有办法能够真正的发现其他的东西,也就在这个时候陆南城休息的寝宫之中猛然间亮起了蜡烛,一道身影倒影在斑驳的窗栏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低沉的声音在沉寂的寝宫之中响了起来。

    “陛下!”

    声音非常的低,也还是在这种情形下真正的造成了某种麻烦,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能去改变了什么额外的东西。

    也还是能充分利用相关手段达成,天才蒙蒙亮,陆南城衣冠楚楚的坐于桌案后,一双眼睛锐利如刀,让他人难以忽略掉这个目光带给人的震慑,也还是在这种状态下达成某种令人觉得可怖的气息。

    不论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似乎还是能够保证了某些基本的东西。

    等待片刻,陆南城等待的人姗姗来迟,一张脸都隐藏在深色的兜帽下,在刚刚对上昭华帝双目时候,双手才缓缓摘下兜帽,露出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庞,嘴角还是挂着那惯性的笑容,将整张脸上的冰冷在无形之中柔和了不少。

    对于二人来说根本没有那么容易控制住其他,也还是在这个问题下需要从容的利用手段,几乎没有多少的办法可以阻止,也当真是利用了其他的手段可以表述出绝对的镇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又一道黑影出现在大殿里,坐着的昭华帝,站着的沈廷,他们对于这个人的到来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影一依旧还是一身黑衣的站在角落里,在面对陆南城的时候单膝跪地,率先打破了三个人之间这种微妙的寂静,也着实不知道还有多少的手段可以造成,几乎是对于自己的影响没有那么容易轻易控制,也还是在这点上快速的达成某些基本关系。

    甚至也是到了这一点上还是能够快速的发现不少有用的东西,如此一来几乎是能够主动的变成了现在这种关系,所以他们两个人也是在等待着影一开口。

    影一掌握了什么消息几乎没有人呢可以知道,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也还是需要不少的方法才能够确定敌人现在到底有什么谋算。

    可惜的是影一开口的并不是这件事,似乎是真的能够找寻到一些比较重要的线索,也能够充分了解到相关的一些东西。

    有能力自然不需要担心什么,也全然不在乎这些事情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基本没有几个人可以主动的改变原定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种状况下彻底的牵引出某些麻烦。

    “相府一切平静,并未有任何异动。”影一平静的说道,甚至是声音都没有丝毫的起伏。

    闻言,沈廷不露痕迹的蹙起眉头,动作很轻微,几乎转瞬即逝。

    饶是如此,也被细致入微的陆南城捕捉道,手虚按,影一顿时停止接下来要说的话,让乾政殿中再次陷入无声的沉寂之中,陆南城不慌不忙的目光落在沈廷的身上,好似是爱等待发出些微质疑的人给出自己的解答。

    沈廷动也不动,极为从容的开口:“臣听闻杨相几日前就已经闭门不出,连亲自上门的几位大臣也拒之门外,也从未有过其他方面的外出。”

    尽管没有亲自守在外侧,但是一些事情自己也还是知晓,如同在这等状况下那个人不能安然的装作什么都没有动作,也可以如此安稳的等待两方人马的部署,一旦陷入被动的状况下,对于杨相将是杀身之祸。

    陆南城无声的点头,示意影一继续说下去,影一也顺着方才沈廷的质疑,道:“两日前曾有人上门拜访杨相,杨相并未现身,相府管家将他们送走。”

    沈廷仔细的倾听着,适当的道:“你是说杨相自始至终没有露面?”

    那声音之中夹杂淡淡的疑惑,隐隐还有其他的情绪流转,对于自己来说还真的是有些难以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手段还真的是让人难以相信,截然不同的事情还会遭遇什么其他的麻烦,可是对于自己来说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真正相信,这个问题上已经需要面对不少麻烦的部分,也还是在这种问题里仔细的找到了其他可以主动完成的关系。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下也还是能够迅速达成,几乎完全没有办法能够改变其他的想法。

    沈廷思忖了极短的时间,快速的摇头,道:“不,不对,他不可能几日都在相府里不外出,必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他不方便露面。”

    和杨相之间的往来并不是很多,但是沈廷却对对方的性格非常了解,倘若真能做到不出门,必定是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掉,但是在这个态度下也能够很轻松的发现不少重要的东西。

    也如何能真正的完成了相对应的方式,想来想去总也觉得这件事很是诡异,根本不知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很快就发出自己的质疑,也完全是出于对杨相的了解,不可能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同样的问题里还是需要有个比较好的发现,那到底是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暂时还是无法确定。

    本来那些事情就是需要提供出非常多有意义的事情,可是对于某个人来说根本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可以准确达成,所有的事情几乎还是需要变成了某些很微妙的东西,也还是在这种情形下可以真正的实现。

    原本的那些事情也是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但是至少一点对于他们来说也还是个比较大的影响,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要看昭华帝如何看待这件事。

    目光刚刚收回,陆南城笑了笑,道:“沈爱卿观察果然细致,同朕说说,你是如何判断这不是杨相所为。”

    语气很轻巧,可是却让沈廷心中迟钝了下,根本不知道还能通过这种事情来做出个还算是不错的解答,几乎真的是要变成某种难以相信的东西,也还是在这个时候下彻底的引发了不少的麻烦。

    相同的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什么,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可以给出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总也觉得在这种地方上能够切实的明白了一系列的事情,也还是会找到了些许办法。

    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没有那么容易可以造成了些许的变化,本来就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也还是通过这些事情迅速的完成了那些诡异的事情。

    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却还是难以确定下来。

    沈廷也不着急,就在那里安静等待着对方的回答,毕竟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很好的选择。

    也还是需要各种手段才能够彻底的相信了那些事情,反而是会让自己觉得有些不安和茫然。

    那些事情下也还是能够很自然的完成了所有的方式,本来在这个地方上彻底的引发了那种奇怪的事情,还是能够迅速的完成一切的关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