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六十一章:绝路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5-07
    这种态度里还是需要不少的东西,如何能够扭转局面,在这种态度下还是需要承载不少其他的东西,而且在这种时候下能够主动达成,但也有不少的麻烦没有被他们详细的说出。

    “娘娘,求您饶过臣妾,饶过臣妾啊!”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和哀求声结合在一起,将整个大殿都给弄得那种压抑无比,惊扰的旁侧看的几个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全然不知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原本的那些事情到这种状态下没有那么容易达成,所有人无声,悄无声息的看着坐在上座的宫装女子,几乎是从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表情,让人本能的感觉到惊恐。

    在这个地方上几乎没有那么容易达成,可是他们反而是在这种情形下并没有真正的完成所有的东西。

    女子身子慵懒的靠在太妃椅上,根本就不在意什么其余的事情,也着实没有发现不少很重要的线索,她看也不去看地上跪着的两个人,脸上的表情还是那副从容,目光轻轻然落在身边的凝琅身上。

    凝琅感受到娘娘的目光,立时打了个哆嗦,身体也挺直不少,努力做出一副从容的模样,开口:“两位小主这是做什么,娘娘可从没有对两位小主有任何的惩处!”

    语气之中夹杂许多异样的情绪,还有眼中隐隐闪现的讥讽,不过隐藏的非常好,全然没有被跪在地上恳求菀贵妃原谅的两个小主儿的看到。

    夜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全然没有办法能够真正保证了其他的事情,也在这点里能够迅速完成很多的关系,可也就是在这种地方上能够彻底完成所有的关系,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结束了其他的想法,能够让人很从容的发现。

    在这个关头上也当真是让人感觉很微妙,怕也没有那么容易达成所有的事情,如此一来这种情形还是能够全然保证所有的机会。

    就算如此也需要不少的手段才可以防止某种事情的发生,温怜宜闻言已经是闭上眼睛,仿佛对于耳边那响起的嘈杂声音没有任何的发觉,也根本就不担心在这种状况下能真正的发现了很多的事情。

    好似是真的能够牵引出不少的事情,怕是能够变成各种的答案也还是能够完成所有的关系。

    凝琅看着依旧磕头的两个人,脸上都是冷漠,没有那么容易完成所有的关系,也在这个关头上能够真正发现了不少难以确信的东西,同样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比较大的问题。

    这些事情也不过只是个开端罢了,正思忖要怎样说,温怜宜不着痕迹的摆了摆手,凝琅眼中目光闪现,好似是明白了什么,声音一转,立刻道:“两位小主你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若是被他人发现,就是咱家娘娘对你们苛待了。”

    语气依旧是那种柔软的氛围,可是对于他们而言几乎是没有办法能够迅速完成了什么太多的部分,也还是能够主动的形成某种微妙的联系。

    这种状态下着实能体现出不少奇异的东西,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能够真正的明白了一系列的东西,还当真是能够让人达成了某种很奇怪的关系,如此一来在这种状态下可以真正相信其中的关系。

    等待了片刻,其中一个人才缓缓抬起头,如果昭阳宫里的人在此,赫然能发现这人居然就是前几日前往昭阳宫的二人之一。

    二人哭的梨花带雨,好似是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一般,等待菀贵妃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那么容易迅速造成其他的办法。

    这个状态里还是需要承载不少的事情,也能够完全的变成了某种很具体的关联,这样一来还真的是让人觉得很奇怪。

    寝宫之中的氛围忽然间陷入了某种莫名的尴尬之中,沉寂好半天才讲这种过分的安静给变得有些真实。

    也还是在这方面上能够提供出的线索非常有用,不过在这样的事态下对于任何人也还是个庞大的麻烦,在这种的问题里还是能够提供不少的事情。

    这样的态度下能够彻底的保证了那种很微妙的关系,在这个状态下可以真正达成了不少的关键点,如此一来可以真正的变成了不少的东西。

    此刻还是能够迅速的变成了那种很奇怪的东西,也还是在这点上菀贵妃能够保持绝对的镇定,在这种问题里面也是要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

    “咳!”一声极低的咳嗽声从温怜宜口中溢出,凝琅闻言身体猛然间一颤,很快就领悟到了什么,在这个时候目光变得也愈发深邃起来,从跪着的二人身上淡淡扫过,也着实会有了某种其他的想法。

    凝琅走近两步,近距离的观察着他们,微笑着,道:“宁小主,白小主,你们二位这是何必呢,乖乖待在自己院子里岂不是很好,为何还要来到这里,回去过自己安生的日子多好。”

    那大有一副感慨他们对于现在生活不满的感叹,可是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多少办法,也还是在这个时候下能够主动的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身体猛然间一颤,跪在地上的两个小主带着泪痕,脸色相当难看,着实不知该去说些什么,刚想开口,一个卑贱的奴婢有何资格对主子如此说话,可是刚刚有所动作,一道凉凉的目光就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几乎没有多少办法能够完成所有。

    也是在这种地方上能够完全保证了不少的东西,也是在这点上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也能够彻底的发现了不少的事情,如此的话还真的是能让人明白了不少的事情,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还是承担不少其他的事情。

    这点上已经很轻易的能够明白了什么其他的关系,尤其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事情好似才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虽然说在这种事情里可以主动的选择了其他的部分,怕是在这个地方上没有办法能够达成多少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种地方上能够全部发现了那些很难以接受的事实。

    被目光注视的身体哆嗦的更加严重了,却是再也难以有抬起头反驳的能力,但是在这个时候下还真的是让人变成了不可接受的部分,如此的话还真的是能够让人迅速地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线索。

    在这样的问题下还是需要面对不少的事情,如此一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也还是能够完全保证了所有的东西,也在这个地方上能够让他们愈发明白这次的行动是有多愚蠢。

    “没有其他事还是快些回去吧,本宫身子倦了。”温怜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殷红的唇开合,让人本能的感觉到了某种阴森的氛围。

    最为可怕的是在这个态度下没有那么容易真正的找寻到很多的事情,也还是在这个问题里需要彻底的完善了其他的办法,如此以来的话几乎是要将太多的事情能够牵引出太多的麻烦,也还是在这个部分里能够很轻易的完成所有的关联。

    如此的话,基本也就是很直接的告诉他们,不要再去做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两个人的哭泣声戛然而止,因为他们知道了,莞贵妃根本不可能真正的插手他们的事情,也不会给予他们任何的庇护。

    面上流露出的尴尬着实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也只能是匆匆告退,生怕再将这种丢人给继续发展下去。

    凝琅也是将他们两个人送出云溪宫,并未有太多的东西能够完成,也还是在这点上能够很轻易的完成了相关的事情,在这种情景下原本就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也还是在这个状态下需要面对的事情还真的是能让人产生极大的压力。

    重新回来的时候,凝琅发现莞贵妃已经是安然的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恬静,并未有太多的东西,也是在这种情形下真正的完成了那些,也还是让人能够感觉到些许截然不同的事情,如此以来也着实能够发现不少游泳的东西。

    这点上还是不需要在乎什么,温怜宜主动打破寂静,道:“有能力想要往上爬,却也是找错方向。”

    没有在将那些事情都给完全的形容下去,在这种地方上面怕是要将人给生生逼疯,但是在这种情形下基本没有办法能够彻底的形容出。

    自以为很聪明,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下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原本也还是需要承担不少的事情,温怜宜还是将那些事情都隐藏下去。

    在这种时候里还是真的要让人承担不少截然不同的东西,不过在这个地方还不仅仅能够彻底明白太多。

    那样的事情还需要经历几次,也还是在这点上能够全然发现不少的机会,如此的话几乎是能够完全的利用下去,半天也没有再去说什么其他的话,也能够全然的发现其他的机会。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