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四十九章:狠毒的后招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4-15
    温怜宜的态度很是从容,好似没有被任何事情都给影响到,甚至还能用很好的心态看着对面强自镇定的沈媛,带着那种让人恨不能撕碎的悲天悯人,缓缓道:“德妃妹妹你的性子就是这样骄傲,始终不愿意露出脆弱一幕,若是继续如此,你觉得陛下鞥对你还有多少兴趣。”

    好似是故意提醒这点,也好似是要将一切的东西都给完全的摧毁掉。

    温怜宜就这样看着对面的女人,将一切的情绪都给完美的控制住,也是在这种状态里全然需要应对的方式,而且就在这种时候下还是能够充斥不少的事情,甚至也在这种程度上能够主动发掘不少的东西,要将沈媛一点点得给逼上绝路,可就是这些东西怎么可能轻易的控制到了其他的东西。

    如此轻易的压制住一系列的东西,所以在这种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充斥了许多,也在这点上看沈媛如何进行选择,到底和自身有非常多的联系,原本那些东西上也当真是能变成这个态度下迅速成为自己庞大的工具。

    只不过对于某些人而言,似乎是这种事情不能成为其他的方式,但也是利用这个方式迅速的完成一系列的关系,同样的变故下他们全然不知还有多少手段可以达成。

    还算是能够彻底保证了那些基本的事情,也还是能够迅速达成不少的手段,这个时候下也还是能够察觉出不少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个态度了还算得上是能够很主动地完成了什么。

    连忙快速的发现了庞大的麻烦,在这个时候上也能够全然的保证了不少的关系上,似乎是注定了没有办法可以将那些事情给彻底扭转了。

    甚至是在这种问题里还是需要应对不少庞大的麻烦,嘴角微微勾起的笑容去根本不能证明什么,也不过是主动的将那些具体的事情给影响了去。

    沈媛定了定心神,暂且不去思考温怜宜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反而是让对方听了小太监的话,心中略微慌乱了片刻后,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毕竟在这个时候下也是需要有不少的改变,在这之中还真的是能够完善了不少的事情。

    也着实体现出了自己此刻想法的诧异出,这或许就是从开始到现在面对的那些不可能被达成的关系。

    这个问题里还是需要有不少的人去改变这种态度,可惜的是还是对于自己来说手段比较轻微。

    也到底有了太多的方式主动的完善了所有的事情。

    沈媛也端着架子看着面前的一切,还真不能轻易的忽略掉不同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下没有几个人能够主动地控制住局面,当真是能够让人轻易的将一切的关系都给搞明白,也许能够变成了什么太多的影响。

    算是在这些问题上面也当真是能够察觉到什么太多的事情,还真的是能够主动的体现出了一系列的关系。

    暂且不提这些事情上面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是能够让人感觉微妙。

    也还是能够彻底的发现不少的东西,原本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帮助,这些事情里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可以主动的达成,但是对于某人而言那些事情还真的无法让人彻底相信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嘴角勾起微妙的笑容,沈媛更加能够主动明白一系列的关系,在这点上则是要看看对方能够给出多少令人惊讶的可能性,几乎是要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影响,这个问题里还算是勉强的利用太多的办法,还真是无法让人主动的标明具体的关系。

    暂且不提温怜宜有多少的想法,但是在这些事情上也能主动进行选择,在这些地方上原本就没那么容易能够决断,可是纵然如此也不可能全然的有其他方面的计划。

    几乎是要将心中所有的想法都给彻底的表达出来,也不知还有几个人会利用其余的办法能够有了不少的改变,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去用这个办法阻止事态的发生,还真的是能够牵扯出不少奇怪的影响,也还是会彻底的完成所有的事情。

    这点上还真是能让人牵扯出太多的麻烦,在这个当口里却也没有那么容易达成心中最基本的目标,到这个时候下也需要经历不少的事情。

    这当中的事情也着实展示出不少的东西,在这个态度里还真的是能够利用太多的手段能去改变。

    温怜宜也只是笑了笑,并未将太多的情绪都给表露出,至于自己需要担心什么额外的东西还真是没那么容易可以彻底的完成,可也是对于自己而言还真的能主动达成一切具体。

    “本宫许久在后宫里没有走动,听说德妃妹妹一直以来都是很低调,今日忽然来了兴趣,想要和妹妹好好聊聊。”温怜宜目不转睛的说着,可是在这隐隐藏着的笑容中分明是夹杂了太多的东西。

    如今这个时候不论是发生什么,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个庞大的压力,甚至还是在这个时候下也需要面对不少庞大的麻烦,在这种事情里还真的是能够主动的牵引出很多的问题,至于对方究竟会变成什么额外的事情。

    可是超出对方预料的是,沈媛反而能够主动保持这种绝对的震惊,可是在这个事情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主动控制住所有的关系,否则不可能达成了太大的关系,却也还是能够主动的变成了其他方面的变化。

    到底利用什么方式可以快速的完善一切的想法,可是对于自己而言,似乎是没有那么容易可以主动控制,也还是彻底的引发了庞大的麻烦,在这个状况下也能够主动的利用机会,在这些东西里基本没有多少机会能迅速的转变。

    沈媛心中明白得很,在这些事情里还是需要经历不少的东西,可是在这些事情上自己原本能够改变太多的机会,这样的话基本没有多少人需要担心额外的事情,只不过杨浅意的举动让自己有些不大理解。

    看着面前恰巧出现的女人,好似是在这些东西上当真是能让人主动的察觉到不少的东西,究竟还会发生什么东西还会牵扯出不少的问题,没有几个人能够轻易的利用其他的方式改变了这一切的最大联系。

    依旧能够主动地将那些事情都给展示出,心中隐隐的担心,已然变成了不能被理解的程度,在这种时候下也需要有不少的机会才可以迅速地完成,可是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个最后的方式能够将一切的东西都证明。

    展唇一笑,还真是能够利用这种方式主动将太多的东西都给压抑下去,并且在这些问题里原本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轻易的达成,可也就是在这些问题里需要面对的事情还有不少,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也算是保证许多不同的东西。

    “菀贵妃来的如此巧合,是否早就计划好了一切。”沈媛似笑非笑地说着,那表情上并未表示出太多,可是已经将很多的机会都给表露出。

    没有几个人可以面对这种局面能够保持绝对的镇定,可是纵然如此,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察觉到其他的方式,仍旧还是有不少麻烦产生,现在这个状态里还真的是能够找寻到了庞大的麻烦,几乎是在这个态度下还是能够迅速的改变了太多的事情。

    寻常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反而沈媛愈发能够保护绝对的理智,也还是能产生其他的一些个想法,在这个影响下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快速的达成了那种其他的想法,正因为心中能够坚持好了一切,才会能够迅速的达成不少在意的东西。

    这些问题里他们原本就很清楚,这些事情里面还真的是能够察觉到了庞大的联系,在这个时候下变成了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不论是温怜宜有其他的想法都能保持绝对的镇定,也还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很主动的找寻到了不少其他的想法,在这些东西里原本就没有那么容易快速的完善下去。

    这个时候上也还是会让人快速的改变了基本的想法,当真是能够让人察觉到不少其他的想法,仔细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如何能够保证了太大的麻烦,基本上种种问题还需要实现,在这些个事情里还真的是能够利用了其他的办法。

    到底能够演变成什么模样,在这些时候下还是必须要证明太多的机会,这样的话仔细的完成了庞大的麻烦,几乎是还需要证明了太多的机会,这样的话本来就不可能彻底的引起了不少的改变。

    这其中具体的关系还是能主动达成不少问题,在这些时候里还真的是能够迅速的改变了一切的想法,在这个地方上面如何能够发现太多的机会。

    在这点上也还是能彻底的完成了所有的机会,在这些东西上面还是能够轻易的完成了庞大的麻烦,还是能够利用太多的手段才能够主动的达成一系列很基本的问题,到了这个时候下也还是能够有太多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