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三十七章:惨重的代价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4-12
    看似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对于杨浅意而言,完全就是个庞大的麻烦。

    注定从面前女人的口中得不到任何的消息,温怜宜心中都是浓浓的延厌恶,在这种问题里还是会有不少的改变,只不过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却也是难以相信其中。

    凝琅脸色极为难看,却被自家主子给牢牢控制住,完全不知道还有多少的方式,并且在这个时候下也能够彻底的有了改变,在这些问题上也能主动达成一切。

    “娘娘,这皇后未免也太过分了,还以为后宫是她杨家的天下,可以随心所欲的来这里颐指气使!”凝琅愤愤不平的说道,至于他们二人说了什么,自己本身并不是很清楚。

    其余所有的事情也不去关心,甚至是在这种问题下能够让人主动的变成了太多的事情,在这个影响下能够彻底让人明白了一系列的关系,同样的变故也没有那么多可以被人接受。

    在这些地方上面或许还是会让人牵引出不少的事情,温怜宜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在这个时候下也还是会让人发现不少很重要的线索。

    本以为杨浅意会有足够的耐心,谁知道居然还是在这个时候主动的暴露自己,不过这样对于自己也有一定的好处,至少完全不用担心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

    温怜宜收回目光,眼睛里全部都是那种冰冷的目光,只是看了眼旁侧替自己说话的凝琅,只道:“不要擦手本宫的事情,只要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可以了。”

    在这个时候下面也能够迅速的造成了影响,现在还真的是能够让人彻底完成了一系列的关系,在这个影响下也还是会有了不少的改变。

    不过对于温怜宜而言,有些事情完全没有那么简单可以解决掉,在这种地方上也还是能迅速的造成了庞大的麻烦。

    凝琅被这眼神看的浑身都觉得冰冷,在这些地方上也还是能够迅速达成了一系列的关系,可惜的是在这些事情上,完全不知道还有几个人可以将这些事情都给隐瞒下去。

    凝琅眼睛里闪现无数的神情,最终还是将一系列的事情能够有了太大的影响,现在这些问题上面还真的是能够迅速达成关系。

    她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看,至少在这个时候下也还是能够主动的发现不少的事情,并且在这个时候上也还是会有不少改变。

    所有发生的事情,温怜宜此刻心中都明白的很,根本不可能主动的让人能够主动的体现出不少,至于杨浅意背后还想要做什么,自己就难以预料了。

    甚至是到了这种状态下都不知道还有多少办法阻止事态的发生。

    当即有人将这个消息告知路南城,昭华帝听闻后,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似乎对于他们之间的那些私人恩怨并不放在心上,当即这件事引起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所有知情人都明白,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达成,也不可能在这种变化下主动选择其他的关系。

    倘若能够有机会自然是会挑选出一件很合适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任何的影响都有可能造成自己这边麻烦的产生。

    不过有些事情几乎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达成,杨浅意的退走似乎只是印证着某些事情的开始,也陆续的利用其他手段一起报复温怜宜。

    有些人似乎嗅出其中庞大的影响,并且在这些方面下主动的选择不少事情,甚至是在这点上也能清晰的去进行选择。

    第一个主动去凤仪宫的便是华贵嫔,也不知她前往的目的到底如何,却是在给其他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也许有些东西可以主动进行选择,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没有那么容易可以顺利达成,也是在这些问题上才能够彻底的选择一些其他的机会。

    但是就是这些事情,却也不见得还有更好的办法,并且华贵嫔的目的到底如何,也是耐人寻味,引人深思。

    凤仪宫

    “臣妾拜见娘娘。”娇软的声音响起,完全不带多少其他的感情,但是那种由内而外的媚态却是难以控制。

    杨浅意面上没有多少其他表情,仍旧还是和善无比,但是心中已经了然,华贵嫔别看在后宫里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是这个女人年轻貌美,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很聪明的脑袋,总是知道在关键的时候去做什么。

    例如这次,大家都知道来讨好已经失宠的皇后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在这些事情之中到底还有多少的关系在其中,却是让杨浅意自身都有些难以把握。

    一些个机会若是能够稳稳抓住,杨浅意自然是还有机会让温怜宜懂得那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掌控,可是怎么能轻易的撼动温怜宜多少年来在后宫里的苦心经营。

    杨浅意略微点头,算作对某人的应允,但是面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想要看看华贵嫔这次前来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的东西。

    华贵嫔也不拘谨,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坐在椅子上,唇角含笑,若非眼角深深隐藏,被杨浅意捕捉到的些许凝重,怕是很难会将某些事情联系在一起。

    虽说什么都没有表露出,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在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下去,并且对于他们来说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达成,也是在这种时候下可以主动让一切的事情继续变化,同样华贵嫔来找自己到底能够有多少的帮助。

    他们彼此之间都不确定能不能完成对方的期望,但是杨浅意却相信,没有绝对把握前,按照华贵嫔的聪慧,不可能来找自己这个看起来最没有话语权的皇后。

    毕竟有很多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可以一下达成,就算是这个时候的杨皇后也不见得能够将某些事情给妥善的解决掉。

    关键是华贵嫔来此也不耽误时间,干脆利落的说:“半月的软禁生活,对皇后娘娘来说是个奇耻大辱,更不用说导致这一次的罪魁祸首是德妃和菀贵妃。”

    话语极为平静,却掷地有声。

    似乎有些事情在这些东西,杨浅意听闻后,眉头轻微的跳动,尽管没有表露出什么,但是隐隐有不少其他的事情,感觉有些不妙。

    自己被陛下软禁这件事和他们两个人有很直接的联系,但是杨浅意对于沈媛并没有多大的恨意。

    或许在这些东西上,她更能明白一个身为母妃的无奈。

    比起他们之间的争端,似乎那个女人就是被迫拉入其中,总是不能进行另外一方面的选择,甚至也不能通过这些事情主动地让一切抓紧时间结束。

    蹙起眉头,杨浅意有些轻微的不悦,语气淡淡,道:“你做什么,本宫绝不干涉,请不要打着来拜见本宫的名义,让本宫帮你做任何事。”

    此刻自己都是头疼不已,偏偏华贵嫔也是在这个时候主动跳了出来,岂不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并且在这些事情上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事态的发生,但同时的问题下也会让他们有了不少的变故。

    谁知华贵嫔居然展唇笑的愈发灿烂起来,完全没有丝毫对杨浅意逐客令的尴尬,只道:“臣妾明白娘娘心中的担忧,若是臣妾说并非为这件事而来,娘娘可信?”

    看着这双眼睛,怎么也不相信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有什么,并且在这些方面下也能够确切的有了不少的改变,基本的问题里能够真正引起不少的事情,同样的问题里也算是造就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后宫各妃都只知道的陛下恩宠,从未考虑过日后能继承陛下大统的皇子到底有几个,也从未想过以后一旦定下,他们该如何选择。”华贵嫔笑的如同妖姬,却不紧不慢的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给说出。

    杨浅意听到后,脑袋里犹如炸裂,眯起眼睛看向华贵嫔,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说辞。

    有些东西到这个时候,对他们来说都是不确定的因素,也完全不知道在这些事情后还能遭遇多少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

    陛下正值壮年,一心想要得到陛下恩宠的后妃显然是将这件事给彻底忘记,并且对于他们来说全然不知道在这种状况下他们还能进展到什么程度。

    同样的事情总是会有自己的选择,也是在这些方面之中能够快速的达成基本关系,至于其中还有多少问题怕是难以相信。

    一系列的事情后,杨浅意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主动的有变化,也是在这些问题上面可以充分做文章,今日华贵嫔提起这件事到底有何意义,或许他们各自也不清楚关系到底为几何。

    所有的事情后,似乎都和他们有非常大的联系,可是到底有几个人宁愿选择如此大的风险,只是为印证某件难以相信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下面能够主动变成什么。

    怕是难以相信一系列的关系,并且在这个时候也能达成基本问题,也有了一定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