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二十二章:亲情脆弱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4-12
    厅堂里的气氛分外压抑,根本不轨顾衍凤能够喘息的机会。

    这种庞大的压迫却也是让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可是顾衍凤却明白,那些个事情若是不在今天说清楚,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有机会解释清楚。

    旁侧的夫人没有说话,只是用帕子擦拭着眼角那缓缓溢出的透明液体,几次张嘴却都被顾老爷子森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只能用帕子遮掩自己再度见到女儿时候的那种感伤。

    母亲的这番举动看的顾衍凤动容不已,却是不知该去怎样开口,只得顶着父亲的压力,鼓起勇气的开口:“父亲。”

    声音分明很低,还有很多的情绪,也着实让人真正的感受到不少庞大的压力,但是利用这种办法还是能够快速的造成其他。

    “别这样叫老夫!”顾老爷子眼睛一瞪,面色阴沉,虎道:“你如今已经贵为陛下的妃子,这一声爹,老夫承受不起,还是行君臣之礼吧!”

    语气淡淡,完全没有一点昔日之间的父女之情,那冷言冷语如同千万把锋利的刀子刺入顾衍凤的胸口。她知道父亲对于自己当年的举动没有那么容易原谅自己,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也只有尽可能让昔年存在的嫌隙一点点化解。

    她的表情动容,眼眶里更有晶莹的水润,却也是强硬的要求自己不要在父亲的面前哭出,她却仍旧还是那样的从容,道:“您生我养我,是我一生的父亲,就算是爹不认女儿,女儿也不可能不认爹。”

    话音才落,双膝一弯就跪在了地上,引得旁侧的宫女惊呼出声,却是在开口后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顾老爷子眉毛一挑,淡淡的说:“华贵嫔,好大的阵仗,来我顾家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于父亲的这般冷漠,顾衍凤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当初在宫里时候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同样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有更让人受伤的行为,如果真的是这样,当初选择这一条路到底是不是正确。

    也不过是利用了这其中种种关系也不可能彻底改变他们之间已经濒临破碎的关系,顾衍凤只能哀声开口:“爹,女儿绝无他意!”

    对于顾老爷子来说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之中庞大的麻烦不可能轻易的利用其他的关系,在这些问题里面主动让人能够发现不少其他的事情,可是在这之中如何能够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决掉现在这种棘手的局面。

    顾老爷子也不知该说什么,毕竟面前跪着的是自己曾经最为宠爱的女儿,就算是曾经做出将整个顾家都拖下水的事情,却也是难以跟她断绝一切的关系。

    许久后,那张森冷肃穆的脸上终究出现了裂痕,悠悠叹了声。

    这一声叹气之中似乎是夹杂了太多,也不知还能不能让人彻底的发现其他的问题,也是通过这种庞大的麻烦能够让他们略微放松些。

    同样的一些个事情也会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被解决掉。

    “当初你坚定了心思要嫁给陛下,可是如今呢?”顾老爷子淡然的说着,语气里全部都是那种森森的哀伤,若是当初没有发生这种事,断然不可能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也不可能会让自己宝贝女儿依旧只能做个妾。

    不管过了多久,对于顾家做出什么样的伤害,父亲始终也不会忘记自己最为宠爱的女儿,当即顾衍凤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汹涌的哭着,却没有丝毫的后悔:“女儿没有丝毫后悔,当初因为女儿的愚蠢让爹和顾家陷入灾祸中,一切都是女儿的错。”

    说着对着顾老爷子磕了几个头。

    老爷子连连摆手,并不在乎其他的事情,也还是能迅速的让人发现了不少其他的事情,现在这些问题里也还是能迅速的造就不少的事情,同样看来也还是能轻易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解释出去。

    “风儿,娘的好女儿。”顾夫人哽咽出声,伸出手揽住了女儿的身子,哭泣声更加的剧烈了,听的旁侧的顾老爷子不住蹙眉。

    忍了半晌,不悦的说,“扶到人家哭哭啼啼,有何事去后院再说,在老夫的面前说什么。”

    用帕子擦去眼泪,顾衍凤想起自己看到的属于沈廷的马车,当即松开母亲追问顾老爷子,说:“女儿来时见到沈丞相的马车,可是来找爹有什么事情讨论?”

    原本这些事情并没有实质性的联系,现在这些地方上面也还是能迅速的造成了不可理解的地方,可是如此看来没有那么容易能够真正的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现在这些问题也还是能够主动变成什么模样。

    在这种问题下当真是能够让人发现不少其他的关系,同样在这种地方上面也能够彻底保证太多的关系。

    这种事情不可能如此轻易解决了,从开始到现在始终让顾衍凤无法确定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顾老爷子听到沈廷的名号,刚刚因为放松的脸也渐渐严肃起来,那眼睛里有些犹疑,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顾衍凤。身为自己的女儿告诉了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她终究也只是个女子,知晓朝政却也是没有任何帮助。

    只淡淡的说:“这些事就不用你来担心了,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既然回来了就和你娘好好叙叙旧,不要再去关心其他的事。”

    听到这番话,顾衍凤不着痕迹的蹙起眉头,着实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毕竟在这种状况下还是会让他们产生极大的影响,父亲刻意的转移话题,明显是不希望自己插手这些事情,心里权衡了下就有了个基本的想法,因为自己此刻若是过于仔细的说出这些,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能够从父亲那里知道有用的线索,当即也就装作不再关心的样子。

    她浅笑着带着母亲去后院和母亲说这一年的事情,却也对于那些事情并不去插手,却是在起身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顾老爷子那再度怪异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女儿,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的人,想要从对方的身上看出什么不同的地方。

    可惜到最后也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确定是让人觉得很是怪异。

    那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也还是在这些问题里还是能够迅速造成了不能被理解的地方,现在这个时候下到底变成了什么不能被接受的地方,在这之中也还是彻底让人引起了愈发怪异的事情。

    从开始到现在顾衍凤都将自己探知的情绪给压制的很好,从未再去透露出任何表情,关键是在这点上如何能利用了什么更加不能被人理解的地方。

    等到两个女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顾老爷子习惯性的眯起眼睛,没有再去说什么,这个时候着实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这点上从开始就让顾老爷子感觉到很奇怪的地方,所以他没有再说什么,身旁的管家也是看向那个方向,片刻后才压低声音的说:“老爷您真打算应允那件事?”

    其实在顾衍凤到来之前,沈廷确实的来过,来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为确保太多的事情能够主动让人发现其他的一些事情,也还是能真正的利用了各种办法来劝慰过人,不要去进行某种奇怪的事情。

    只可惜这种时候根本不能称为有用的东西,同样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迅速的让人明白了具体的联系。

    顾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号,“你觉得这事老夫还有能选择的权利?”

    看似不怎么寻常的事情从一开始都是已经被决定好了,在这点上也能很轻易的让人明白其中具体的问题到底在什么时候。

    同样不希望顾衍凤知晓这件事,也是希望她能够在后宫里活的单纯些,不要因为顾家的一切事情给牵连,毕竟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也就是想办法转移话题。

    只是这些事情怎么看都没有那么容易能被人相信,同样给自己选择的时间也没太多了,从沈廷的话中还是能陆续听出,陛下一直以来都有意将杨相和定北候给一网打尽,只是始终未曾将这些事情给彻底的说明白罢了。

    顾家虽然也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可是到底也没有办法能够和昭华帝相抗衡,还是最好在这种时候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不要硬生生将顾家多少年来的忠诚给彻底的摧毁掉。

    同样也是让顾老爷子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现在这种时候也没那么容易能够控制太多的影响,现在这些问题里面如何能够有了更大的改变。

    在现在的这些问题上还真的是会让人明白了其他的事情,同样的问题里着实能够利用了其他的部分,还是能够迅速的造成了极大的不同,现在这些问题里也还是能够迅速的造成了更大的影响,也还是能够找到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