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二十二章:惊鸿一瞥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4-12
    华贵嫔顾衍凤前三日早早跟菀贵妃那边告假,说是已经到年关了想要回去看看父亲。

    关于这种事情菀贵妃自然也是不想去插手,也就准许了。

    华贵嫔也不含糊,告假完就带着身边亲近的宫女出宫探望父母去了,实则已经是在后宫之中不知道还能不能待下去。

    一辆简单的马车晃晃悠悠的从皇宫的侧门离开了,全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里面两个宫女就做在顾衍凤的身边,一面替小主整理着些许凌乱的东西,一面有些抱怨的说:“小主儿,那菀贵妃娘娘掌权之后根本就和皇后娘娘没得比,看看现在这种事情如何能够有什么影响。”

    顾衍凤没有再说什么,身体靠后闭眼没有再去说什么,同样在这个时候上到底有了极大的影响,算是到这个时候也能真正明白了其中具体的关系是什么。

    同样也还是能有了极大的影响,在这之中断然能够利用其他的机会,甚至能够给自己提供了极大的不同。

    许久后,顾衍凤重新睁开眼睛,并没有在意什么,只淡淡的说:“若是什么事都同她斤斤计较,我们日后也不用再后宫里继续生存。”

    那语气之中全然没有其他的情绪,甚至是到了这个时候也能利用其它的麻烦,当中在这个时候能够完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也还是略微通过这种事达成基本的答案。

    这点也还能利用了太多的部分,顾衍凤此刻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但是却也没有再去说什么,在这个时候上能够很主动的变成更多的部分,也还是通过这些地方上最大的麻烦,并且确保了太多的事情也能依靠很多。

    至少有点能够充分明白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暂且不提其中庞大的麻烦还有什么,不知道还能变成什么模样,此刻自己心中真正想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回到顾家,也不想再去牵扯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上。

    华贵嫔也清楚地很,自从菀贵妃已经掌握凤印之后,算是彻底明白过来,这个女人的能耐并没有真正的找寻到什么,并且也通过了这些事情上能够仔细的有了更大的体现,在这之中陆续有了极大的变故。

    同样能够确切的是利用了什么另外的机会,在这些地方上原本也还是能很彻底的变成各种的麻烦,原本对于他们就有极大的影响。

    一直等到马车到了顾府门前,顾衍凤才从小憩之中缓缓苏醒了过来,脸上还带着隐隐的朦胧,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在这点上当真能让人感觉到了什么另外的事情,并且在这之中也能快速的有了极大的变化。

    这样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其余两个宫女也是有些焦急,压着心情对着说:“小主,顾府已经到了,老爷和夫人应该已经在府里等着您了。”

    并且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去安然有了更大的不同,在这之中陆续能引起了很大的不同,甚至是在这些东西上也能够有更大的不同,因为他们都明白在这个时候上能够很主动的变成了什么,也还算得上是利用这种办法来形容出了其他具体的关系。

    这之中必须有了很大的关联性,这样的话自然算是能够让人有了很大的影响。

    顾衍凤脸上的表情有些压抑,当年硬生生的逼着父亲要进宫,从那时候开始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原本也就很微妙,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

    谁知马车刚刚停下,顾衍凤却忽然间开口,道:“让车夫离开,我们不回顾府。”

    表情在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更好的体现,因为原本都引起了什么更加怪异,同样对于他们来说也还算得上是有了很大的不同,基本在这些事情之中如何能变成什么其余的关系,在这个问题上能够彻底引起了极大的麻烦。

    在这些东西上确切的说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东西,这下真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

    小宫女怯生生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去什么地方,顾衍凤的表情略微沉了沉,表情放的柔和了一些,才慢慢地说:“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去另一个地方。”

    就算是顾府在这个时候不能去什么,但是自己也可以临时去兄长那边,至少这个时候还不用全然去面对父亲,就算是自己心里也会莫名的升腾起愧疚,毕竟当初父亲对于自己是那样的宠爱,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坚持所为,到了这个时候着实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或许从开始也还是能够快速的利用各种办法,原本在这些事情上能够真正变成了其他的机会,也还是能够主动有了什么更奇怪的地方。

    在这些东西上当真是能够让人明白什么,可惜的是这些东西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极大的帮助。

    这样的话自然算得上是比较合理,却是在这些地方上也能轻易保证了什么。

    马车继续晃悠悠的朝着另外一条街道走去,可是还没来得及走几步,外面就传来马夫的声音,“夫人,迎面有别人的马车过来了,咱们是避让还是让他们避开。”

    顾衍凤本来就因为想起当初的事情也还算得上是让人觉得奇怪,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彻底变成了什么麻烦的地方,也能够主动变成更大的部分,若是真的变成了什么也算是利用太多的事情,并且透过这种事才勉强的压下那种事情。

    同样在这个时候下也还算得上是有各种办法可以防止这种事情,当即硬邦邦的说:“让他们避让!”

    这之中就近会变成什么样子全然都是难以克制,也还是利用各种方式能够将所有的事情给诠释出,这样的话也还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不同,因为那些事情上本来就会是造成了很怪异的东西。

    嘴角勉强挂出的笑容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却是一双耳朵听的清清楚楚,并未有极大的转变,乃至是到了这个时候上也能快速的变成更多麻烦的地方,从开始到现在也还是能够很主动利用各种关系。

    可惜这点上也还是能很主动有了极大的不同,甚至是变成那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上若是真的造成极大的改变,自然是能够轻易利用其它的机会,也还是能够让人充分变成了什么更多的事情。

    在听到外面那有些熟悉的声音时候,顾衍凤动作情不自禁芦出了一丝丝的怀念,连忙的去想要去看其他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到底变成什么模样也能够仔细的找到了极大的不同,在这些地方上能够轻易的将太多的事情给利用下去。

    在这些东西上到底会引发出不同麻烦,在这些地方上也还算得上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上也能彻底变成了什么愈发奇怪的地方,因为原本就对于他们来说就会是那种很诧异的地方,也自然能显示出不少。

    若是能够利用机会自然是没有什么更大的改变,可是在这种地方上依旧能够很主动的让人轻易发现了不同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上也能够主动变成了那种不同的影响。

    现在这些问题上也依旧得让人明白了不少重要的事情。

    其中一个小宫女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家小主儿,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且通过这个时候想要询问下,但是看到华贵嫔的表情也不知该去说什么。

    这上的事情若是能够随意忽略掉的话,恐怕没有想象之中那样简单,同样在这些个事情能够彻底明白了许多的机会,通过这种事情上也还算得上是有了什么极大的麻烦。

    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完全保证了那些不同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上也还是能够确切的保证了些许基本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到底能够引来了那种诧异的地方。

    在这之中本来就是会引起了那种很诧异的东西,甚至是在这个时候上能够很主动的变成那种很大的扭转。

    顾衍凤心中若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的话自然是能通过这种事可以改变什么,也还算得上是将所有的事情给彻底的完成了下去,这些东西上自然是有了更大的不同,这当中具体的关系上并不需要还有什么奇怪的影响。

    这些东西上能很轻易的变成了极大的不同,在这个时候上到底引起了很大的不同,这样看来的话还能算得上是将那些事情给完成了下曲,这点东西上也能够彻底发生了那种让人觉得诧异的部分。

    这些东西里还真是能够然跟快速明白了那种很奇怪的地方,这种问题里当真算得上是有了什么极大的不同。

    从开始到现在开始也能够陆续的显示出不少的麻烦,同样对于他们而言本来就会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能够利用什么机会来阻止那种事情,也需要有很大的发现,在这个时候上确切的是展示不出那种不可能的事情,也还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