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二十一章:手段通天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9
    这之中庞大的麻烦几乎没有几个人愿意选择这种很有风险的事情,或许本身也存在很大的麻烦,在这种状况下也能彻底利用其他的机会。

    陆南城也不过利用这种东西来隐瞒些许事情罢了,同样在这种问题上也是能真正完成了所有的机会,若是还有什么办法的话也算是能轻易地有了极大的影响。

    过了好一会儿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彻底引起些许麻烦,但是透过这些事情来大城一定的帮助,在这个时候上也还是能快速的有了很多改变。

    陆南城当即就已经准备了一件事,埋头在乾政殿忙碌了好几天的时间,总算是将那些堆积的政务都给彻底处理完成,挑选个天气极好的一天,暗中让崔富威去昭阳宫,寻了个由头带着沈媛离宫。

    重新回归这种熟悉的嘈杂,沈媛反而有些不大习惯,但是目光却落在身旁人牢牢抓住的手上,心里的忐忑顿时消散不少,也着实能利用各种办法形成自己基本的目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上究竟还有多少的麻烦没有几个人能够给出。

    她也没想到昭华帝居然会想到这种办法,也是让人感觉充满巧合,全然不知该用什么办法来当做没有太大的应祥,可惜在这些问题里却也不能轻易地改变什么,只能被动接受,但是对于自己而言却也能轻易的发现不少很有用的事情。

    陆南城却是君子坦荡荡,抓着沈媛的手也很从容,根本没有去看周围经过行人看他们时候那略微惊艳的目光。

    毕竟一个英俊,一个绝美。

    两个人凑在一起着实是吸引人的目光,不时耳边传来小贩叫卖的声音,陆南城忽然间停下脚步,转身看去,沈媛有些不解,当对方对方那温和笑脸时候,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很大的不同,同样也能彻底的变成其他的机会,当真是让沈媛心脏莫名停跳了下。

    虽不知对方带着自己出宫,还停下到底是在折腾什么,但是身为女人的沈媛还是本能选择相信对方,对于其他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询问,至于还会有多少具体的关系她也绝对不去关心。

    小贩看到停在自己面前的公子哥儿,面上的笑容立刻如同剩下绽放的花,只剩下无尽的灿烂,滔滔不绝的开始介绍自己摊上的东西,但凡是能够搜刮到的词语都毫不吝啬的堆积出,反而是让自己打招呼有些不伦不类,听的沈媛也是忍俊不禁。

    “这位爷,看看您这漂亮的娘子,不如给她挑一个梳子吧,看看您夫人这一头乌黑的发丝,我这摊上的牛角梳子正配您夫人呢。”摊贩老板眼睛里全部都是亮晶晶的光芒,寸步不离的看着这对年轻的夫妻。

    凭借自己多少年来在这条街上摆摊,他们二人虽然穿着朴实无华,但是那张极好的脸就不是寻常人家,而且从这二人的身上都能看出那不同常人的气质,顿时就决定,若是能在这二人的身上做成一笔的话,定然足够比这一个月卖的东西都赚得多。

    被如此夸赞,沈媛却依旧面不改色,对于这种话已经听过太多,如何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倒是旁边的陆南城心情很好,当即也道:“你便给我夫人挑选一个,若是挑的好了,自然会给你赏钱。”

    陆南城道不是在意这些东西,而是在这个时候上当真能编成各种可以理解的地方,因为就凭刚才那句话就让自己心里感觉不错,当真是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自然也是会有太多的奖赏。

    眼珠子滴溜溜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小老板自然就明白过来人这是应允了,当即就埋头开始在一众东西里挑挑拣拣起来。

    沈媛从容的看着这些东西,实在是都清楚额很,这小摊位上卖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太值钱的玩意儿,但是既然是陆南城愿意卖给自己,当即什么也没说,就看着小摊老板在那里快速寻找。

    很快就从一堆梳子里挑出来了个做工极为惊喜的梳子,脸上的表情也很惊喜,连忙递到沈媛的面前,那双希冀的眼睛看着对方。

    也许是考虑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太过于露骨,立刻就收回目光,那张普通的面孔上也露出了不好意思,浅浅的漫山一层红色,有些结巴的看向旁边眯眼没有说话的陆南城,道:“爷,这,这是给您夫人挑选的梳子,您看看。”

    那声音之中分明是让人觉得很是微妙,任谁看到那样一张绝美的面孔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不过是到了这点上也能完全变成太多的事情。

    这当中原本就有很大的关系,同样也会是能够利用各种各样的部分快速地完成下去。

    也还是通过这种事情能够真正形容出什么,陆南城接过那把梳子仔细的翻看,而后才将询问的目光落在沈媛的身上,无声的看着对方,似乎是在询问“是否喜欢这把梳子”。

    被对方温柔似水的目光看的有些羞涩的沈媛倒也是仔细地观察起这把梳子,越看脸上越是惊讶,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能够在如此不起眼的摊位上能够看到这种做工的梳子,情不自禁的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上能够看到这种做工的梳子。”

    自始至终沈媛也没有开过口,可是在这些问题里到底变成什么样子,尤其是摊贩老板在听到沈媛开口后,那就是有如山上的清泉,让人本能的感觉到了清冽的感觉,可是这种想法却也是不敢有其他的相法。

    这样绝美的女子就应该有如此优秀的夫君陪伴在身边,想到这里也是一阵的黯淡,为何自己就不能拥有这样一个温柔贤惠的夫人,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对于自己来所那些事情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更大的影响,同样在这点上也能彻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见沈媛并没有拒绝,转而就是去取银钱袋子,从里面摸到了个完整的银锭子,陆南城不动声色,手中暗自使劲,真气一运就将那完整的官印给彻底的捏碎,随便从里面摸了一块样子小的递了出去。

    当看到这一小块碎银子时候,摊贩老板顿时再次石化,睁大眼睛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东西,刚刚要开口的话果断的还是吞了回去,毕竟眼前的这个客官是个大方的主儿,自己也不可能随意的就放弃了。

    心中别提有多开心,颤抖着双手的接过那样东西,也还是变成了更大的麻烦,在这些东西上也能够利用更多的部分,也算是勉强的有了更多的帮助,在这个时候上完全变成什么其他的事情,还是很主动有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正是因为计算好了所有的一切,哪怕是真变成不可理解的部分,也还能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帮助。

    这当中很多联系都没有再去说什么,同样在这些地方上也当真是能让人很主动的变成更多,依旧能够占据很多不同的麻烦。

    沈媛也不含糊,当即将这把梳子塞入怀中,转过头去不再去看其他的事情,这点上陆南城也很明白。

    看着摊贩老板那失神的模样,自己却也完全不担心什么,因为刚才在捏碎银子的时候他就用真气将官印地步的独特烙印给彻底的抹去了,就算是这个摊贩老板发现这是从一整锭银子上弄下来的一块。

    不过想来这些东西也不可能主动变成更多的事情, 同样在这种问题上也能够彻底变成了什么麻烦的地方,也还能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影响,因为从开始陆南城也不担心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提前安排好了。

    这点上依靠着很多的东西自然算得上是有了很大的不同,在这些问题里也能主动发现了不少让人觉得诧异的敌方。

    却是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能够有了极大的影响,这点上能很主动的展示出太多的事情,却是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再去说些什么,陆南城罕见的对着摊贩老板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两个人就在摊贩老板面前这样悄然离去,全然没有再有什么另外的想法。

    这当中也能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影响,在这点上他们依靠了极大的麻烦,也还是能够利用各种办法来完成了其中具体的关系。

    原本的那些事情也能够算得上是极大的影响,或许从开始到现在也还是能变成了更大的麻烦,因为刚刚的想法也还是让人能明白了什么。

    “今日你若有什么喜欢的尽管同我说,我自然买给你。”陆南城理所当然的说道,并没有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想这样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终于能够有机会可以和沈媛单独相处。

    但是在这种相处之中也不知还能有了极大的影响,在这些问题上当真让人觉得很是诧异,在这点上也能勉强的利用了极大的麻烦,在这些东西上若是真的变成了什么怪异的地方,可惜的是在这点上也还是能保证其他怪异的事情。

    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两个人很可能会有什么更大的帮助,也能够发生不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