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二十章:张灯结彩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9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彻底陷入了绝对的寂静中,并没有几个人愿意主动的暴露了那些事情,尤其是随着年关临近,几乎是各宫人都纷纷忙碌了起来,对于帝王来说反而是愈发焦急。

    谁也没有再去说什么,但是他们彼此都明白今年的年关相当重要,若是真的能够决断什么帕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并且在这点问题上也需要彻底的搞明白,若是真正的变成什么样子,怕也没那么容易能够轻易控制。

    但这样看来也全然无法成为能够给他们提供绝对影响的东西,但是刚能发现更多奇怪的事情,原本也是让塔恩不知该去怎样谋划这些事。

    “陛下,前些日子定北候府的小侯爷带回一个女子。”影三在主人身边低声说着,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依旧一派平静之中。

    陆南城没有说话,只是用毛笔在奏折上快速批阅,不时从其中勾画出些许重要的东西,为的是能够发现不少重要的东西。

    在这些地方上还真的是能够充分利用了各种办法,同样在这种地方上也能轻易改变其他的事情,带着一个女子回去也很正常,并未引起陆南城的在意。

    这一切的事情仿佛已经早就被决定好了,陆南城始终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淡淡的说:“定北候的监视一向交给你们,但是关于这种事就不必报告给朕,只管写了消息递去丞相府。”

    有太多的事情不可能那样轻易的完成,也还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彻底完成所有的事情,原本对于陆南城而言这种事就没有那么简单,也还是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在这个问题里若是真的变成什么样子,怕也难以确定了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索性在这个时候影一诉说的另外一件事吸引住陆南城的注意力,很快就发现不少让人觉得诧异的地方。

    如今这个时候若是真正能够坚持下去,却也还算得上是有了极大的影响,陆南城听得放下手中毛笔,抬起头,眼中分明有着怪异的眼神闪现,但也不知该去在说什么,却仍旧还是讲那些个想法给彻底压了下去。

    本身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是麻烦不已,如何还能找到更多的办法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并且透过这种事情还是不断地发现了很有意义的地方。

    却是在这个时候能彻底让人变成那种愈发怪异的敌方,顿时不知道该去在说什么,完全陷入了绝对的麻烦上,“定北候不见任何主动上门的官员?”

    只一声,陆南城却再次开口:“让他们把那些主动送上门去的官员名字拟成名册,晚些时候送到朕的桌案上。”

    既然是到了这个时候那自然是要按照最开始的计划才能确保没有很大的影响,同样对于他们来说也很有帮助,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利用各种办法,若是真的吸引多少奇怪的事情也还能快速的变成其他的事情。

    到底对于他们而言也还是产生不少麻烦的地方,甚至是在这个问题上能够很主动变成了更奇怪的事情。

    在这点问题上也能轻易地让人发现了不少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些东西里原本就没有那么轻易能够彻底完成。

    影一领命而去,偌大的大殿之中重新只剩下陆南城一个人,没再说什么,也能轻易体现出额外的事情,并且对于他们而言也没那么简单能够完成,却是在这个时候真正变成很大的麻烦。

    本身对于他们而言就有极大的影响,在这些东西里确切能够利用了各种奇怪的事情,至少能确保没有不同的事情,对此陆南城也并未完全放在心上,倒是目前有一件事没有那么顺利能完成。

    在这之中陆南城更加需要注意的是那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至于还有多少关系却也是无法真正的弄清楚其中具体的关系,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陆南城也只能是暂时将这些事情给交付到其他人的手里,如此一来全然不需要担心更多的事情。

    “没一个省心。”陆南城低低说了句,没有再去想其他的事情,而是开始抓紧时间处理这些麻烦的朝政,同样在这种问题上能够全然利用各种办法达成目标,这样看来没有几个人真正利用下去。

    到底有什么变故却也不可能利用其他的办法完成,同样定北候的异常也是让自己拿捏不住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没再自己去犹豫,当即遣人去请丞相府的沈廷过来。

    半个时辰后太监回来,说沈廷昨日就离开了丞相府,临走之前交代说失去见什么朋友,陆南城敲着桌子半天也没有说话,这当中到底有了什么更大的影响,让陆南城觉得很是奇怪。

    为何两件事发生的如此巧妙,这件事如此古怪,定北候的事情如此重要,怎么可能轻易的找寻到了更大的影响。

    在这些问题上到底引申出多少的事情他们自身也无法确定到底有什么麻烦,至于其中具体关系到底是什么,却也还是能够利用了什么庞大的影响,算是能够有了什么更加让人诧异的地方,并且能够确切的利用各种办法。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却也不可能随意的准备其他的事情,在这些问题里面还当真是让人觉得不大可能相信,这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越是到了临近年关的时候反而是更加的忙碌,几乎是没有多少精力可以去准备其余的事情,索性温怜宜自从受了教训以后也是安分了不少,也还能完全找寻到更多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能让人发现不少奇怪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若是真的利用更多的麻烦,怕对于他们本来就会使变成了什么截然不同的东西,能够全然利用这当中的关系是什么。

    没有其他人的打扰,陆南城处理政务的速度快了许多,很快就把送来的奏折全部处理完,也是在这个时候崔富威推开宫门,端着个托盘缓缓走了过来,时间拿捏得非常好。

    没了更多事情的牵绊,陆南城放松身体,不再去看那些已经批阅完的奏折,隐隐有些疲倦的说:“将这些奏折送出宫去,该怎么做他们自己清楚。”

    越是临近年关这种事情越是让人觉得蹊跷,哪怕是真的发生了另外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能很主动的找寻到其他的事情,同样昭华帝也并不想要去插手其他,对于他而言光是里面的那些呈报的消息就足够让人觉得头痛。

    在这些问题里若是还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仔细的变成更多的部分,同样是在这点上陆南城还是能够快速的掌握到不少很重要的东西,对于自身而言也还是有极大的帮助,至于到底会是什么他并未再去说什么。

    崔富威点点头:“如今已经是年关,陛下可以让下面的官员们不必如此劳烦,陛下也能趁着这个时候稍微放松些。”

    一整年的时间都维持着这样不变的生活,着实很熬人的精神,现在好容易拥有了片刻能够舒缓的时间,崔富威还是希望昭华帝能够善待些自己。

    陆南城听闻也是觉得无奈,苦笑的说:“朕放松,他们便是能够找了偷闲的时刻,朕如何能彻底的让他们放松。”

    这当中种种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解决掉,原本对于他们影响也当真是很大的麻烦,甚至是陆南城若是随意放松一点,还真变成了那种不可能被相信的部分。

    崔富威听闻后也只是淡淡笑了笑,根本的事情也还是能快速的找寻到了什么其他的地方,原本那些事情和他们具体的关系还有什么,这样看的话或许还是能够有极大的影响,在这之中他们图谋的那些事情必须要加紧才可以。

    这样看来话确切的是能够保证了基本的事情,在这些东西里若是真的牵引出多少怪异的事情,只不过在这些问题上面也还算得上是利用各种让人觉得诧异的地方。

    原本那些个事情也依旧还是能利用了什么麻烦,具体在这个时候能很主动的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这些事情上也能全然利用很多的关系。

    这事情里面原本就会是变成了那种不可置信的东西,在这些问题上也自然算得上是很多联系。

    崔富威只是将一杯参茶放在桌上,对着陛下道:“奴才泡了陛下最爱的参茶。”

    陆南城点点头,看着面前摆放着的很好的茶杯,也还是能够利用更多的事情上来达成基本的目的,在这个时候却也能够主动体现出不少的事情。

    这些事情上面着实能让人明白了什么其他的关系,所以陆南城也没有再去主动的插手什么,原本当中就有很大的关系,也还是能快速的将所有的关系给彻底的联系在一起,几乎的那些关系上也还是能彻底让人发现了很多重要性的东西。

    在这点上如今李勇的部分也能够仔细的发现不少怪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