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一十六章 :安逸日子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8
    长乐腹诽几句,还是从从换上自己最华美的衣裳去迎接客人。

    至于鸨母说的那些话其实她也完全不担心,当初娘娘说过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只需要在飘香院等待一个人的到来就可以,剩下的那些日子都没有太大的联系,并且赚取的那些钱也都是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

    这样来看这位客人应该就是鸨母看来更加在乎的模样,在这种问题里必须要发现不少奇怪的事情,尤其是在经过时候感受到那些女子看自己时候明显的嫉妒。

    曾几何时被同类如此的嫉妒,那种眼神当真是让自己感觉很是满足,当即不自觉地抬起下巴更加自信地朝着雅间走了过去,手刚刚推开房门,里面就传来那个分外熟悉的声音,“几日不见你已经变得和之前大不一样,本宫果然没有看错。”

    声音之中只是带着淡淡的赞许,完全听不出其他的声音,长乐愣了愣很快明白过来,那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一瞬间的不自觉,以前自然是没有多少的感觉,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截然不同了,自己也是受到那些男子们爱慕的目光,却依旧在她人面前还是如此的卑微。

    压下心中的想法,长乐嘴角重新勾起了温暖的笑容,完美的看不出任何的问题,也是在这个时候学习到的东西。

    正看到沈媛一身男装的坐在面前,那脸上噙着的笑容很是淡然,却也让人没有办法能够轻易忽略掉这个笑容带给自己的微妙感觉,到了这个时候具体还发生了什么也能够很轻易让人明白过来。

    “长乐拜见德妃娘娘。”长乐从容的下跪行礼,脸上并未有其他的异样的表情,完全比起之前从容镇定许多。

    沈媛点了点头,看来在飘香院里这段时间对于人的一个锻炼也是非常的游泳,此时长乐身上散发出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反而是让自己愈发能够确定接下来计划绝对不会有阻碍。

    这当中还真变成那种很怪异的事情,这些问题上到底有了什么极大的影响,在这些东西上面也还是能够变成更多不同的影响,在这些问题上到底引发出多少麻烦,也能够确切的让人完成所有。

    “你只管做自己的事,本宫今日闲得无聊正好在这里看看你,晚上本宫应当还会看你的舞技,你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只管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好。”沈媛淡淡的嘱咐。

    今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自己也是想要看看,这长乐是否真的能够担任这次计划的真正完成者,若是如此的话也还算得上是让人能够轻易信任对方。

    长乐的脸上露出片刻的惊讶,完全不知道这当中具体有什么关系,不过也通过这点能够迅速的明白过来,娘娘来此应当是有其他的事情完成,当即道:“长乐明白,定不会让娘娘失望。”

    面上不露什么,但是在心里却很清楚,若是在这些地方上真正能够让自己完成下去,那最好的帮助就是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不过在这些问题里确切能利用更多的办法来完成所有。

    暂且不提其中还会牵引出多少怪异的麻烦。

    云溪宫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这苏家仗着当年本宫的一个人情,这是要将本宫逼上绝路!”温怜宜那张美艳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恨意,如何能够轻易的将那件事给彻底的遗忘掉。

    苏婉儿的种种举动已经能很清晰的透露出背后到底是谁在支持他,尽管昭华帝什么也没有说过,但是温怜宜很清楚有些事情到底也还是牵连到了自己,陛下没有再去透露什么事情,可是在这个时候当真不知道还能维持什么地方。

    心中怒火难以消除,只能是不断在云溪宫内发泄,可还没来得及做其他的反应,凝琅已经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急匆匆的说:“娘娘,大事不好了!”

    温怜宜的动作情不自禁的顿了顿,抬起头就看过去,正看到这丫头匆匆忙跑了过来,脸色正带着很焦急的表情,似乎是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温怜蹙起霉头,烦躁的道:“不要毛毛躁躁,难不成天要塌下来”

    原本觉得并没有什么,但是透过这个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却是难以确定下来,但是透过这些东西还真能够让人明白后续的关系,在这些问题里确切能够发现不少其他的事情,几乎是能够让人主动感觉到了其中怪异的部分。

    凝琅连忙的说:“奴婢刚才过来,看到陛下带着人朝着云溪宫来了。”

    温怜宜手中拿着的东西应声落地,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会有很多的麻烦产生,但是真正不可能让昭华帝也跑了过来,看来这次,陛下关于那件事显然是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

    匆匆反应过来,看着地上凌乱的东西,温怜宜的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慌张,连忙的说:“还不快些收拾地上的东西。”

    虽然说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但是如此让赵华地看到的话,岂不是已经能够直接的告诉陛下,自己方才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如何能有了更大的改变。

    时间过得极快,就算是几个宫女同时开始收拾,在还没有讲很多的东西给彻底处理完之后,昭华帝已经大摇大摆的踏入云溪宫中,温怜宜看着地面上那些凌乱的碎片,咬咬牙,道:“本宫出去争取些时间,你们抓紧时间将这些东西处理掉。”

    说完,抬脚就吵着外面走出去,任由几个宫女加快手中的活。

    时间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的紧张,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浪费的时候,也就是在这些问题上面还是让人真正发现了不少怪异的地方,如此看来也还是能够迅速的发现不少有用的东西。

    抬脚即将跨进云溪宫的时候,陆南城下意识的动作停了下,侧头看着旁边安然站着的崔富威,没来由的问了一句,“朕应当如何面对莞贵妃。”

    崔富威也是愣了片刻,完全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回答,毕竟在这些问题上到底能让人很主动的牵扯出什么东西,同样在这些问题上也能真正让人给出个还算是比较合理的结论。

    温怜宜立刻就看到了站在云溪宫外低声说着些什么的陆南城,僵硬的面部总算是挂起了个淡淡的笑容,将眼底更多的阴霾给彻底的遮掩了起来,柔声道:“臣妾参见陛下!”

    陆南城眉头微蹙,更多的事情还是没有完全说出,同样压抑在心中的怒火也不知应该如何发泄,毕竟在这些问题上真正能够让人解释什么怪异的地方,暂且不提还会有什么后续发生的

    事情,可是原本对于他们的影响就没有那样顺利。

    每一个选择都充满了不可置信,在这个时候到底还会有多少的事情也能充分变成太多的影响,同样在这些问题上也能很主动让人明白过来。

    “菀贵妃怎么亲自出来迎接朕。”看着这张万分熟悉的脸,也不知为何心里前所未有的升腾起那种异样的情绪,同样也是为确保一些个基本的事情。

    从苏牧那里发生的事情也是让昭华帝发现不少怪异的地方,案例来说宫中不可能出现没有封位的女子,就算是有的话也应该是居住在和自己关系极好的妃子身边,这样的话就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菀贵妃没有在说什么,但是眼中转瞬即逝的表情还是能够让自己有了片刻的破绽,同样也是为了利用这种地方上能够真正牵引出多少怪异的地方,也还是在这些地方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并且在这些机会之中原本就是让他们难以确定下去,就算是通过这些事情也使能够让帝王忽略掉自己之前做下的事情,那如何能够利用太多的办法来完成。

    只不过在这些问题里若是真的有什么的话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什么,到底会有多少没有办法被察觉到的地方,却也是能不断透过这些事情来达成些许的目的,这就是从根本上能够真正完成下去的影响。

    陆南城看着这张面孔,忽然间开口:“朕听闻以前菀贵妃和苏家有关系。”

    在所有的后妃之中,也就只有当初自己是太子时候就陪伴在身边的侧妃温怜宜并没有多少的复杂家世,简简单单的孑然一身。

    若非当初是因为两个人之间身份的差距,怕是到了那个时候真正成为太子妃但绝对不是杨家的杨浅意,当初陆南城本人也是付出不小代价,更是答应娶杨浅意才有机会将温怜宜给纳为侧妃。

    那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是真爱,并未有其他的想法,但是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完全变成了什么极大的影响,所以那个时候的他心甘情愿。

    只是到了什么时后所有的一切似乎已经不再受到自己原本的控制,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上真正变成这种怪异的地方,能够主动利用其他机会来挽回这些事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