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一十四章:乔装打扮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沈媛原本对于这些事情从未放在心上,这个问题上也能很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机会。

    等到碧枕回来以后听到这件事,也是忍不住擦了把冷汗,心悸不已,自己离开宫的时间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了那很微妙的关系。

    沈媛并未放在心上,这点上也能轻易找寻到什么更多的事情,原本对于他们的影响就很多。

    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容分明就是能够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暂且不提那些事上还有更大的影响,这当中完全变成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是这之中和自己没有什么更大的影响,却依旧不能利用了什么额外的机会。

    现在这个时候,沈媛也只是淡淡的说:“尽管陛下对苏家已经做出惩罚,但是幕后的菀贵妃却依旧还是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当然,对于这种事也没有彻底的放在心上,原本这些事情就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如果真的有了什么太大的影响的话,自然算得上是利用了什么太多的事情。

    这之中具体的关系上能够很主动变成了很大麻烦,碧枕尽管心里也是心有余悸,却是不敢再去做其他的打算,原本这些事情对于他们的影响就非常大,怎么可能轻易地有了更大的影响。

    碧枕也是变成那种很怪异的表情,道:“这样也好,但愿不要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才好。”

    这之中发生了多少奇怪的事情,这之中庞大的麻烦下还是能够很主动的牵引出多少怪异的事情,原来所有的一切都被娘娘给彻底安排好了,能够充分的利用其中具体的关系上改变那些让人不可能改变的事情。

    沈媛笑容也是渐渐绽放开,轻声对着她道:“不用担心,正好你回来随同本宫一起出宫一趟,那件事本宫总感觉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掉。”

    虽然说将所有的事情都彻底交给了某人来解决,但是看到这样的话还真的不知道能够找到其他的办法,所以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能够主动的去选择另外的机会。

    在这点上也能够充分发现了不少麻烦的事情,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上也能够有了更大的影响,这样的话还能够快速的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碧枕没有再去询问什么,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这样来看能够彻底证明太多的事情。

    从根本上能够真正明白什么麻烦的地方,沈媛放松身体,根本就不去担心其他的事情,这之中也是快速的有了很大的影响。

    同样的问题上能够很轻易的有了极大的发现,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之中也能够快速的让人明白了下去。

    虽然并没有表明出来,但是自己心里却很清楚,这件事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就让一切的事情发生下去,也还是通过这些部分能够快速的改变了太多的事情。

    这种问题上对于他们的影响也是很大,几乎能够有了很大的转变,在这个时候上也能很轻易的利用各种各样的事情,同样也能确保些许基本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能够主动的找到另外的机会。

    当即碧枕寻了两套男子衣裳,二人因着这件事并未泄露自己的身份,而是随便找了个由头低调出宫去了。

    按照沈媛的计划,能够很轻易的变成额外的事情,也是在这个时候能很主动地掌握了这些个事情的根本,还真是让人隐隐感觉了没有那么简单。

    沈媛此次出宫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为了确保了那些不同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若是能变成什么样子,仍旧还是能让人变成太多的事情,在这之中也还是快速依靠了下去。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也很直接,那就是飘香院,沈媛来这里还有件事还要充分的证明,也就是看看那个叫做长乐的女子计划进行的怎样,也当真能够让人明白其中具体的联系。

    碧枕对于娘娘的决定从来也没有发表过其他看法,既然按照这个时候能够继续完成下去,也依旧能够快速的进行下去,在这之中也能快速发现了不少很基本的地方。

    此时二人都是妆扮成男子,也能保证不会被他人给发现属于自己的身份,在这之中能完全保证更多。

    沈媛拿着扇子百无聊赖的扇着,嘴角的笑容也很微妙,下巴微微抬起,做出一副高傲的公子哥儿,傲慢的说:“瞧本少爷如何?”

    碧枕上下仔细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自家娘娘,身为女子时候那张脸几乎是能够让人无法忘却,但是一旦妆扮成男子居然也是一个翩翩的公子哥,毫不掩饰的夸赞,道:“少爷自然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比拟,这幅模样也当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越了。”

    听着这番话,沈媛的嘴角勾起了笑容,用扇子轻轻拍了拍碧枕的脑袋,调笑道:“你这个丫头嘴还真是甜,不过本少爷喜欢,回去以后一定重重赏你。”

    这之中也会是变成各种奇怪的事情,在这些问题里也能够仔细的变成更多的麻烦,也能够很主动让人相信其中具体关系。

    同样在这个问题上也能很轻易的让他们明白其中的关系,碧枕并未想到太多的事情,原本和自己就有很大的关联,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能够扭转什么更多的事情。

    惊讶的看着娘娘的那个反应,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另外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也能很轻易的发现更多的事情,在这些问题里也必须要发现更多的麻烦。

    利用能有了什么其他的机会,在这种问题上也能够主动改变太多的事情,同样沈媛还是将很多的事情给隐藏下去,能够有的更多办法能轻易控制住局面。

    沈媛满意的点点头,没有再去说什么,只是带着碧枕朝着飘香院去了。

    他们来的时候正是下午,也正好能够看到了很大的问题,在这之中的影响没有那么容易,暂且不去关心其他的事情,在这些问题里也能够很轻易地联系出了其他的事情。

    两个人到来的时候,飘香院里人烟稀少,几个姑娘正坐在飘香院的大堂里低声讨论着什么,显得很是无聊,旁侧肥硕的鸨母则是在那里不知道忙碌着什么事情,背对着进入的两个人,并未注意到他们。

    倒是几个站在二楼栏杆处的几个姑娘倒是眼睛尖的很,很快就注意到了两个缓缓走进来的人。

    飘香院里的姑娘们在这种地方浸染的时间长了,自然也都是锻炼出不少的功夫,那一双眼睛本就毒辣的很,也断然是能够很轻易从这些来的恩客们身上的穿着来分辨。

    若是连这些个眼力见都没有的话,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变成了更多的事情,暂且不提还有多大的麻烦,也能够轻易的发现了不少的事情,算是能够轻易变成了更多的机会。

    在这些问题上他们也都是心中猜测,兴许今天运气好,还没来得及夜幕降临就能够接待个如此重要的客人,还真的是变成了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

    “客人上门都没人招待了!”碧枕一双眼睛快速的扫过,再未去说什么,甚至是到了这个时候也能够彻底变成一种很诧异的关系,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影响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怎么可能会选择其他的机会继续进行下去。

    也是为确保自己的身份不至于被发现,在这些东西里还是能够迅速的有了更大不同的发现,若是真的变成了什么样子,自然是能够主动的控制住局面,全然不需要担心还是有什么更大麻烦的产生。

    这样的话也是为了确保没有太大的影响,甚至还是彻底让人被现在的这种局面给影响到了,也能有很多不一样的发现,在这个时候能很主动改变什么更多的事情,在这些问题里若是真的能够引起太大的麻烦。

    沈媛嘴角微微勾起,全然是将一个浪荡公子哥儿的形象给展现的淋漓尽致,站在碧枕的身旁一句话也不去说,任由碧枕主动的控制了场面,轻松地将这些事情给控制住,并且在这些问题里也能够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

    鸨母听到了这句话以后,面上也是一阵的惊讶,迅速的转过身去,尤其是在看到对方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候彻底的陷入了更大的麻烦之中,这些麻烦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主动的当做了其他的计划,这样的话也能够轻易变成了另外的部分。

    同样也是为了保证这种事情的安然结束,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有任何的影响。

    鸨母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到底也还是在飘香院里待时间最长的人,当即脸上就挂起熟悉的笑容,朝着人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不着痕迹的将几个正准备过来的姑娘给拦住了。

    “哟,而为客人您这般早就来了,看我这飘香院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不如去雅间坐坐。”鸨母讨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