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一十三章:圆满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一件事引起很大的议论,当朝一品大员苏牧忽然间被陛下警告,更是在第二天主动进宫去道歉。

    其余的人并不清楚当中发生了多少事情,但是在这点上还是能够大致猜测出不少的事情, 同样也他们也忍不住开始猜测,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同他们也有极大关系,奈何陆南城仍旧因为这件事迁怒苏家,勒令苏牧好好教养自己的孙女儿。

    陆南城抬眼看着面前安静喝茶的沈媛,也是忍不住感慨,似乎对她来说任何事情都是这样镇定,完全没有任何真正在意的时候,至于还发生了什么怕是难以确定,同样也是很奇怪她为何会知晓苏婉儿的存在。

    沈媛放下茶盏,头一次如此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这张熟悉的面孔充斥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同样在这些问题之中也能够完全看出些许的东西。

    “臣妾如果说从开始就是故意离开昭阳宫,想要去御花园走走,陛下可信?”沈媛的目光清澈,没有任何隐瞒,或者可以说她根本就不屑于对这些东西的隐瞒。

    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自然是能够改变,但是依着这些东西上还是能彻底的转变很多其他的事情,在这些个问题上还是极为主动让人发现了不少的事情。

    看着她,陆南城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轻声说:“你说什么朕自然是信,只是那苏婉儿陷害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交代。”

    牵连昭华帝因为这件事来罚了自己的当朝一品大员,若是没有个合理的理由,他路南城岂不是损失惨重,谁知沈媛却也不仔细说明,嘴角只是勾起极为清淡的笑容,“其中到底是什么,臣妾以为陛下心中最清楚。”

    那目光之中分明是透露出太多的信息,让人本能感觉什么东西被对方看透,陆南城神色不变,打哈哈道:“朕整日忙于朝政,对于后宫事情并不清楚,罢了,不要过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沈媛也只是笑笑没在说话,有些东西若是如此轻易就能决定,那些事情岂不是早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怎么可能还会在这个时候忽然间询问自己。

    陆南城你到底是在戒备什么,难不成以为所有人都对你怀有别样的心思,想要从你的手中得到什么东西?

    这种想法也只是转瞬即逝,沈媛见到自己的事情也已经处理完毕,当即不在询问其他的事情,毕竟苏婉儿的存在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大的障碍,如今这个障碍已经消失,也就没有多少还需要太过在意的事情。

    忽然,陆南城重新将人揽入怀中,这种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沈媛的身体迅速的僵硬了下,但是想起面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夫君,她也放松身体,任由对方拥抱着自己,头靠在胸口的位置感受着那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声。

    她也是忍不住去猜测,近日的昭华帝到底怎么了,突然间做出如此之多的亲昵举动,与以往那个从容镇定的皇帝截然不同,让她隐隐有些不大习惯,却也还是给忍耐了下去,毕竟在这个时候上好些东西并不能给出个还算是不错的答案。

    “朕不奢望你能帮朕什么,只需要安心待在这里。”陆南城温柔的说道。

    只要在意的都在身边安然,他陆南城就可以放手去做所有的事情,当即也是按照这个想法快速的进行下去,希望人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

    被这番深情说的,饶是已经在皇宫中许久的沈媛也忍不住红了脸颊,曾几何时陛下能够说出如此煽情的话,远比千万句的情话还要有用,至少在陛下的心中还是有那一分属于自己的位置。

    情动不已,沈媛轻然开口:“臣妾永远都会陪伴在陛下身边。”替陛下扫除所有前进道路上的威胁。

    后半句只是默默的吞入肚子之中,到底还有多少真正的麻烦并不知晓,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事情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也就是利用这当中具体的关系可以让他们快速的完成所有的麻烦,并且也能够完成自己心中坚持的那些。

    没有再去说什么,陆南城只是抱紧怀中的人,深深汲取着身体上的熟悉气息,心中莫名的不安再度被压制下去,陆南城恢复了那个从容镇定的帝王,将更多的情绪都给压了下去。

    眼睛里的光芒分明,在此之前还是要去一趟云溪宫,有些事情也应该好好敲打敲打了,后宫里连着发生的几件事情不是没有耳闻,只不过因为前朝还有很多要事处理,加上那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昭华帝并不想自己去出面。

    但是通过这次的事情还是陆续的发现了个问题,若是不好好给个教训,只怕是这个后宫之中真正的主子是谁,有人都会忘记。

    沈媛将碧玉轩三个宫女送去内廷杖毙的消息不是不知道,当初菀贵妃隐晦的给自己提过,说是如此血腥的手段用在后宫未免也太过残忍,陆南城只淡淡警告她,背后忘论当先拔了舌头而后杖毙。

    这番言语冲撞下怎么可能还会去做其他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当真是让人感觉很是为妙,也是在这些问题里能够很彻底的明白了一件事。

    离开昭阳宫,崔总管似乎总是能够揣测帝心,早早在外候着。

    看到崔总管,陆南城不动声色的点头,崔总管当即就将自己已经掌握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陛下,并且还利用这些个事情来达成了比较重要的目标。

    到底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也能够让温怜宜在这个时候听话些,可能算是这次最大的收获了,不过此刻看来这件事怕是没有想象之中那样简单,也不可能按照原本的想法完成下去。

    “你觉得这件事朕应该如何处置。”

    陆南城没又坐撵轿,只是和崔富威在皇宫之中静静的走着,具体还有多少事情他们自身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之中还能利用到什么地方。

    崔富威说:“一切全凭陛下的决断,老奴也不知事情经过,如何能给出陛下一个建议。”

    听到这番话陆南城顿时笑了,忍不住道:“你,早些年父皇便说过,有你跟在朕身边可以放省去不少麻烦,这些年你倒是将自己给摘得一干二净,将所有事情都丢到朕一人头上。”

    崔富威眼中有光芒快速的闪过,但是什么也没有去提醒,从善如流的说:“老奴只是维护规矩而已,对于这些事陛下心中不是比老奴更加清楚,何必来询问老奴的看法。”

    多少年来对于陛下的了解,越是到了这种时候陛下反而是月能够沉的住气,什么也不说,就是让周围的人来发表看法,稍微说的不对就会被陛下给狠狠教育。

    久而久之在这些地方上也不可能在主动的去涉及其他的事情,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之中真正能够完成的事情本来也就很有限,哪怕是真的改变了太多的事情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一切都重新来过。

    毕竟这些事情已经发生过,本来对于他们而言就是非常大的麻烦,依靠着这些事情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结论,也算是勉强利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达成目的。

    崔总管不愿意将这些事情给说出去,其实也是从根本上不想去插手麻烦的事情。

    一直以来昭华帝最为清楚其中这些事情具体的关系,可也是始终没有去动手,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身为陛下贴身的奴才怎么能去主动的询问这些东西,最好的方式还是选择了将这些事情给隐瞒下去。

    跟在陛下身边时间越长越是能够明白陛下的心,那颗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估计还是重新回到了德妃娘娘的身上,可是始终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情感给表露出。

    身为帝王,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奢望,怎么可能会主动的去要求在这些东西里能够充分的完成下去,同样是到了这个时候也能够很是主动的将这种情感给彻底的压抑下去。

    顾忌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陛下所在意的人,只不过这次的事情也不知昭华帝是否能够做到眼不见,并且心里不要有太多的表示才好。

    莞贵妃从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已经跟在身边,论起资历自然是碧德妃娘娘还多了许多,但是这并不代表有些东西是到了这个时候还不会产生任何改变。

    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转移,更不用说莞贵妃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在无形之中已经将他们之前的那种感情给彻底的改变了。

    同样,昭华帝需要利用莞贵妃的怨恨以及双手来完成打压养家,目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实现了,现在真正剩下的怕也只是那一份单纯的愧疚和责任而已。

    这些年来的那些事情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改变,怎么可能被这些事情所牵绊住。

    同样也是不可以主动去找到了其他的事情,能够真正保证了太多事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