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一十一章:惊变(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有时候欲加之罪永远逗比其他的事情愈发有趣,也不给他们任何能够申辩的机会,甚至是要将人给彻底的吞噬掉。

    苏婉儿一张美艳的脸近乎扭曲,看着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木盒,咬紧牙关,一字一句的说:“她居然如此羞辱本小姐!”

    没有什么比起这种方式更加让自己觉得屈辱,她苏婉儿何时沦落到需要到别人赏赐的地步,抬手就要将这个深深刺激到自己自尊的木盒给摧毀掉,旁侧的嬷嬷已经完全抖的如同筛子,颤巍巍的说:“苏小姐万万不可啊,这是德妃娘娘送来的东西,您不能就这样给毁掉!”

    若是说这后宫里不能招惹的二人便是莞贵妃和德妃,他们二人表面上看起来温和,实则将自己保护得非常好,也不可能轻易的说出什么事情,之所以对于苏婉儿如此宽宏大量却也是不希望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敌人来。

    只不过这苏婉儿显然是不知道他们有意压低这件事,反而还是要故意折腾出一番,嬷嬷本打算继续劝诫对方不要做愚蠢的事情,但是这点来看的话已经能够彻底明白过来,不论是自己怎样的帮助她,苏婉儿也不可能真正明白自己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

    苏婉儿冷哼了声不再说话,心中分明已经是有了一个恶毒非常的计划,要让这两个看不起自己的付出代价,就算是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的女人,也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昭阳宫

    “什么?”沈媛脸上的表情有了片刻的发愣,显然是没有弄明白其中到底是有了多少奇怪的事情,并且在这些方面上真正能利用的事情也很有限,而后重新回归了玩味,道:“中毒,真是好盘算。”

    那眼中将太多的情绪都给压抑了下去,且在这些方面里能够有这点小聪明,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苏婉儿睚眦必报的性格,就该在昨日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点教训,只有当知道吃亏以后自然是不会去触碰这些。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沈媛慢条斯理的道:“本宫送出的莲子,自该去看看。”

    “桃儿,拿着本宫的符节去御膳房,就说本宫这里有重要的事情请一个太医过来,再多的话不用去说。”沈媛淡淡的说道。

    既然事情已经演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那也应该自己这边充分拿出诚意,至于后续会怎样处置苏婉儿还是按照宫里正统规矩进行比较好,反震吃亏的绝对不适自己。

    诸多联系到了这个时候都能够有一个比较基本的答案,在这些东西里也能充分发现不少有意义的事情,同样也是为了完成这些根本事情的一个理由。

    但是,利用各种各样的事情还是为了确保没有太大影响的存在。

    桃儿忙不迭拿着娘娘的符节去了太医院,这边沈媛却是有条不紊的安排所有的事情,一方面让宫里太监去通知昭华帝,看看这件事陛下那边知晓内情以后会怎样的解决。

    这些事情上到底有了多少的关系怕没有那么简单能够完成,乃至是在这些问题里确切发现了不少有意义的事情,不然安静看看后续会怎样发展,也许能够超出他们原本预料。

    因为是德妃娘娘的命令,太医院不敢担待,也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当即跟着桃儿来了个医术排得上号的太医,那满脸的紧张之色,深怕是出了什么事情,但在看到德妃娘娘生龙活虎时候,心里反而是松口气。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沈媛却已经是淡淡开口:“来的正好,本宫让你一起去过地方,在那里你可以要给本宫全力以赴。”

    太医本能地打了个哆嗦,不敢抬头去正视面前的主子,连忙表忠心自己必定全力以赴。

    碧玉轩

    跟在沈媛身后,一行人缓缓来到这个地方。

    除却某几个知晓事情真相的人,其余的人都感觉很是奇怪,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不过他们也都知道不可能让面前的这尊大神说出事实,只能是等待事情后续的发展。

    “啧啧,居然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也不知这苏大小姐什么人缘儿。”沈媛冷嘲热讽的说道,全然没有平日里那个平易近人的德妃的模样。

    让身边的人本能感觉到了那身上流露出的隐隐的杀意,不自觉和德妃拉开了些许的距离,但愿能够在这个时候确保没有太大的事情发生,毕竟他们谁也不希望成为这些事情里面的牺牲品。

    甚至是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彻底的发现不少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勉强的依靠着很多事情可以达成自己的目标,却也无法确定其中具体的关系。

    在这些事情里面他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关系,倒是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确切的是能够利用很多种方式来达成根本目的。

    沈媛抬脚走了进去,这碧玉轩果然已经和昨日有了很大的区别,再也没有看到一个在里面服侍的宫女,想来应该是菀贵妃那边的意思,却没有预料到这苏婉儿如此不怕死,还是留在了这里。

    不过对于这件事也没有太多的泄露,毕竟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和他们有很大的关联,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完成。

    这当中能够发生多少的事情他们自己并不去关心,所以沈媛也乐得看热闹,既然能够看出这个苏大小姐的坚持,那定然是能够发现不少很有意义的事情。

    在这些问题上还真变成了那种很奇怪的部分,也算是勉强的看看这个苏婉儿还能在自己的面前折腾出多少的花样来,但凡是这些事情上也能很主动的变成其他的规矩,还真不知道能够主动的体现出其他的事情能明白下去。

    同样也是为确保着之中还能发生多少都在计划之中的事情,自然是没有说的太过于明白。

    沈媛站在门外,不冷不热的说:“你且现行进去瞧上一瞧,那里面的人是否还活着,若是没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被本宫就活了。”

    这边分明已经是有了个谋算,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放任了苏婉儿的小命。

    太医也不敢耽搁,立刻抓紧自己的小药箱一溜烟小跑钻了进去,并未展示出太多的表情,同样主子却不紧不慢的缓缓朝里面走着,这才看到个年过半百的嬷嬷正满脸不安搓手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全然没有发觉向里面冲过去的太医。

    当看到太医时候,那瞬间脸上的表情彻底僵硬了,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也不知到底是有多少具体的关系在其中,那种心虚根本不用遮掩就可以轻易看出。

    这当中具体有多少东西本来就是难以确定,甚至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能够充分变成什么模样,也在这些问题上能仔细地找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并且在这种问题里也能够充分让人弄清楚苏婉儿真正目的。

    “桂嬷嬷,你在宫里也算是老人了,这规矩比本宫知道的还清楚,难不成你想公然违背了规矩不成。”沈媛慢条斯理地说着,却是将一个很大的帽子给彻底的盖了下来,完全不给对方任何能够反抗的机会。

    毕竟在这之中没有谁会主动的选择浪费了自己最为重要性命去选择这件事,并且在这些东西上真正能够改变的事情从来都是很有限,这桂嬷嬷自然也很清楚不可能再去在主子面前做什么违抗的事情。

    但是桂嬷嬷脸上露出那种艰难的表情,低头,道:“奴婢自然知道这宫里的规矩,可是那娃娃也是个无辜的人,娘娘难道真的不能放了她?”

    因为在宫里实在是看到了太多的东西,反而是不能狠下心去,若是能够救一条性命自然是要继续维持下去,可是却也知道在对方的面前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改变了原本支持的那些个东西。

    沈媛多余的话并没有去说,真正在意的那些东西从过来对于自己而言并不重要,在这些问题里能够利用的事情还有很多,也还是发现了不少让人觉得很奇怪的地方,也能够充分了i用了很多的事情,所以的话能够陆续发现了不少的帮助。

    这种问题上若是真的能够让人轻易地相信,怕是对于沈媛也是一种不尊重。

    她只是非常细微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让步,甚至是发生其他的事情,该解决的东西就应该快速地解决。

    沈媛抬眼,不喜不悲的说:“莫非桂嬷嬷是要本宫主动担下这下毒害人的事情?”

    声音之中全然听不出多少的不悦,但是那已经不断压低的语气足够将很多的事情都给说明,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的转圜余地。

    毕竟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这种赢下那个也是非常庞大,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完成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能够充分利用很多种方式,从而让人能够彻底变成了更大的麻烦,在这个时候能够很主动的有了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