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一十章:惊变(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昭阳宫内重新恢复了那种久违的寂静,碧枕看着安然枕着手臂小憩的娘娘,总也感觉昨日发生的事情恍若梦境般不真实,尽管娘娘大致将其中厉害同自己细细说了,却还是有些无法理解莞贵妃能够如此轻易就放弃了一招暗棋?

    嘱咐此后的宫女们脚下都轻些,莫要打扰了自家娘娘的休息,且在这些个问题上着实让人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怎可如此冒然,但是自己这里也有不可推脱的事情要去完成,碧水那边又是在照看着小殿下,只得将贴身照顾的任务交给了其他宫女。

    “碧枕姐姐放心,奴婢定然会好好伺候娘娘。”宫女柔顺的说着。

    碧枕轻微点头,也只是来得及嘱咐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匆匆拿起娘娘给的出宫符节就离开了。

    并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晌午,沈媛才从小憩中醒转过来,眼睛里还弥漫着一层水意,下意识唤了碧枕贴近伺候,却听到身旁一个略显陌生的声音,“娘娘,热水已经备好了。”

    这道声音瞬间就让沈媛还有些朦胧的意识清醒了过来,蹙眉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看到个模样俊俏的宫女垂首站在一侧,手中还端着个盛满热水的铜盆,边上还有一块洁净的帕子。

    沈媛顿了短,缺什么也没说。

    平日里这些贴身的活计都是交给碧枕和碧水两个丫头服侍,今日怎的忽然间换了一个人,也着实让她有些不大明白,但是没有仔细的去追问其中具体关系。

    宫女模样瞧着眼生,沈媛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潮湿帕子,在脸上擦了擦,而后不以为意的说:“你瞧着眼生,什么时候入的昭阳宫。”

    原本这些个事情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也可以全然可以当做不去在意,但是下意识的一声询问还是让自己察觉到其中存在的具体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些事情应当都是碧枕安排。

    她手下到也还算得上是麻利,抽空回应娘娘的话,“回娘娘,奴婢是年前碧姑姑招进昭阳宫内,平日里都在清河殿里打下手,今儿被碧姑姑临时换来服侍娘娘。”

    沈媛点点头,原是碧枕年前挑选的宫女也应当没什么大事。

    正巧自己没事,索性看着这个宫女进进出出,花费极短暂的时间就将一切都给收拾的妥当不已,也让沈媛心里赞叹,看来果然是得了碧枕的真传,做起事来也麻利的不需要人提醒。

    小宫女模样看着干净伶俐,到也还算得到她的喜爱,在这个光景上也能从容应对许多,并且还能不断的发现了不少有意义的东西。

    同样在这些问题里面着实让人感觉很是诧异,有就是利用其中些许关系来打探些事情罢了,沈媛心情不错,也就和这宫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顺带问问碧枕因着什么事出宫去了。

    宫女名叫桃儿,年纪不大就入宫了,以前一直都在其他院子里服侍一些个小主,等这些小主们各各去了其他的院子也就空闲了下去,被临时安排在其他地方干活,却是因着入了碧枕的眼,才被宽带挑入昭阳宫内。

    尽管这个桃儿做什么事情都不可挑剔,却也能让沈媛发现这个丫头每当靠近自己的时候身体都会微微颤抖,不觉来了兴致,道:“本宫有那般可怕?”

    桃儿面上一僵,平日里自己做的都是些小活儿,虽说是在昭阳宫内,可是没有这份殊荣也不可能亲眼见到德妃娘娘,此刻娘娘近在咫尺,自然是让自己本能感觉到了那种压迫感,却也是在怕着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谁知某人只是微微一笑,轻便的说,“不用怕,你平日里怎样做继续便是,本宫不是猛兽,不会对你怎样。”

    原本只是随意的一句话,谁知道这个桃儿居然脸刷一下子就红了,垂下头去半晌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毕竟在这些事情上也是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在这些问题之中若是还发生什么的话,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快速的完成所有计划。

    此刻,一个太监匆匆跑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个不大的盒子,让沈媛感觉很是诧异,倒是明面上没有表露出什么来。

    这个太监不就是负责替昭阳宫跑腿的,将盒子放在桌上,沈媛也没有让他们回避,当众打开,却听太监匆匆说道:“娘娘御膳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他们发现了个宫女偷了专门供给您的莲子。”

    闻言,沈媛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御膳房的这种事情断然是和各宫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每个主子那里都有些什么东西,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得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偷莲子?”沈媛狐疑,有些不大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监又道:“御膳房里打下手的嬷嬷发现,经过盘问说是碧玉轩里的人,他家主子想吃莲子,偏偏各宫主子里也只有娘娘您那儿还有些陈莲子,那个宫女就动了心思。”

    莲子?

    总也感觉这件事怎么那么熟悉,仿佛是曾经在哪里见过,仔细的想了想猛然间想起,碧玉轩里的苏婉儿,不就是当时因为莲子的事情迁怒碧玉轩里的下人们。

    眼中闪过一道不经意的冷芒,这苏婉儿看来还是没有得到教训,居然指使宫女去偷东西,如此一来事情既然算是有人证物证,那自己也该做做榜样,但是一想沈媛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说到底那个苏婉儿也是因为得菀贵妃的撑腰才如此明目张胆,若是自己越过对方去处置一个苏婉儿自然是没有任何错,不过也就是间接的惹到了温怜宜。

    手指摸索下巴想了想,沈媛轻声道:“既然她喜欢,就找个名义送过去,免得说本宫小气,连点陈年的莲子都舍不得。”

    倒不是真的对于这些个莲子放在心上,而是总感觉这次事情发生的没有那么简单,总是要出一点事情,也就随了苏婉儿的心意,看看能够在后宫里搅弄出怎样的风云。

    并没有去在意其中还能发生其他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情,但也就是这些东西反而能够证明些许存在的问题,这就是从根本上能够引起的庞大麻烦,也需要人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来达成这种问题,确切的是发生了不少奇怪的影响,也依旧还能让沈媛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碧玉轩

    “我的大小姐诶,您就别再折腾了,昨天贵妃娘娘已然说过让您安然的离开皇宫,您怎么还耍性子呢。”满脸焦急,吐沫星子乱飞的嬷嬷满脸挂满了焦急,苦口婆心的劝着苏婉儿听娘娘的话快些离开皇宫,这一劝就是一下午,却不见任何的效果。

    苏婉儿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头发花白的嬷嬷,傲慢的别过头:“她贵妃娘娘的派头就是十足,当初也不看看是怎么爬到今天这一步,我爹不过就是有一件小事求她就这么难,本小姐为何要这样憋屈离开!”

    她还没有亲眼见到昭华帝为未曾达成自己的目的,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听从温怜宜的安排就此离开,那个女人心里有什么样的打算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不就是不相完成当初欠父亲的那个恩情。

    听到这句,嬷嬷脸色顿时就变了,紧张兮兮的私下看看,确定没有事情才大出一口气,慌忙的说:“小姐您不要再闹了,贵妃娘娘没有说不还苏大人的恩情,不过是这件事是小姐您自己闹的有些过大了,贵妃娘娘那边日后也不好交代。”

    “不好交代?”苏婉儿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些尖锐起来,带着挑衅味道的看着还在尝试劝说自己的嬷嬷,道,“当初我苏家不遗余力帮助她,她不也是得到陛下的宠爱,如今更是凤印在手,一旦皇后被取代,她就能成为下一个皇后,让本小姐留在宫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对于现在的温怜宜就这般困难!”

    那眼睛圆瞪着,似乎是要将派嬷嬷来的人给彻底的给吞掉一般,全然不顾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也不去在乎说出这番话会有怎样的后果。

    同样也是为了故意彰显出他们苏家当年对温怜宜的恩惠,在那个时候并没有想着温怜宜居然能够有朝一日成为高高在上的贵妃,如何能不让苏家想尽办法来抓住这个很有力量的救命稻草。

    可是苏婉儿全然没有意识到有些东西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完成,甚至是在这些年来温怜宜的苦心经营之中,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让对方能够发现自己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在这些东西里,温怜宜不过也是看在了当初苏家当初过自己的份儿上,让苏婉儿在一切事情都能够控制住的时候主动离开,对于苏家而言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但是在这些问题上一旦是超过了自己原本的预料,很有可能那些事情将再也没有办法能够提前预料到,也不知道还能发现多少怪异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