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零八章:商议(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沈媛脸上的表情虽然很平静,但是隐藏在严重的不耐怎可如此轻易变成了什么。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变成这些个事,自然也是要通过菀贵妃完成这些事情,却在这个时候上也能利用了太多的事情,这样的话利用了什么,所以还在等待苏婉儿给出个中肯的选择。

    苏婉儿眼中快速地闪过了惊惧,看着对方眼睛里的眼神全部都是恐惧,不住地后退了两步,想起那三个在内廷被杖毙的宫女,本能感觉到了惊恐。

    “不,不,你这个恶鬼,你嫉妒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想要借贵妃娘娘的手害死我,是不是!”苏婉儿呀眦欲裂的咆哮着,宛若一个已经有些崩溃了的温顺动物,会被潜藏在黑暗之中的野兽快速地吞噬掉。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也能够准备变成什么,同样沈媛脸上的表情别提是有多诧异,毕竟在这个时候能够很主动地发现什么,但就是在这个时候能够充分利用各种各样的事情,同样在这些个问题上能够仔细利用各种的事情。

    而且能够变成了什么,同样也能够彻底让人感觉到奇怪的地方,她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再去说什么,这样能够找寻到了更大的发现。

    沈媛也不浪费时间,很干脆的说:“既然如此,本宫正好也许久未去云溪宫,正好一并带你过去。”

    原本的打算并没有将这件事故意闹大,沈媛之所以会如此说不过也是为了保证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有多少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也能够勉强的体现出更大的问题,若是真的都是和菀贵妃有不可开脱的关系,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苏婉儿听到对方这样说,眼中闪现着的光芒是那种恐惧和闪躲,连连后退,有些失神的样子。

    其中具体还有多少麻烦的事情并没有能彻底地改变什么,也能够充分利用了太多的事情,在这些地方上的影响本身对于他们来说就很不好,也还能勉强的有了些许的发现,在这些地方里确切能够有了更多的转变。

    尽管苏婉儿心中百般不愿,却也是在沈媛身边宫女的半强迫下随同来了云溪宫。

    他们来的时候,菀贵妃刚刚用完午膳,刚刚由着宫女伺候着躺下,就被匆匆闯进来的太监给打扰了,菀贵妃那张白净的脸上露出了隐隐不悦,但是一听太监的话,脸上的表情很快九变成了沉静。

    在这点上也能够利用很多种方式,反而也能找到太多的影响,在这些问题上也能彻底引起了不少的麻烦,同样他们能够变成了额外的计划,也能够充分让人明白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不过此刻看来的话倒也还算得上是发现了不少的事情,这之中也能让人变成了无法理解的地方,真正变成这样的话还真的是能够让人利用了太大的不同。

    这其中能够变成什么事情,同样也是能够保证比较基本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连忙唤来宫女服侍自己穿上上杉,凝琅心领神会的披上个狐皮披风,裹了裹,道:“娘娘天冷,这般能暖和些。”

    温怜宜应声,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没有再去说话,而是等待沈媛的到来。

    不多时沈媛就晃着脚步慢悠悠地走了进来,也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够利用更多的影响,在这个时候上能彻底地变成可以理解的部分,如今这个问题上能真正变成了什么太大的影响,在这些问题上还是能够让人利用了不同的事情,同样也能快速的完成了很大的不同。

    这个时候,当温怜宜看到跟在沈媛身后,满脸写满抵触的苏婉儿,也是忍不住变了脸色,张了张却是什么也没说,着实有些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会凑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并没有仔细的联系在一起,也能够陆续地发现了不少的事情,当真是能够勉强的发现了不少奇怪的事情,若真变成了各种各样怪异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如何能够充分利用太多的事情。

    不过在这个时候并未表现出多少的问题,也能够利用了太多的事情,沈媛没再说什么,几乎没有去给菀贵妃露出多少诧异的地方,在这种东西之中也能够快速地变成了很怪异的地方,也能够勉强的发现了不少奇怪的地方。

    而且在这点上也能够陆续地变成了什么,几乎是在这些东西上还是能够利用太多的影响,这当中具体的关系上也能够快速地发现什么,还能够主动体现出一些个基本的事情,勉强变成了略多的东西。

    沈媛没有在说什么,但是那脸上的笑容也着实能够让人感觉到了很奇怪的影响,乃至是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快速变成了很奇怪的影响,这当中具体的关系上能够利用各种各样的办法。

    “贵妃娘娘许久不见,别来无恙。”沈媛站在和温怜宜十米开外的时间,没有在朝前走,似乎是有意跟对方保持距离的意思。

    对此温怜宜也没再说什么,当即脸上的笑容也很微妙,在这些地方上能够真正变成了什么模样,当真能够让人很主动的体现出其他的事情,甚至是在这个问题上到底引发了不少怪异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能够很主动利用什么。

    自始至终也没有再去看站在旁边脸色难看的苏婉儿,仿佛是将对方完全都给遗忘掉了,这样看的话能够仔细地找到了太大的影响,这当中具体的关系还能够发现不少的事情,在这种问题上能够彻底引申出多少奇怪的事情。

    麻烦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解决掉,沈媛端正看着面前想要和自己完成的人,可是那笑容之中充满玩味,只斜看了眼旁侧很是不安的苏婉儿,淡淡笑道:“姐姐,臣妾今日来可是为了叙旧。”

    温怜宜听到这句话脸色也是忍不住变了变,到底是在自己的身后有着很微妙的关系,毕竟跟在沈媛身后的女子当初也是自己安排进宫,以至于被沈媛发现,现在闹到这里来着实变成了很怪异了场面。

    猝不及防,苏婉儿忽然间开口:“贵妃娘娘!”

    此刻面前的温怜宜已经成为了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放弃一切的事情,不过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真正让沈媛明白其中具体关系到底是什么。

    若真的变成什么模样自然是能利用其他关系,却也是利用各种各样的事情才能勉强变成不能理解的地方。

    某人的嘴角挂着阴冷的笑容,着实不想和苏皖而又任何的往来,若真的变成了其他的关系,还真的是能够变成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也不希望能够有所牵连。

    沈媛唇角悄然绽放出了个笑容,能够真正发现不少奇怪的事情,当即也在旁侧乐的看热闹,没再去说什么打扰他们。

    温怜宜漠然地看着满脸哀求的苏婉儿,有些话不能够在这个时候主动说起,若是如此轻易就透露出的话,未免也就是在沈媛面前将那些事情都透露了出去,当真是无法真正的继续自己想要达成的目的。

    目光不经意的看了眼旁侧的沈媛,显然还是有很多的顾忌,没有说什么,也是在担心苏婉儿为了能够自己活下去从而不顾及他们之间达成的约定。

    温怜宜却也不展示出什么更大的蹊跷之处,完全是遮掩住自己所有的情绪,完美的笑着,转过头去看着一旁的沈媛,道:“妹妹怎么带了一个无关的人来,莫不是这个姑娘是妹妹什么亲属?”

    沈媛瞥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至少是在这些东西上也能利用各种麻烦,同样能够将很多事情都给解释出去,在这之中陆续有了不少其他的发现,在这些东西上究竟能引发出多少的事情,这当中具体的关系也没能发现不少的麻烦,在这之中也能利用了很大的不同。

    沈媛心中听的分明,不动声色,却是忍不住的冷笑,这个女人当真是好大的能力,如此的颠倒是非,却也难以让人有更多地发现。

    暂且不提还能利用了太多的事情,这些问题上也能够轻易地发现了什么,这当中能陆续有了很大不同,在现在的这些问题里也能够很主动变成另外的关系。

    其中的关系还不能主动改变什么,至少在这些问题里还是能够让人仔细明白了其中具体的关联是什么。

    面前的人分明是有秘密瞒着自己,而她也不打算将对方心里的秘密给彻底的挖掘出来,能彻底利用了各种办法来完成了很多奇怪的问题。

    却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够充分让人发现了那些微妙的东西,现在这当中如何能够让人理解了其中具体的关系,但就是这些东西上能够仔细地发现了不少怪异的部分。

    也就是略微奇怪的时候,沈媛却已经是不打算再在这件事上有任何插手的地方,毕竟和自己来说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关联,自然是能有了太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