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百零三章:诱惑的条件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26
    女子面上露出微妙的表情,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能够一飞冲天的机会,跟在碧枕的身后小心翼翼向着另外的方向走去,那双眼睛却不受控制的四下到处看着。

    越看就越被这里的一切给吸引,心中那种怪异的想法再度作祟,却也明白这是堂堂皇宫,一个小小的宫女都能把自己给拿的死死,何必还是要去奢望自己一辈子都无法高攀的位子。

    她想要的也不多,只要能够远离那个寄人篱下的贫穷家庭,再也不用遭受继父的苛待,能够吃上一顿饱饭,可是在昭阳宫的这些日子也让女子的心愈发的贪婪了,以前奢求的那一切都不可能满足现在的自己。

    前面走着的碧枕忽然间停下脚步,猛然间转过身去,脸上一片漠然,眼中都是奚落:“警告你不要去想和自己身份不符合的东西,娘娘能够允许你一些小心思,但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套把戏。”

    女子顿了顿,未曾想过这个差自己入宫的宫女如此凶,却也知道若非是她,自己也只能是作为继父用来让自己儿子成婚时候的一个陪嫁品罢了,换些微薄的银两,从此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那种生活不是自己想要,也不希望被这样的人生给左右,连忙压下了眼中的愤恨,显得谦卑有礼,慌忙地说:“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要过上富足些的生活。”

    富足?

    碧枕眼中转瞬即逝的嘲讽,没有再去说什么,在娘娘面前看得分明,这个女子平白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这颗心却不干净,怕也是在昭阳宫住的这段日子,心野了,想要的东西更多了,自以为能够凭借一张脸换取更多的东西。

    想到这里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托起女子那张姣好的面孔,嘴角的笑容变得莫名而阴森,道:“我倒是没想到在贫穷人家里竟然也能看到这样一张出挑的面孔,但是也就是顶破天,还以为能长成牡丹花那样,真以为自己能入娘娘的眼,趁机敲诈一笔。”

    这女子心中想要的是什么已经毫无隐瞒,但是带这个时候上若是真正提醒什么的话,却也是让人忍不住有些唏嘘。

    每个人都想尽办法也想要活下去,但是通过这种方式碧枕绝对不会允许,甚至是在这些办法上面真正的牵引出多少奇怪的事情,也不可能如此妥善的结束了。

    他们这些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同样是到了这个时候也需要找个好些的理由来骗骗自己。

    女子骤然睁大眼睛,未曾想到自己心中盘算的事情竟然被一个宫女给彻底拆穿,顿时心虚的不敢动了,不过须臾,碧枕已经放开了捏着下巴的脸,重新带着她去梳洗打扮。

    “既然娘娘看中你这张脸,我就暂时放过你,但是记住,不要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不然我一定替娘娘解决掉你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碧枕的声音有些不大清晰了,但是从其中能够清楚地听到隐藏在其中隐含着的杀意。

    若非是娘娘中意这个模样还算是中上的女子,就凭借那一点点的小心思都能够暗中处理掉。

    同样还有些事情不大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有个比较好的理由看看到底是发生了多少问题。

    在这个时候之中确切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女子经过碧枕一番警告再也不敢有其他想法,比起他们来说自己那点小心思全部都被他们所掌握,还有了什么更多的事情也不可能去发现太多的事情。

    看着碧枕那离去的背影里分明还是有些许的怨恨夹杂,是这个女人将自己从那种困境中彻底给拯救了出来,却也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将自己最后一点点能够爬上富足生活的梦给彻底敲碎。

    说到底不过也只是个婢女罢了,自以为高人一等,却也是需要去伺候其他人来保护好自己的位子。

    有朝一日自己必定是能够完成所有的一切,成为人上人,到那个时候自己也可以随意的去嘲讽任何人,可以将那些坚持着的事情都给彻底的摧毁掉,如此一来自己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东西。

    但是有一个人却对于这些事情并未再去说。

    一个真正能能够被掌控的人,也就只有这种利欲熏心,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改变前半生的人,他们才能够更好的完成自己交代下去的任务,能够保证了所有计划的实施。

    能随意的控制,也不需要在乎其他具体的关系,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妥善的完成,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

    沈媛从来做事都很谨慎,在没有绝对把握前不可能冒然下手,就算是一个角色的甄选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只有在挑选了一个完美并且能够控制的角色,才能够更好的将事情给陆续的完成下去。

    半个时辰后

    将所有任务都交给其他宫女的碧枕匆匆收拾了些东西,回到沈媛的身边,倒也没有多少隐瞒,当即就把发生的那些个事情都说了出来。

    沈媛听后却只是淡淡笑了,点头道:“越是难以抵抗有货的人越容易控制,她想要的东西本宫能够满足,本宫要求她做的事情自然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若是一个真正有心计的人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事态的发生,定然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挽回些,兴许这样就能保护好自己的根本利益。

    碧枕思忖片刻,有些无法理解娘娘的话,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些都是娘娘减持的事情,理应有自己的道理。

    在这一方面上没有多少事情能够主动的改变,同样对他们而言的麻烦才不过刚刚开始,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更大麻烦,却也难以提前做好更多的准备。

    同样在这种状况下依旧坚信这些事情和她本来之间的关系。

    当女子再度出现在沈媛面前时,已经是一身看得过眼的装扮,虽然并无多少华丽,不得不说完全将那张脸的特点给展示了出来,略施粉黛的模样果然是绝等的美人儿。

    沈媛上下打量一番,忍不住赞叹“果然是个标志的美人儿,这样一来也能够代替本宫完成重要的事。”

    原本女子还打算要说些什么,更有动作就感受到一阵不友好的目光,缩了缩脖子也没有再去说什么,毕竟在这个时候保护好小命才是最重要,若是连小命都没了如何能够得到更多想要的东西。

    这样一来怕也需要承担非常多的风险,这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很不利,至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要确保没有更大的风险产生。

    沈媛淡淡看了一眼旁侧的碧枕,也知道这丫头是为了防止这个女子坐地起价,要求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东西,所以也是定了定心神,缓缓说道:“本宫这人向来不喜欢算计,既然选了你去做那件事,自然也是不会忘记好处,但是一点你最好弄清楚,所有事情都是本宫决定如何,你不过只是本宫用来牵制他们的棋子,若是敢有背叛的心思定要让你万劫不复!”

    说着那声音猛然间冷了下来,连带着寝宫里的温度也降低不少,眼睛微微眯起,却难以掩饰其中那冷漠的神情。

    一直以来沈媛不愿意主动暴露自己的底牌,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再不做些准备,怕其他的事情上自己就会成为最大的牺牲品,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在自己的身上发生,必须要有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才可以。

    同样在这种问题里还是能够发现不少重要的事情,并且利用这些麻烦的手段还是可以加快自己的行动。

    女子这次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匆忙的点着头,这个德妃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和善,其实真正很可怕,如何能够让这个女子还能产生其他想要利用对方的心思。

    已经习惯了那种比较贫苦的生活,反而对于这些事情有些不大习惯,甚至是在这个时候还产生了些许异样的感觉。

    她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是等待这主人主动开口,然后告诉自己需要去完成什么事情。

    “奴婢什么也不要,能被娘娘看上是奴婢的幸运,奴婢只希望能够完成娘娘的重托。”女子咬咬牙,放低姿态说道。

    在这种时候任何的坚持对于自己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与其是白白浪费时间不如先好好考虑在这个地方怎样才能更好地活下去,可不能利用这种方式,对于自己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也不可能带来多少的好处。

    这样一来主动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就能够给自己节省不少的麻烦,也不得不说女子识时务很迅速,也很清楚知晓了在这个时候之中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身份。

    “放心,本宫既然有事交付,自然不会让你没有任何报酬,不过这个报酬只一次,你可要好好的想想。”沈媛嘴角轻扯,如何没有看出这个女子心中盘算的那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