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面谈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18
    一路二人也是没有任何的话语,且因着这件事,昭华帝难免会将怒火都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对此沈廷全然不放在心上,有时候为了达成目的就要不择手段,既然皇帝不想去做,那他来完成,也能够更好的保护好一切,在这之中能够确切的发现不少有用的东西。

    走至乾政殿外,崔富威忽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大门外,对着沈廷道:“陛下就在里面,沈相请进。”

    沈廷却也不着急,只是停下脚步:“崔总管缘何不同本相一同进入。”

    一向在陆南城的身边都能够看到崔抚慰的身影,如今怎么崔总管反倒是主动开始回避这些事情,让他忍不住有些奇怪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在这些地方上也都没有再去考虑其他的关系。

    “奴才只是个总管,沈相还是快些进去,莫要让陛下多等。”崔富威的嘴角只是挂起一抹微妙的笑容,也不等沈廷反应,转身先行离开,只留下一个从容离去的背影。

    沈廷看着这个背影也只是略微的眯眼,更多的事情是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今日的崔富威的身上总是透着些许的怪异,着让人忍不住不对他多关注些。

    想来想去也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关联,索性抬脚进入乾政殿内,接下来才是最为紧要的关头,之余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没有个比较好的争论。

    但是也有一点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和自己有很大关系的那个人到底是在坚持什么,同样昭华帝真正希望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这当中也能够让人主动发现不少的事情。

    刚刚踏入乾政殿内,沈廷敏锐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他脸上并未露出任何表情,依旧从容镇定,想必是昭华帝是在进行试探,但是这种小小的试探怎可能会让自己露出任何马脚。

    “沈爱卿真是一手好牌,今日竟然差点将朕也给蒙骗过去!”陆南城略低的声音倒是先一步响起,其中并未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身为臣子,沈廷心里明白的很,一切之中最为难以面对的便是当今的昭华帝,一直以来看似对于这些事情都交付给他们这些做臣子的来处理,怕也是没有更大的麻烦。

    昭华帝一身明黄色龙袍,端然坐在龙椅上,面前桌案上数份摊放的奏折,同样有的还是从各地收集来的重要情报。

    毕竟在这个时候上陆南城还是难以全然信任他们,虽说早朝的事情有些让人难以预料,但是自己的想想却也能不断发现其中存在的些许问题,这和他们本来也有很大的出入,至于具体的关系能够改变什么,没有几个人利用这种事情还可以当做安然无恙。

    在这些问题上面必须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解释才可以,也能让路南城的心中勉强的相信这个家伙,同样在这些东西里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嫌隙。

    瞧见被昭华帝轻巧就拆穿的计划,沈廷也没有过多的去掩饰,难得隆重的跪在地上行大礼,声音肃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沉稳:“臣此举也是为能快速解决掉所有的麻烦。”

    这些事情上还是会发生不少麻烦的事情,沈廷干脆是谁也没有透露,一条道走到黑,根本还是能够快些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陆南城心里根本不相信,沈廷这个家伙一直以来便是这副样子,阳奉阴违,也不知道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并没有更多的过错。

    想了想,在这个用人之际陆南城还需要沈廷来牵制杨相,此刻杨家虽然公然被打压,在背地里还有个定北侯提供帮助,势必还是要进行一轮愈发猛烈的反扑,这当中便是要让沈廷来解决掉系列麻烦。

    沈廷明白陛下心中想的是什么,很主动的接话:“这次在朝堂上公然打压杨家只会让定北侯隐藏得更深,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两人也会没有办法继续蛰伏,从而动作加快速度,至少在北冥国乱以前迅速稳定局面。”

    果然,提起北冥国的事情,路南城的眸色暗了暗,眉宇间全部都是抹不掉的深沉。

    该死,早就知道北冥国蠢蠢欲动,却是在本国内忧的时候他们有所动作。

    很快陆南城就联想到北冥国猛然间加快的骚扰边境的计划,是否和定北侯他们谋划的事情有一定的联系。

    “乱臣贼子!”陆南城咬紧牙关,声音里声声流露出浓郁的杀意,誓要将他们所有人都给解决掉。

    跪在地上的沈廷什么也没有说,权力的部署并不是自己所擅长,同样也不想将更多的事情招揽在自己的身上。

    古往今来,那些所谓的重臣们就是因为掌握了太多权力,最终被权力迷失自我,从而导致悲剧的产生。

    这种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沈廷却也很清楚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陆南城点了点头,却是忽然间话锋一转,凌厉的道:“将你知晓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过一次以后很可能还会发生第二次,所以陆南城要逼迫沈廷将更多的计划都说出,这样一来也能提前做好准备,甚至是在必要的时候能够给予一定的帮助。

    身为帝王可以容忍各种事情的发生,唯独不能让这些事情真正影响了他们的机会,同样在这点上也能找到个比较基本的理由。

    就知道昭华帝定然是要逼迫自己说出这些事,沈廷倒也是看得开,此刻还需要他们联手完成所有事情的计划,若是早早有了嫌隙,怕是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在这种事情伤到也算得上是利用了很大的关系。

    从具体的关系上能够让人发现不少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在这个时候之中完全变成了那种很微妙的关系,至于还会发生什么倒也算得上是能够让他们彼此之间都满意。

    当中的具体关系还能牵引出多少的事情本来就很清楚,但是有一点需要他们提前做好准备,本身的事情或许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但是能够完全体现出这些事情中必要的关系,还是要看他们各自的部署。

    “他们便会任由你摆布。”陆南城嗤笑出声,毫不掩饰的嘲讽沈廷计划太过自我。

    不论是怎样看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按照本身的想法去完成,况且他们两个人野心可比表面上来的更加庞大。

    在这些问题上必然是能够发现不少很重要的东西,同样对于他们的影响也依旧的存在,这一点上全然不需要保证什么,也还能发现不少奇怪的地方。

    沈廷点头,在这一方面上从容说着,做出一个能够解释的余地,并且在这些问题里确切的让人发现了不少很奇怪的事情,也还是能够充分找寻到了太多的机会。

    像定北侯这样的人,若是能够完全掌握住他的想法,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彻底将这个人拿捏在鼓掌之中,但是在此之前沈廷还是想要看看对方真正的能耐,也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同样在这些方面上确切的发现了不少比较大的麻烦。

    这样的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或许没有多大的风险,可是对于他们自己而言并没想象之中那般顺利,若非沈廷已经在此之前彻底的掌握了很多的东西,怕也是没有足够的把握来完成这种看似很是危险的事情。

    这当中庞大的关系下也能够分析出很多微妙的事情,同样的问题里也是需要克服很多的麻烦才能够彻底完成。

    对于昭华帝的种种质疑沈廷都做了充分的解释,信心十足的道:“臣能保证定北候在这段时间里绝对不敢去做其他。”

    同样的关系下也能带给人那肿莫名的感觉,同样在这些问题李到底牵引出多少的事情,乃至是在这个时候还能够保证了很多微妙性的事情。

    关系总是让人感觉相当微妙。

    想到这里,沈廷的眼中不自觉闪过一道黯然,昭华帝却步步紧逼,“莫要忘记定北候的力量你还不足以抵抗,牺牲了那么多人换回的便是你这一句?”

    逐渐有很多事情能够代替了其他的计划,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却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改变,因为这个男人信任的那些事情不论是发生了什么也必须要完成下去,在这些地方上还是能够轻易地引来了很大的麻烦。

    同样对于他们而言这当中的那些个事情已经全然变成不可能控制的地方,也顺利让他们发现了不少很是诧异的东西。

    在这点上也能勉强利用很多,同样陆南城却是要让沈廷明白,为了完成沈廷所谓的计划已经死掉了太多的人,尽管没有明说但是对于这些事情他们彼此心里都很清楚。

    任何的牺牲都没有意义,但是在这个时候志中能够全然改变的事情也很有局限性,哪怕是真的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却也不希望有什么更大的影响,这就是自己心里原本坚持的那些事情,也能够充分的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完成辖区。

    所以,陆南城并不希望还有预料之外的风险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