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九十六章:突如其来(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18
    定北侯按兵不动,杨相却也趁着这个时候来找到些许能够喘息的机会,反而是让陆南城在这次的事情之中占据主动。

    手中已经陆续掌握了不少有用的线索,但是和沈廷之间的约定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完成,刚刚上早朝,陆续呈上来的奏折就将陆南城的好心情给彻底摧毁。

    偌大的朝堂上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公然的去挑战昭华帝的忍耐成都,那种愈发紧张的氛围让所有的朝臣都感觉到呼吸的艰难。

    陆南城身体微微后倾,也不说话,那双眼睛却毒辣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身上,没扫过一个人,与递上的奏折有关系的大臣心虚的低下头去,不敢对上昭华帝的目光。

    “很好,你们倒是有本事了。”陆南城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的愤怒,反而带齐了淡淡的笑容,看着那些表情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上还是能够看出这些官员心中隐隐存在着的侥幸。

    一本本的奏折被陆南城重重摔在地上,他的声音徒然拔高,掷地有声的在偌大的大殿上响起,如同钟鼓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朕与你们重任,你们便是如此回报朕,还想将这些东西藏到什么时候!”

    这些日子以来表面上维持的那种安宁到了这个时候,彻底被撕破,他们也知道那种虚伪的假面不可能持续太长的时间。

    可是他们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逸的生活,并不希望有什么大事充斥其中,有人颤颤巍巍的想要站出说话,却因为周围都没有人出头,犹豫着不敢行动。

    陆南城的目光如矩,低喝道:“有什么直说便是,扭扭捏捏是小媳妇儿不成!”

    话音才落,让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朝堂上的气氛瞬间有了片刻的舒缓,但是他们心里反而是更加的紧张了,正所谓伴君如伴虎,他们天天在帝王侧,谁能确定昭华帝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反而是在这个时候会有可能变成很大的麻烦。

    这当中具体的关系是什么他们也不便明说,但是有些很基本的答案还是能够给出,那就是这其中最大的麻烦不可能如此简单就完成。

    这个官员闻言,双腿都得更加剧烈了,更是在那种无声的压迫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伏在地上颤巍巍的说:“臣……臣有事启奏!”

    表面上看起来所有的事情完美的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这种境况下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和他们本来没有更大的联系,在这种地方上能够全然利用的时间很有限,哪怕是太多的事情也能充分的发现了不少庞大的麻烦。

    所以他们愈发能够明白一旦说出那件事,很有可能昭华帝会严惩他们。

    彼此心里都各自有想法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如狐狸狡诈的沈廷分明是将朝堂上的一切看在眼中,谁心里有鬼一眼看过去便有了分晓,但是自己也不明着说出,毕竟能够拿捏住他们的把柄才能有更好的收获,这样一来沈廷也就有了更多线索的往来。

    在这种问题上真正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都能提前做好准备,甚至是在这些东西里也利用很多的事情,而且本来对于他们而言就是有很大的麻烦。

    “北冥国近些日子有些不大寻常,似乎有调兵派往边境的趋势。”沈廷不紧不慢的说道,很自然的就占据了今日朝堂的主动权。

    那些事情这些朝臣们知晓,不代表沈廷这个丞相就不知道,有些事情还是利用手头的权力主动调拨给杨相,看看他如何让这件事在眼皮底下蒙混过关。

    站在另一侧的杨相原本是个甩手掌柜,暂且说这个事情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全然不需要担心其他的计划,可就是在这时候沈廷忽然间开口,反而是打乱了自己起初的计划,抬头隐晦的看着沈廷。

    却发现那家伙也正看向自己,眼睛里分明闪烁着的是狡黠的光芒,本能就感觉到了什么地方有些不大对劲,这家伙难不成在这件事上还挖了什么陷阱?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安心不少,毕竟这件事都是自己和定北侯暗中操作,从定北侯那里得来的情报不可能比沈廷那里的少许多,关于边境上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谁比定北侯更加清楚,这样的话自己的底气更足了。

    沈廷,老夫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在眼皮底下玩出什么花样。

    回以沈廷一个淡漠的笑容,不在去看其他人,分明是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把握。

    这番小动作自然是没能逃过昭华帝的眼睛,陆南城坐在其上看的真真,却碍于朝堂并未主动说出,因着沈廷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朝堂上让事情变成有利于他们,如此的话还需要担心杨相还有什么其他的准备。

    既然有人唱戏,那自己这个看戏的人自然也是要相当配合,且看看沈廷能够给自己演一出怎样的戏码,让朝堂上所有的官员都无话可说。

    或许说在这些问题上并不能彻底证明什么,但是有一点还是足够说明很多问题,沈廷对于这件事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并且利用很多途径才收到了这些很重要的消息,或许比起定北侯来说花费不少的时间,哪怕还有什么更大的影响却也不能改变什么。

    这之中具体关系还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之后自然就会直销,同样对于他们本来而言也存不少的秘密。

    沈廷看了眼杨相,没有当众揭穿杨相的想法,只看着那个跪在地上身体轻微颤抖的官员,声音罕见的柔和,道:“你知道的尽管说出来,有陛下做主。”

    其余的官员们心里也都是跃跃欲试,但是他们不敢抬起头,也就是趁着这个功夫稍微看眼这跪在地上的朝臣到底是谁,仅仅着一眼就让他们看出问题来。

    每日再朝堂上出现的那些熟悉面孔也就那几个人,怎么这个跪在地上的官员面孔生分的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官员身上穿着的官服颜色样式和他们截然不同,根本就不是京师里的官员。

    如此一来他们心中竟已经隐隐升腾起不少的猜测,这个官员是什么时候悄然混入其中,居然没有被他们彼此间给察觉。

    看到就近几个官员脸上浮现出的茫然的神色,沈廷很是满意这个结果,毕竟自己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利用他们谁也不关心的这种问题,从而让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悄然混进来。

    如此以来的话也定然能够让这些事情顺利完成下去,在这些东西里也能够全然找到很多解决的办法,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太多的事情。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在赵华帝的面前反而是不能说什么。

    官员跪在地上也不敢去高高在上的帝王,“下官,下官来自边境,随同沈丞相一同进京叙职!”

    拼尽全力才勉强的说出了这番话,说完以后连带露出的脖颈都是一片通红,可想而知承担了多少的压力。

    起初,陆南城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听到对方这样说以后细细看了才发现这个官员身上穿着的官服果然和其他的官员都不同,又听到这件事里面和沈廷有极大的关系,忍不住粗起眉头,想要去询问些什么,却还是忍住了。

    沈廷何时带了一个官员,这种事情先前并没有告知,昭华帝也是今日忽然间知晓,如此的话就代表有些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可以解决了,同样也对自己有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在这些问题里必须要确保没有更大的事情才可以。

    沈廷一句话也不说,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他们谁人都拿捏不住自己的出牌方式,如此的话定然是能轻松的掌握主动,也能够利用更多的办法来完成很多的事情,同样在这种地方上还是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解释才可以。

    哪怕是在这些东西上和自己有很大的联系也不可能轻易的改变什么,这或许就是自己从现在开始坚持的那些事情。

    并且还有很多真相也该选择在这个时候让昭华帝知晓,越是对于那些事情接触的更深,越让人感觉到了其中的那些唏嘘。

    只可惜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主动脱离这些事情,也不可能当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如今这个时候真正能够表明的事情全然变成不可能实现的庞大影响。

    昭华帝此刻也是一肚子的疑惑不知道该去找谁进行询问,或许面前这个人能够利用更多的办法来告诉自己很多的事情,也能够主动的讲很多的事情都说出去。

    不过按照沈婷的性子,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把这些事情给透露出去,必定是有自己的想法, 而后去做更多的事情,也能够让他们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至于后续会发生什么他们就没有再去考虑,因为真想马上就要公之于众,同样也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很庞大的麻烦。

    这之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暂时还没有个很好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