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又出事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18
    宫里所有的事情都在想着某些人索不期望的方向快速发展,对此身为旁观者的昭华帝却看的分明,此刻既然菀贵妃没有刻意的去插手,想必也是要作壁上观,看看之后会发生什么模样。

    想到这里,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那颗飘飞的心,自从沈媛回宫以后,他们两个人之间仿佛重新回归了两条没有任何交集的平行线,依旧保持着各自的生活,彼此之间都没有任何的打扰。

    这种感觉让陆南城心里很不舒服,他想要陪伴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日日夜夜看到那张脸,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烦躁的心情有了片刻的宁静。

    可是陆南城强行压下了这种感情,后宫里他可以宠幸任何一个女人,唯独在沈媛的事情上不可以不过分,因为当初答应过一个女人,在任何事情发生以前都要完成那些东西。

    心中得一份愧疚让陆南城在做起任何事情时候都显得是那样的心神不宁,最终昭华帝还是选择去看望许久未见的菀贵妃,看看对方这段时间生活的可好。

    云溪宫

    云溪宫上下依旧还是那副平静的模样,并未因为这些东西而有任何的改变,陆南城却很明白,一直以来菀贵妃隐忍不发,为的是能够有朝一日彻底将皇后给扳倒。

    一身雍容华贵的女人宛若一朵绽放的牡丹花,明媚耀眼,却在陆南城看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想的到底是些什么事情。

    依靠着这种事情也能够勉强的让人保持绝对的镇定,菀贵妃天生有一颗玲珑心,如何能看不出陛下稍纵即逝的迟疑,眼中飞快闪过了一抹阴霾,很快也就被愈发灿烂的笑容所代替。

    她温怜宜想要的一切,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轻易的夺走,可惜现在的这个时候一些东西还不能彻底的展示出来。

    尽管如今的陛下已经对杨皇后没有任何的兴趣,可是她仍旧占据中宫皇后的位置,只要一日还在自己的大仇就不能报。

    “臣妾参见陛下,望陛下身体康泰。”温怜宜盈盈下拜,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浑然天成的媚态,以及那种其他宫妃们永远不可能比拟的雍容。

    对于陆南城而言,他身为一个男人自然是对角色的女子没有任何吸引了,当初如何对温怜宜产生了不可控制的情感,如今竟然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但是在那个时候还是能够陆续的发现不少的事情,也就是说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心中已经被一个温怜宜给彻底的吸引住。

    温怜宜抬起头,那双眼睛澄澈却闪动着和沈媛截然不同的光芒,暧昧的道:“陛下此刻虽然看着臣妾,可是心中想的并不是臣妾。”

    一句话犹如平地炸雷,瞬间让陆南城心中的诸多想法烟消云散,定睛看着面前的女人,她是如何知道此刻自己一心两用,看着面前的女子却不受控制的想起其他人。

    谁知温怜宜对这事也不点破,只道:“陛下是这天下共主,想要思慕谁都是陛下自己的想法,何必要来问臣妾一个女子。”

    昭华帝心中到底想的是些什么,此刻温怜宜不想去主动询问,但是她只道这一生面前的男人也不可能轻易地放弃自己,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曾经达成的一个约定。

    曾经的那些真挚的感情彻底变化之后,如今剩下的也就只有那隐含着的些许过往,能够让昭华帝还能记得当初他们之间发生过的种种。

    同样在这些问题里面也有了一个让人无法刻意忽略掉的信息,温怜宜在通过这件事和自己表达一个怎样的情绪。

    但是更多却并未将这件是完全的放在心上,乃至在这些问题里面真正的找到了需要自己在乎的部分,也定然能够在这个时刻快速的做出最为直接的反应。

    这种状况下到底是经历了多少的事情或许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他们自身来说这种影响完全不能随意被控制,乃至是在这个时候需要他们经历更多。

    陆南城只用一双眼睛略带严肃的看着对方,至此温怜宜也知道不能随心所欲的继续下去,尽管昭华帝在很多事情上都给自己很多的宽厚,却还没有到了能够肆意才在皇帝陛下面前的那些资格。

    至于其他的事情到了这个关键地方上还是要当做未曾发生过才可以。

    温怜宜脸上的笑容极致完美,完全没有流露出其于任何的表情,但是在这一方面上他们也更能明白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同样在这种问题上真正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不知还能持续多久。

    对于本身而言的那些麻烦事情怕还没有如此轻易就能完成下去。

    昭华帝淡淡的说:“既然爱妃还有事,朕今日不便打扰,这便先行回去。”

    能够让昭华帝主动选择退避,温怜宜可是第一个人,但是仔细的揣测了下帝王刚刚说的话,大致就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的笑容很快就被其他情绪所取代,完美的依旧没有任何缺陷,“陛下如此对待臣妾,莫不是心心念念的只有德妃妹妹?”

    那言语之中分明是听出些许的委屈意味来,着实让某人有些吃惊,怎么这菀贵妃忽然间学会了这般手段,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惊讶,只不过在这些问题里并未就此放松戒备,多少年来没有谁比自己愈发了解面前的女人。

    当初温怜宜在自己面前近乎崩溃的模样,想要将杨浅意给碎尸万段,却最终还是凭借着那惊人的毅力给扛了过来,月是到了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让人轻易的放弃对方的存在。

    毕竟在这宫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起温怜宜来说更加的疯狂,她为了复仇什么都可以做到,昭华帝也正是因为利用这点才能够更好的看着中宫皇后一点点失去曾经的力量,现在送给温怜宜的那些东西不过也是她应该得到。

    在这种状况下那种本能产生的恐惧让某人感觉到了不安,但是在这些问题里面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交代。

    对于这样一番言语,昭华帝反而是能够保持绝对的理智,淡淡的说:“答应你的事朕已然办到,如今你也得到了凤印和掌管六宫的权力,还想要什么。”

    一直以来陆南城从未主动去要求过什么,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上依旧可以很主动的保持一场交易,但是真正经历那些事情之后才能够让人更加直接的明白其中具体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同样和他们自身也有很大的关联。

    这些事情从侧面来看似乎是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温怜宜而言都是再好不过可以用来复仇的办法。

    身边的人都已经退去,温怜宜也不想再去掩饰脸上的虚伪,用素嫩得手轻轻挡住了一般的面孔,带着纳森冷的笑容,一字一句道:“臣妾要让杨浅意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眼睁睁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都被臣妾夺走,要让她真正的绝望。”

    如果死亡只是一种解脱的话,那温怜宜根本不可能让对方有任何可以解脱的机会,甚至是要将一切的东西都施加在杨浅意的身上,因为也就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等自己感受到痛苦给人带来的快乐。

    在这些东喜里还是能够维持非常多的记忆,到底是有多少的事情没有主动告诉陆南城,温怜宜此刻竟然像是没有保留的都说了出去,她心中坚持的复仇,想要继续完成辖区的怨恨。

    每一件都让面前这个天下共主感觉到本嗯呢该的害怕,完全不知道该用一种怎样的办法来形容一个几近疯狂女人所带来的那种压迫感。

    这些东西上也能够逐步的展示出很多,同样他们真正能够逼迫的事情也很有限,在这些东西里若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怕也是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完成。

    也还是透过这些问题可以主动的找到了很多没有被人所发掘的东西,并且温怜宜就是在一点点的将他们给彻底的吞噬掉。

    到了这个时候温怜宜也不打算停下复仇的脚步,杨浅意如今已经失去了曾经赖以生存的那些东西。

    谁知却在这个时候,陆南城声音漠然:“你答应过朕不会乱了朕的计划,不要让复仇彻底的蒙蔽双眼。”

    若是一个人只是单纯的凭借想要活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可是在这些问题里必须要有一个很基本的答案,乃至是这些东西却也能够勉强的找到了很多答案。

    这些问题若真的发生了下去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挽回这些事情,所以昭华帝才在关键时候开口警告温怜宜,不要为了所谓的复仇彻底的忘记了原本减持的那些懂,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真正的绝望下去。

    这当中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需要他们能够彻底去搞明白,也有了很多没有被人给弄清楚的那些复杂的事情,让人感觉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