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八十二章:片刻的温存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18
    坚持到现在为止,杨相都没有再去努力要求什么,基本在这些东西之中也是存在很大的问题,着实让人不知道应该怎样转变,同样在这些问题上也能很主动的发现了更大的不同,至少在这些东西里还是能够完全让人明白过来。

    同样利用了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能转变什么事情,几乎同一时刻下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也是非常的有限。

    并且在这些方面之中着实让人无法相信其中具体的关系,至少在这点上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随意的去发现其余的事情。

    微微一笑,杨相心中清楚地明白,或许还有好些事情能够充分地让人相信。

    看着那沉着的笑容冰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事情,也是在这些问题上需要仔细的找寻到另外一部分,哪怕是真正的让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部分,如此看来还真的是隐藏了不少的事情,依靠着那些事情可以快速的改变一些基本的因素,没有更大影响以后还是能够勉强的发现不少的事情,透过这些细节部分真正的找到了更多的事情。

    如此一来只怕是麻烦没有那么简单,至少在这些问题上也能是充分的让人明白还有多少事情没有搞清楚,同样他们也是可以勉强的利用太多的事情让人相信。

    几乎是不知道该不该将更多的事情给完善下去,也还算是这之中,杨相终于打破了宁静,淡淡的说道:“老夫做什么不需要你个妇道人家来插手,只管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便好。”

    这之中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多的事情,也还算得上是利用了太多的事情,毕竟在这些问题里面他们都要发现太多的事情,也能够勉强的利用了很多的事情上能够充分的找到了其余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能够利用更好的事情。

    现在这些问题上面至少还是能够发现了不少的事情。

    丞相夫人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有些事情对于他们自身来说就是个很大的疑问,基本上没有几个人可以利用更多的事情能证明,同样在这些问题里也还是陆续发现了不少的事情。

    杨相心中已经是有了自己的算计,也就算是在这些问题之中还是快速的发现了不少的事情,哪怕是真的导致了麻烦的产生,他们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改变什么。

    至于定北候那边到底是有多少事情发生,自己也不去在乎,只要能完全保证自身没有太大的危险就可以,因为他还想要利用定北候来完成自己的野心,到了那个时候自然是能够充分的改变所有的事情。

    只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仔细的找到了更多的事情,也还算是在这些东喜里能够主动地找到了另外一部分。

    也能够轻易的改编另外的事情,通过这种部分已经充分能够发现定北候的野心。

    杨夫人很快就离开了书房,重新只剩下他一个人,杨相脸上的表情也逐渐的从平静转变成了淡漠,毕竟是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彻底的发现不少的东西,如此以来也全然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事情,此刻看来几乎是不知道发生了多少相关性的事情。

    “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利用谁,只怕还不好说。”杨相的嘴角分明勾起,那带着阴冷的弧度,完全没有任何的情感。

    如此一来真正需要完成的事情也是在这个时候彻底的发生了下去,没有几个人可以当做和自身没有任何的关系,至少一点已经能够充分证明,在这些问题上倘若是没有发现什么的话几乎是不能改变太多的事情。

    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一次也是个全新的机会,倘若能够主动掌握住对于自身来说定然没有任何的影响,而利用这部分的事情没有几个人可以脱离出去。

    男人的野心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控制的地步,此刻真正想要做的不过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彻底完成辖区,并且也是能够利用各种各样的事情给自己找到些坚持下去的东西,如此一来定然是能够轻易的找寻到全新重要的事情。

    此刻,杨相心中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至少是在这个时候还能主动的去扭转什么更大的麻烦,一直以来沈廷看似是给了自己一条能够逃生的道路,若是自己真正按照沈廷的话去做,只怕是到时候自己只会成为昭华帝手中最能够掌握住的棋子。

    如此一来自己也不需要去做其他的事情,只要到了合适的时机他们杨家必定能够被昭华帝给轻易的解决掉,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麻烦,也算是在这些问题里能够很主动地找到了更多的事情,如此看来还真的是变成了更大的不同,所以也是不可能轻易地改变什么。

    如此一来这些事情也已经是陆续地变成了愈发奇怪的地方,既然如此那怕是真的能够变成了很大的不一样,却也是有些徒劳。

    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份东西,杨相嘴角的笑容也很是微妙,并没有撸出多少,几乎是可以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给表露出来,如今这个时候之中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他们自己也不是很熟悉,可是当事情真正到来的时候就能够快速反应过来。

    原本杨相坚持的事情是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完成之后在做准备,可是在这个时候几乎不知道还能够维持多长时间,此时坚持的东西不过都是并不怎么可靠的存在罢了。

    并且是到了这个时刻之中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彻底的发现最大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显然杨相已经找到了针对这种事情的解决办法,并不担心到时候自己成为定北侯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

    纵然是定被侯的手中掌握者不可被撼动的力量,可是在这个时候却也显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徒劳,几乎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很主动地将这些事情给彻底的转变出来,此刻能够完成的事情尽管很有限,却也完全不需要担心到底是和自身有多大的出入。

    或许这就是他们原本坚持的一个根本道理,也能够找到了更多没有被人察觉到的地方,此时在这些地方上也能够发现了不少的影响。

    “丞相,沈大人那边送来一封书信。”小厮模样的人捧着一样东西快步走了过来,脸上并未露出多少其他的表情,甚至是在这个时候连最后一点点地坚持都没露出来,仿佛真的是对这件事根本不在乎。

    杨相却是愣了愣,没有想到居然会是沈廷那边主动送来书信,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和对方的联系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就是看在这些地方上没有主动询问过罢了,只不过在这些地方之中还是能够让人很轻易的联系到了很多不同的事情,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下还是发现了不少很关键的线索,到底是和谁有关系他们本身也是无法确定。

    这个时候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仿佛已经是变成了太大的麻烦,他们都希望能够快洗完成所有的事情,也是利用这种办法可以缓解不少不必要麻烦的产生。

    “沈廷?”杨相低声说了句,很快还是让小厮将信送来过来。

    沈廷这个家伙一直以来的立场都很不稳定,全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仔细的发现对方倒地支持的是什么,但是一点杨相可以非常的确定,那个男人不可能会做出谋反的事情,倘若可以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是人的对手,沈廷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经充分展现出一个狐狸的天赋。

    小厮很快就退了下去,留下丞相一个人在这里看沈廷送来的书信,可是在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杨相的脸色却是大变,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很准确的掌握住自己的行踪,根本不会露出丝毫的线索,如此的事情以来基本上是彻底的断绝了自己之后所有的决定。

    同样和沈廷这个家伙的性格一样恶劣,对方明确的表示不论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要在这个关键的地方上抽出功夫去对付他,不过有一点却说得非常的清楚,不论是自己还是昭华帝,此刻所有的注意全部都在定北候的身上。

    倘若是等到一些事情彻底处理完以后,定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洋洋洒洒几千个字,却是看得面前的男人浑身都是冷汗,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同样都是在这些问题里面需要注意的部分,自然是要让人完全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多少的麻烦,只不过利用这种方式来告知确实不是什么太好的理由。

    如果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进行思考,那所有的事情在遇上沈廷这个人都能够迎刃而解,这个男人总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至于这个常理到底是谁,几乎是没有人去噶un者这一系列的事情,同样在这些问题里也能够很主动的找到了太多的部分。

    并且算是利用了很大的麻烦才勉强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