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六十八章:放虎归山(4)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陛下,一切事情都在计划之中。”雷云不动声色的举起酒杯,脸上并没有因此露出多少多余的表情,依旧从容镇定。

    自从和陛下开始这个计划以后,那些个事情就总是的横亘在自己的面前,能够生生让人给忽略掉这些事情对自身造成的庞大影响。

    也依着这个方式陆续给了他们不少的方式,能够快速的完成所有的事情,几乎是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具体的关系。

    但是相对应在这些事情里,定然是产生了一定问题的影响。

    昭华帝却不紧不慢的依旧品着茶,也不知此刻心中作何思索,分明就是利用这些东西想要快些让一切的麻烦都给结束掉,如此一来定然能够让他们省去不少麻烦的事情。

    只可惜,在这些事情里面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完全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乃至是在这些问题里依旧还是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解答比较好。

    等到彻底喝完了杯中的茶,昭华帝才慢悠悠的道:“几日来辛苦爱卿了,其他官员那边都有什么动静。”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反而越是不能激动,要利用充足的时间看看文武百官的反应。

    雷云略一思忖,“几日来都有朝廷要员派身边小厮过来打听消息,都被臣的管家给拒之门外。”

    声音尽管听起来很是淡漠,但是在那深处却难以隐藏那淡淡的冰冷味道,着实是让人感觉到了一定压力的存在。

    同样是在这些事情之中,若是真的能够彻底的找到一系列的事情也会让这次的事情变得愈发简单起来,不过透过这种方式当真没有几个人能够确切的找寻大另外的答案,哪怕是真的变成了很大的影响,分明是不可能让他们彻底的联系在一起。

    此刻,昭华帝心中已经是有自己的算计,既然他们都已经如此不安份,索性看看谁才是会和这些事情有联系的人。

    “他们都已经忍耐不住了,自然是有自己获取消息的渠道,我们静观其变,定然能够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陆南城平静的说着,恰好端起的水杯遮掩了嘴角那若有若无得笑意,并没有在雷云的面前表现出来。

    太多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恐怕都不能够简单的完成,可是有人却利用这件事不断的将那些麻烦的事情给彻底完成下去,真的有什么变故也能够提前做好防备,完全不需要担心还有什么更大的事情产生。

    并且利用这种手段真正能够完成的事情也很有限,在这些地方上必须要做好准备才可以。

    雷云没有去说什么,但是心中分明很明白,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乍一看上去沈廷们并没有插手这件事,想来陛下定然是嘱咐了更大的事情让沈廷去完成,在这点上他们也不需要刻意的去提醒什么。

    若真的变成那副模样自然是没有多少好担心的地步,完全可以做到对于这件事彻底不知情的地方。

    但是今天刚刚离开皇宫,雷云就被一个人给拦住去路,但看这个人,雷将军脸上的笑容也是淡了三分,分明有什么想要表达,却在关键的时刻给停止了,抱拳:“几日不见,沈大人别来无恙。”

    声音之中透着那淡淡的客套味道,几乎是没有遮掩太多的事情,乃至是在这些问题里似乎面前的男人都不愿意将自己的虚伪在此人的面前有任何的展示。

    被如此冷言冷语对待的沈廷竟然也不恼怒,依旧还是恭敬的回礼:“雷将军几日不见,看来陛下宫里的茶水着实能够让一个人放松许多,连带着雷静军精神头都好了许多。”

    暂且不提那些事情之中具体的联系,至少有一点还是能够充分确定,在沈廷的手中定然掌握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总也是这般姗姗来迟,让人无法确定到底是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同样是在这些问题里也能够利用很多的方式。

    沈廷却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眉头微微蹙起,声音却似有所指的道:“看来跟在雷将军身边的人还不少,在下先行回去了。”

    说完,没有任何表示,径自从雷云的身边擦身而过,什么也没说,他们两个人就像是陌生的路人一般这样擦身而过,没有丝毫的交流。

    但就是沈廷的肩膀触碰到自己的霎那,雷云脸上的表情起了非常微妙的变化,但也死是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瑕疵。

    回头看着沈廷那淡淡离开的背影,雷云的嘴角溢出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测,一时间没有几个人能够彻底的理解。

    “这人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雷云自顾自地说道,竟然也是朝着大将军府的方向走去,根本没有再去管沈廷那边的事情。

    等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才从阴影之中快速的闪过一个人的身影,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就见到一只白色的鸽子扑腾着翅膀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而就在这个很关键的时刻,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才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先行离开的雷云看的一清二楚,在这张分外年轻的脸上带着的全部都是那种自信的笑容。

    自从接任大将军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跟踪自己不被发现,方才那家伙刻意在宫门外等待自己出来,却是在即将要告知什么的时候主动离开,就可以表明定然是掌握了什么东西,雷云稍微一思索就能够想明白其中具体的关联。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还想要去进行什么事情未免也就有些太过于无趣了,不如利用这种方式也能够更加快速的完成所有的事情。

    捏了捏在手中多出来的东西,雷云抬头看着依旧还很刺眼的光芒,伸手挡在眼前,缓缓道:“那家伙还真有些能耐,这样麻烦的事情都被他给查出来了。”

    在这一点上他们自身都没有足够的能力,也只有那个看起来羸弱不堪的书生可以轻松的安排好所有的计划,并且是在这个计划之中充分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展示出来,到底是有了多少的麻烦几乎没有人能够彻底的察觉出来。

    但是对于他们自身而言未尝不会是个很好的机会,暂且让自己先行弄明白其中具体的关系,如此一来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那其中具体的关联。

    可惜到了这一步上,关于有些事情雷云并不是很清楚,就像是此刻他们身上背负的那些东西也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就完成。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雷云才选择了个安全的时刻出门,去沈廷交付的字条上些的地方会见。

    或许这次能够给昭华帝带来不少有用的线索,并且透过这些线索也能分析出定北候此刻的分布计划。

    但是依着这些东西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完成,利用了很多办法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掉,由此看来的话还真的是变成了很大的麻烦。

    没有几个人能够利用这种方式快速的摆脱掉所有的事情,对此雷云本人也是怀有一份疑惑。

    等到他到的时候,沈廷早就在这里等着,乃至是在桌上还摆着很多菜品,他如同一个东道主,也不客气的对着雷云道:“雷将军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吧。”

    雷云忍不住有些想要说话, 却也是在关键的地方停止了,毕竟面前的这个家伙可是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若是想要算计自己的话算是在这些地方上都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让自己吃饭。

    “沈大人好兴致,难不成白天塞纸条就是为了让我来陪你一起吃饭?”雷云不免觉得诧异,心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在谋算什么事情。

    在这个时候之中已经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解释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别的时间和精力一起随意的吃饭浪费时间。

    谁知对于雷云的疑问根本没有丝毫的解答,沈廷不紧不慢的说着:“这食物是我们行动的重要根基,若是雷将军饿着肚子,怎么可能有精力等待接下来我们之间的讨论呢。”

    轻飘飘一句话全然是让面前的雷云失去了反驳的权利,也是经过他的一番提醒,才猛然想起自己没有用晚饭,这样一来当即也是觉得有些尴尬,立刻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抄起桌上的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身为将门子弟在吃饭上雷云从来也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要求,只管填饱肚子就是,在战场上怎么可能还会给他们时间细嚼慢咽,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到敌人的袭击。

    往往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要快速的做出反击,并且是在这个时候之中快速的做出一系列的反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事情安然结束,他们将领和士兵的性命也能够保全。

    就这样一会儿的工夫,距离雷云最近的几道菜已经被他吃下去了大半,但看他根本没有要放慢速度的意思,至此沈廷反而是淡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