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六十七章:放虎归山(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早就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花费了虚无,可是对于杨浅意而言多少年来未曾改变过。

    “臣妾知道陛下的心中只有妹妹,臣妾万不敢和妹妹争宠,只求陛下能够多来看望臣妾。”杨皇后依旧是那副温婉的模样,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任何的缺陷。

    也正因为是这份绝对的完美让她从开始就失去了能够做好一切的准备,同样是在那些事情里面自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同样对于杨浅意而言,后位便是所有的一切。

    陆南城向前走了一步,脸上的表情是那般复杂,全然没有丝毫的遮掩,将所有的情绪尽数展现了出来:“你,为何是流有杨家的血脉。”

    说起来一切也未免有些太过于造化弄人,若非如此也不至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同样的情形下已然是不知道还能持续多少时间,可是陆南城却依旧还是故意将这份痛苦不断的拉扯出,让杨浅意再也没有能够去喘息的工夫。

    同样都是一模一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如此轻易的就完成下去,若真的是如此,怎么可能会让那些事情变成现在这幅光景。

    言女官早早随同其他宫女一起退下,却也不愿意就这样坐以待毙,瞅准时机拉住一个宫女询问是怎么回事,这宫女却丝毫不给她面子,声音淡漠,道:“”陛下的事情我等做奴婢的怎会知道,你莫非在娘娘身边时间太长忘记了规矩!“

    这一声犹如一记耳光般响亮,根本不给她任何的机会,那瞬间的羞耻几乎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浓郁,但是言女官却知道这不是自己去怨恨谁的时刻,因为只有自己弄清楚了陛下来此的目的才能够更好的保护娘娘。

    当初在大人面前发下的誓言,必须要作数才可以,这也是一辈子以来自己唯独坚持的事情,如何能够被轻易的去改变。

    利用各种各样的办法似乎也不能从对方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言女官反而有些担心了。

    在宫中到底是个怎样的状况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直到,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主动的闯入,毕竟一个是昭华帝,一个是皇后,于情于理都很正常。

    听到这番言语,杨浅意反而抬头笑了,一如当年第一次见到昭华帝般,明媚动人,但是那双眼睛里已经夹杂了太多的东西。

    这些事情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完成,同样也是利用了各种的方式才能够快速的将他们给彻底的证明下去,这也是从一开始他们所坚持的东西,这必须要有一个解释才可以。

    如今这些东西也还是变成了很大的麻烦。

    “臣妾也曾不止一次的希望自己不是杨家的人,但是却又因为生在杨家而感到自豪,父亲曾经对臣妾说过嫁给帝王是最不应该的选择,可是臣妾从未后悔过,也只有你才能让臣妾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杨浅意没有丝毫的后悔。

    当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她从未后悔过,哪怕是父亲并不希望自己成为皇子殿下的妃子,杨浅意当初仍旧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陆南城。

    成也太子,拜也太子。

    说到此,杨浅意盈盈下拜,脸上并未流露出任何哀求的神色,甚至都没有主动让陛下能够放过自己的父亲,“臣妾知晓父亲这么多年来不断膨胀的野心,陛下也是给过父亲机会,只可惜所有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挽回,臣妾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向陛下证明,臣妾从未背叛过陛下。”

    同样都是一模一样的事情,但是对于自身来说分明已经是有了截然不同的追求,在这个时候并不需要去说杨家的无辜,自己这一生已然如此。

    陆南城听着她说的话,目光复杂,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好,毕竟在这个人的面前很多事情都变成了这幅模样基本不知道该如何转变。

    杨家被毁灭一斤是决定之中的实情,身为帝王的自己更加不可能去当做所有一切未曾发生过。

    那些事情之中或许是怀有一定的牵连,但是更多还是对于某些细节方面的关心,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答案才可以。

    如今这个时候若真的变成了什么模样他们也不需要太过于着急。

    大将军府

    “将军今日还要进宫?”女子温婉的看着已经穿上衣裳的雷云,并没有去要求对方做什么,那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这些东西自然是要有一个人快速的完成,奶只是在这些方面之中仍旧还是会有一个人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完成这些事情。

    此刻看来或许是存在了一定的问题,但是却也不难决策出。

    雷云脸上的表情僵硬了片刻,很快找到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昭华帝的身上。

    “陛下这几日都召我进宫有要事相商,夫人可是有什么要事与我商量?”雷云有些心里不大踏实的看着自己的夫人。

    平日里他们两个人之间也都是敬爱有加,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这般让人觉得怪异的事情,同样夫人饿从来不会插手自己朝政方面的事情,怎么今日忽然间询问起来,难不成是有谁在夫人的面前说了什么。

    几乎还来不及做任何的解释,就看到夫人那嘴角扬起的恶劣笑容,掩唇道:“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说什么,就是管家已经有些顶不住了,希望我能够跟夫君说说,莫要在去让他做那得罪人的事情。”

    想起昨日管家那委屈的模样,也着实让她感觉到有趣,毕竟这几日所有的事情都是管家在处理,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但是在这些问题里还是让人能够彻底的相信下去,到底有何何关系。

    基本的影响倒是没有多少,她身为丈夫的妻子应该帮助他分担所有的忧愁才是,也只是在这个时刻轻轻在雷云的耳边道:“夫君尽管去做,府中一切有我来打理,定然不需要让夫君担心。”

    一直以来太多的事情也是让雷云感觉到力不从心,如今这个时候自然是能够充分的改变一切不对的地方,可惜的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利用这种方式快速的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

    并且利用这种东西从而让人陷入了绝对的麻烦之中,并且雷云很相信自己的夫人,只要有她家中的一切都能够安然结束。

    “我自然是信你,但是也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毕竟你现在也有身孕,为我雷家生个孩子才是重中之重。”雷云说着,难得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温情,伸手隔着衣衫在夫人那略微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

    就在这里面有他们夫妻二人的结晶,一个小小的生命。

    他从来也没有太大的奢求,只希望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就算是如此付出所有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都是一样的事情却让雷云本能感觉到了满足,至少是在这个时候自己什么不需要去考虑,单方面的保护好自己最为重要的人。

    夫人看着自己的夫君,眼睛里全都是深沉的爱意,没有谁比她更加爱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不论是缺点还是优点,都是那样的值得自己付出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一条性命也绝对不会后悔。

    如此一来在这些东西上自然是能够让人快速的找到很多事情,同样都是讲很多的事情给彻底的联系在了一起,至于能够有几个人能够充分的明白过来,却不能在找寻到另外的方式来扭转这种局面。

    “还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若是耽误了陛下的事情,只怕你现在都没有办法给我们母子带来个完整的家了。”夫人调笑着,趁机给雷云穿上外衫。

    至于其他的事情到底是有多少的担心自己根本就不去在乎,同样是在那些事情之中对他们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自己也可以不去在乎,唯独这些事情自己是不可能一辈子都当做没有发生过。

    紧紧的拥抱住怀中温暖的身躯,也只有面前的这个人可以给予太多的快乐,能够将这颗心给彻底的填满。

    他的野心也没有表面上那样庞大,只是希望这一辈子可以简简单单的活下去,如此一来断然是能够让自己心中彻底的满足。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有些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仍旧不可能利用这些东西来完成所有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彻底的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证明出去。

    痛苦这种东西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够将他们给彻底的吞噬掉,为此雷云根本就不惧怕,也不需要去担心到底是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在这些问题上仍旧还是会让自己很主动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说明白。

    只不过是找到了另外的一个方法来让自己心中彻底的满足下去,至少是能够变成了太多的事情,并且利用这种方式能够快速的将更多的事情给表述出来。

    至于还有多少麻烦产生他们根本也不去在乎,甚至都不在意其中具体的关联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