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六十六章:放虎归山(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乍一看上去或许真的是让人感觉无法确定,可是昭华帝反而是能够在这种看似不好的局面之中轻易扭转。

    印证了一句话,以不变应万变。

    若真的发生什么,他们纵然是有白班的防备也无法预防他们即将发生的逼宫,与其如此,不如蒙蔽敌人,从而暗中去掌握他们更多行动的消息,也算是多了许多对于敌人的了解。

    如此一来,他们一旦反击,胜算自然也是要大了许多,完全不需要担心杨相真的谋反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在昭华帝的手中也有个很有用的棋子,便是他那至高无上的皇后杨浅意,这个皇后在杨相的心中到底是什么地位也不必说,当初若非杨浅意对陆南城一颗心难以自拔,只怕杨相也不可能牺牲了宝贝女儿去辅佐当时的昭华帝。

    如今这些已然成为过眼云烟,自从婚后,昭华帝尽管对杨浅意没有多少爱意,却也是夫妻和平,并未发生过什么,但是杨皇后却很是明白,在昭华帝的那颗心之中永远都不可能有自己的一袭位置。

    父亲当初逼着陆南城许下的承诺一辈子都不会变,当初对温怜宜做过的事情,一辈子也不可能让帝王主动的原谅自己。

    至此,他们杨家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

    陆南城坐着撵轿再次来到凤仪宫外,这次不知为何,那平静的心中平白生出许多的感慨,与杨浅意成婚也有多年,这个妻子可以说是个非常温顺的女人,从来也不做任何的事情,可惜生在杨家,注定了一切都是不能够善终。

    同样也是那些事情不可能让帝王轻易的原谅了杨皇后种种罪孽,那个女人做下的所有事情也该有个了结才是。

    “参见陛下!”

    奉命守卫的禁卫军看到陛下后,也是跪下行礼。

    陆南城轻轻点了点头,道:“去御膳房吩咐准备膳食,今日朕要在凤仪宫用膳。”

    在任何一个地方或许对陆南城都不是很大的问题,可是杨皇后这里昭华帝鲜少来,若非必要几乎是完全将这个女人给彻底遗忘掉,在那些个日子里又如何不知杨浅意看自己时候拿含情脉脉的双眼。

    当感情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最终变成一份奢望时候,杨浅意就愈发明白了当初为何父亲是那般的不愿意让自己嫁给尚且还是皇子的陆南城,因为他这个人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身为一个成功的帝王,不可能自身的感情被其他的东西所牵绊,一旦有了感情的牵绊很多事情将再也不能完成。

    依稀还记得当初父亲交付给自己的那些话,无论如何也不要去揣测帝王的心,更加不要去奢求一个无情君主所谓最后的怜爱,因为那些东西没有任何意义,甚至也不能改变任何的东西。

    这之中早就已经决定好了,基本没有给出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不过是利用这些时间去挣扎些许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寝宫内言女官将凤仪宫外发生的事情告诉娘娘,谁知皇后居然还露出了宛若刚刚陷入恋爱少女那般灿烂的笑容,忙不迭的让言女官找出自己最美的宫装,一定要用最完美的模样去面见昭华帝。

    将多少年来没有完成的事情在今天这个时候彻底的展现。

    看到娘娘这幅模样,言女官眼眶都红了,很想告诉娘娘如今这种局面下再度见面没有多少好消息,可是娘娘却依旧心甘如怡。

    “去将本宫那身去年陛下赏赐的云锦缎子做的衣裳拿来,本宫要穿与陛下瞧瞧。”杨浅意开心的转了个圈,眉飞色舞,似是许久没有得到过这般幸福的事情。

    一如当年怀着一颗少女的心嫁入太子府中,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已经是昭华帝的女人,一辈子不会有任何的更改,哪怕是这条性命结束。

    所有的一切终究还是化作了无数的感慨,言女官什么也没有说去拿娘娘珍惜一直未曾穿过的那套宫装。

    真正能够还有多少的时间,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主动的去改变,就像是此刻这些东西如何能够轻易的让一个人明白的相信下去。

    至于今日昭华帝到底是为何而来,杨浅意心中明明已经有了分晓,却还是自欺欺人的没有去相信,或许还是在一点上奢望着那个男人能够分出一丝的情感给自己,也能够是在这些之中快速的发现了太多的实情。

    但是越到了这个时候越是清醒过来,杨家此刻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一直以来杨浅意从未主动的去询问过,也没有去仔细的找到更多方式去证明这其中具体的关系。

    同样都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却是让杨浅意彻底的感觉到了痛苦。

    等到陆南城进入寝宫时,杨浅意已经盛装等待在寝宫内,如同一个贤惠的夫人没有丝毫的缺陷,也就只有这一点能够让陆南城挑剔不出太多的问题。

    不止一次在询问自己,倘若面前的皇后不是杨家的女儿,也虚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放任了对方继续在这个位子上,因为后宫里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如同杨浅意这般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那般不去嫉妒。

    “皇后。”陆南城看着女子敛眸的模样,思绪不经意间流转,不知为何居然想起当年自己还是太子时候的种种。

    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杨浅意就如这般安静的随侍在自己的身边,未曾有过任何的要求,那时他也需要如日中天的丞相的帮助,自然是对着个太子妃多了许多的关切,甚至还是故意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模样,明明这个女子知晓当初所有的事情,却始终没有在父母面前说过一次,真真是将自己这个夫君的颜面维护的极好。

    “朕负了你。”

    许久却也是这一声淡淡的叹息,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存在所谓的感情,也没有那些麻烦的事情能够让人彻底相信下去,毕竟是在这些东西里面到底产生了多少的麻烦,几乎还是不能说明白。

    杨皇后脸上的笑容僵硬了片刻,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若是有什么想说,便是到了这个时刻希望昭华帝能够满足自己那不真实的幻想。

    勉强的溢出笑容,道:“陛下从未负过臣妾,臣妾的作为陛下的皇后,理应分担。”

    她自然的应下所有的事情,却和那些想要得到陛下垂爱的后妃们都截然不同,纵然心里渴求着陆南城那少的可怜的爱,却也没有彻底的遗忘掉自己身为皇后的骄傲。

    那些事情对于她而言穷其一生却也得不到,至少在这个时候还能够保有身为皇后的尊严,在最后也能够将那些东西充分维持的极好。

    陆南城知晓在这样完美的表情下真正流露出的是一颗已经破碎的心,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屏退周围所有人,昭华帝安静的坐在一侧看着始终只露出半个下巴的杨浅意,低声:“自从你嫁给朕已经有几年的光景,如今在这凤仪宫中用度可还称心如意?”

    当初按照和杨相的约定,刚刚登上帝位就让杨浅意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至今未曾有过任何的改变,但是在那些事情之中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却没有几个人能够仔细的发现问题,并且是在这些东西里也能够轻易的找到了另外一部分。

    还是利用足够多的事情能够快速的让人相信下去,并且通过这点自然也是能够发现很多的事情,此刻若是还想要去说明什么的话,却已经是有些不大合理了。

    真正能够让人完全相信下去的事情也很有限,并且在这之中必然要有一个人能够很是主动的将很多的事情都给说明白。

    今日,昭华帝便是有了这份心思,他们之间的事情终究也应该是给出一个结论,在这些地方上面毕竟已经花费不少的光阴,若是还有什么的话也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完成。

    同样对于他们而言那些个事情也还算得上是勉强让人信任的一点,但是透过这点昭华帝已经是陆续的感觉到了些许。

    杨浅意是个聪明的女子,一如她的父亲那般,明明将很多的事情都看得很透,却始终未曾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倘若这些和自身没有些许关系的话,如今昭华帝何至于变成这点。

    但是依着这些事情也不可能继续放任下去,也就彻底的差生了极大的影响,分明就是想要在今天将所有的前尘种种都给结束掉。

    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也能够提前做好准备,全然不需要担心还有什么愈发麻烦的事情,在这一点上必须要有一个人能够给出个基本的答案。

    利用更多的事情便是让杨浅意自己明白不可能去改变,可是如何能够让对方相信这些。

    “陛下今日来意臣妾心中明白,也不奢求陛下能够放过臣妾的父亲。”杨浅意淡淡的开口,却是姜所有的一切都给彻底披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