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六十五章:放虎归山(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世间种种太多不方便说明,例如此刻陆南城明知他们一切举动,却仍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然是将他们的种种谋算给忽略去了。

    只不过透过这一点上也能够陆续的发现更多的事情,更加证明了原本想要去证明的事情,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其余部分。

    可惜昭华帝越是能够稳得住阵脚,一些朝臣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用语言形容,因着他们这位陛下还真的是什么也不担心,若这一日北冥国的皇位当真被其他人所取代,也不知到那时昭华帝是否还能如此安然。

    在诸位朝臣们百般担忧,久久不能安眠的时刻,谁之陆南城却是将雷云召进宫内,随同一起喝酒。

    这般事情泄露出去,让一些个官员们也都是忍不住摇头叹息,往日里精明强干的陛下这次却也是什么都未曾放在心上,若是继续这般下去北冥多少年的气运就算是彻底断绝了。

    一连几日,这大将军都是没有任何缺席,一到时间便主动进宫,乃至到了傍晚时分才慢悠悠的从宫里离开,回到府中短暂的休息。

    有些要员看着事情若是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只怕是会让某些人真正的高兴起来,当即也是遣了府中的小厮来雷云将军的府上报备一声,却是更加清楚的想要探听陛下此刻是否已经有了很好的应对方式。

    但是也不知为何,这雷云将军竟然是将所有上门来的小厮一并都给关在门外,任由他们在府外苦苦哀求,就是不肯透露和陛下在宫中所有的一切。

    这头管家刚刚打发走了一批,那雷云才披着外衫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清亮的眼眸之中全然都是些许的狡黠,看着管家那苦大仇深的模样,竟然罕见的伸手拍了拍管家的肩膀,笑道:“你这眉头都能夹死虫子了,本将军的府上可没那么多悲苦的事情让你去做。”

    雷云将军若非是在所有人面前,几乎都是摆出一副很是随意的模样,这府中的下人们自然也没有多惧怕,管家看着将军的笑脸,苦笑的说:“将军您若是主动现身,我也就不会这样担惊受怕了,这都是几个要员的小厮,却都被我给打发出去,这人算是得罪到头了。”

    一向在这些事情之中都是有将军主动出面,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丝毫的表现,还真的是让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看来在这些问题上自然也是存了一定程度的麻烦,若真的变成这番模样肯定是要早早做好准备才可以。

    雷云听到这番话,脸上根本没有丝毫的愧疚,这一切都是昭华帝交付下的任务,他只需要每天装作进宫和陆南城喝酒赏花,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去插手,自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主动送上门来,而自己什么也不需要去做。

    他们这些官员总也是忍耐不住,想要询问清楚其中具体的联系,偏偏昭华帝这下子反而是让他们拿捏不住,无法确定之后事情到底会有怎样的扭转。

    但凡是有一丝生机的话,对于他们自身来说都是不大不小的麻烦,所以某人才会如此的放在心上,并没有彻底的说明白,乃至是在这些问题里面也能够轻易的找寻到了其他的部分。

    并且利用这个方式也能够快速的看清楚昭华帝开始时候的谋划。

    起初雷云觉得这件事里面充满太多不确定性,难不成真的会有官员主动因为这般变故送上们来,并且还和皇帝打了赌,倘若真的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那自己半年都不得在喝酒。

    想到这里,原本还很开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一脸哀伤的说:“你是得罪了他们,本将军却是伴娘都碰不得酒了。”

    那瞬间流露出的悲伤表情着实让管家有些无法确信,往日里无法无天的将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他们将军对于酒的喜爱已经是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步,要是真的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话,只怕是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愈发诡异起来。

    着实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算是利用太多的事情能够勉强的让人明白过来,并且在这些事情里面你也能够快速的将很多东西给表现出。

    想到这里,管家还是低声说:“将军您还是莫要太过随意的好,这几日来的都是朝廷要员的小厮,您若是再这样胡闹下去以后定然会自己的仕途也有很大的影响。”

    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多少事情,但是管家认为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可不能看着雷家的所有在将军这里彻底的被摧毁掉。

    说到这里也是让雷云脸上逐渐浮现出了认真的表情,颇为仔细的看着勉强的管家,淡声道:“本将军做什么心中明白,你只需完成本将军的命令就可,他们还不足以让本将军主动去现身。”

    虽说一切都和昭华帝预料的不错,但是那些要员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着急,主动上门都只是派遣小厮来打问情况,全然没有将他这个将军放在眼里,他身为将军手握重兵又岂是几个卑贱的小厮能够随意见到。

    如今这个时候不过也是杀杀他们的微风罢了,具体还要看昭华帝那边有何后续命令,也好按照这个命令继续进行下去。

    不过有件事倒是让雷云比较上心,一脸好几日昭华帝都让他进宫去谈些不重要的事情,却已经是暗中将禁卫军的掌握权一并交在手中,让他在关键的时刻临时决断要不要调用禁卫军。

    而后重新回归正常的雷云爽朗的笑着,未曾表露出任何的情绪,在这些东西上已经足够将更多的事情给表现出来,若有什么变故的话自然也是能够提前做好所有准备。

    几乎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到底和自身有多大的联系。

    “后续几天应该还会如此,还是按照先前那般一并打发了,本将军可没有闲工夫去跟这些个小厮们浪费时间。”雷云随意摆了摆手,竟然就这样大喇喇的离开了,根本不给管家任何要说话的机会。

    但看着将军那离开的背影,管家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自己也只是个管家,权衡再三只能是去找夫人询问情况。

    将军一直以来一向都是个很随意洒脱的人,唯独惧怕两个人,一个是当今陛下,一个便是过门不久的夫人,可是夫人却当真是个温婉贤惠的妻子,鲜少主动过问夫君所有的事情,每日只是将将军府打理的井井有条,乃至是这件事明明知道却没有主动去插手。

    这个女子蕙质兰心,能够得到将军的喜爱也正是因为这点,雷家如今便是夫人当家作主,管家下意识的还是去找了夫人。

    此刻夫人正在忙着调理一些事情,但听身边侍女说管家找自己,眉头蹙了蹙,放下手中毛笔,略沉吟道:“管家这次来应当是为将军的那件事,你们若是能挡便挡了。”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那眼中分明流露出的担忧,总也是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就可以轻易的解决掉。

    同样在这些问题上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基本没有几个人能够确切的将更多的事情给表现出来,哪怕是真的有了很大的影响,却也无法让人全然明白过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在这些东西里自然是能够快速的完成了很多截然不同的事情。

    管家一向都知道自己并不喜欢插手男人之间的事情,这次想必也是没了法子才会来找自己。

    自从和雷云成亲以来,从未去主动询问过夫君在朝政上的事情,因为她明白,身为妻子就应该为夫君排忧解难,平日里夫君都是那副大喇喇的模样,全然将所有心事压在心中,此刻就需要自己来讲些别的宽慰将军。

    “只怕这次管家也实在没了办法,桃红,你且去准备热茶。”夫人声音温婉,却显得非常的从容,并不觉得这是多么麻烦的事情。

    以一个妇人的眼光看待的话自然是没有多少问题,同样也明白这之中必是存了什么蹊跷,才让夫君全然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这样也好,雷家向来独来独往,真正效忠的只有当今昭华帝一人,至于其他的朝臣也大可以不必去理会。

    在这些问题里面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自然是能够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几乎都是没有多少需要担心的地方。

    如今看来管家的担心全部都是多余,毕竟在这种境地下要是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只怕是任何的准备都没有丝毫意义。

    毕竟那些事情已经是发生,此刻也只能是临时的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罢了,如何还能利用更多的事情主动牵连在一起。

    她的夫君可不是那样一个容易被其他人随意拿捏的男子,定然是能将很多的事情都给彻底的摆在眼前,也让自己全然相信这其中具体的关联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