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破绽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沈府

    厅堂上一个多余的下人也没有,唯独有两个人彼此在这分外安静的局面之下互相揣测着对方的想法。

    他们谁也不着急主动开口,年轻身着一身素色阔衫的男子端坐在主人椅子上,手中兀自端着个茶杯,任由杯中的热水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袅袅的升起,着实带来了一种不怎么真实的感觉。

    可惜在这种境地下他们真正能够完成的事情导致了极大的麻烦,彻底引起了很大的影响,算是利用这个方式能够给对方片刻可以舒缓的语气,完全导致了更大的影响。

    在这种局面里也依旧不能主动的改变了另外的答案,算是利用这种局面可以陆续的找寻到了另外的部分。

    “杨相来此……只是为了找沈某一杯热茶喝。”沈廷淡淡的笑着,也没有细说什么,完全是变成了更多的部分,算是在这些地方里面也还是能够仔细的说出一点问题。

    让沈廷无比奇怪的是,这杨相居然罕见的主动上门来,虽然弄不清楚他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在这种问题上却也变成了更多的事情,从而引起了很大的问题。

    在这些东西里必须要快些的解决掉才行,不能轻易的将更多的事情都给表露出。

    杨相被沈廷这淡然的模样给弄得有些拿捏不住,刚从定北候那里离开以后,杨相回府沉吟了许久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在这种时候之中却变成了更多的麻烦,算是依靠了不一样的事情。

    想来想去也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样当做没有发生过,其中影响并不轻易就能够解决掉,算是利用更多的事情能够勉强的完成下去。

    沈廷表露出的这种浑不在意却也是让人感觉到了不可置信,毕竟没有谁可以像是沈廷这样保持绝对的镇定,甚至是在这之中也还是让人感觉到了莫名的压抑,这些问题上必须是要有个很好的解释。

    对于沈廷这种愈发镇定的模样反而是有些沉不住性子了,他一个老谋神算的狐狸反而在一个娃娃的面前没了这般城府,如此一来着实让人变成了更大怪异的地方。

    “杨相何必如此焦急,沈某府上的茶也还是味道不错,这天寒地冻不如好好的喝上一碗,品尝品尝。”沈廷不紧不慢的说道,完全没有丝毫紧迫的感觉,在这点上是让杨相愈发佩服这个男人的镇定从容。

    似乎从这点上自己的性子就不能像他一样能够维持下去,乃至是在这些问题里仔细的找到了太多的麻烦,这一点上他们也必须要找到了截然不同的事情,也算是利用更多的办法能够让人找寻到了更大的影响。

    张口想要在说什么,杨相却也明白,既然对方不愿意听,自己就算是竹筒倒豆子说出所有事情的经过,面前的沈廷也不可能轻易的放在心上。

    既然主动来找寻沈廷,也就意味着他必须要在这两件事之中做一个选择,在定北侯那里最后的一丝承诺也是彻底的变成了极大的麻烦,同样在昭华帝面前也不可能轻易的得到任何的信任。

    如今的杨家已经处在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方之中,唯一能够找到的解决办法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明白,杨相只能是舍弃了最大的诱惑,从而来为杨家的生存争夺最后的机会,这之中能够彻底的让人明白过来。

    这些问题里面必须要搞清楚的事情也很有限,同样在这之中必须要有个说法才可以完成。

    只能耐着性子等待对面这位能对此次前来的自己提起些许兴趣。

    杨相心里越是激动,沈廷反而就愈发的沉稳,没有一件事能够主动去涉及到对方的手里,也算是在这之中,也就利用这个空档挫挫杨相的骨气,也让他主动看看有事所求却不能实现时候带给人的那种压抑感觉。

    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够找到了更大的发现,至少是从这点上还是能够完全的让人相信下去,这一点他们必须要有截然不同的影响,基本无法证明更多的事情。

    “但看杨相有些心不在焉,可是有重要的事要和沈某说。”沈廷放下茶杯,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其他的事情,甚至是在这点上也轻松将杨相的举动拿捏在手中。

    只要自己一时不松口,他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得到任何帮助,在这问题上依旧还是能够彻底引发出了后续的麻烦。

    在这之中沈廷分明就是拿捏住对方的短处,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来大做文章,如此之后自然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但是有些事情此刻来看分明就是没有那般简单,也不可能就此能转变太多的事情。

    杨相深呼口气,纵然想要将面前的年轻男子碎尸万段,可是自己乃至整个杨家接下来的生机全数都在沈廷的身上,也只能是放下身段,压下心中更多的怒火。

    算是在这点上能够充分的变成了另外的事情,而且在这种状况下完全能够让人相信的地方很有限,这当中也能够将更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可是此刻存在的麻烦根本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来解释,完全是在进行了太大的影响,利用这其中具体的关系还是能够陆陆续续的发现更多不同的地方。

    自己来此的本意到底如何,见终于有了机会,杨相也没有任何隐瞒,当即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也还算得上是将很大的麻烦给牵引出来,这完全就是在进行更大的影响。

    这之中,也还是能彻底的让人相信了一部分的事情,但是对于沈廷而言仿佛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多少重要性,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至少一点沈廷知晓的很清楚,这个事情迟早也会发生,不过杨相他本人确实在这件事面前变成了这番无所适从的模样,当即找寻到自己却也是找个能够为他们杨家解围的方式,如何能轻易的允许去了。

    麻烦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生,基本不能表明太多的事情,这点上几乎可以证明的事情也是极为有限,在这之中沈廷快速的有了自己的想法,既然事情不能快速的完成下去,那不如利用这个空档去找寻到更多的方式,如此一来也能够陆续的让自己发现了更多的事情。

    同样这些事情也不能彻底成为自身所期待的那一部分,所以在面对杨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坦然,全然没有一丝异样的东西,这些细节部分的事情上也还是勉强的将一切给彻底证明下去。

    因为这些东西给彻底的引发了更大的麻烦,同样他们也是要利用这种方式充分的去完善下去,在这点上几乎可以表明了太大的道理,这个问题上他们也依旧还是能够仔细的找寻到了更多的事情,算是充分理解了这些东西。

    通过这种事情能够给出的结论很有限,同样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轻易的放过了如此难得的机会。

    沈廷故作深沉的道:“此事有些棘手了。”

    实则心里也是一片骇然,早就大致的猜测出些许的问题,可是在这些东西上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大的影响,算是在这些地方上面能够轻易的展现出基本的问题。

    同样在这些东西里面却依旧还是能够让人相信下去,也还是能够陆续的变成了更多让人无法理解的部分,完全就是在进行着一场不怎么能够理解的事情。

    麻烦并不能够轻易的发现太多影响,也还算得上利用这其中具体的关系能快洗的完成下去,免得给自己引来更大麻烦。

    他被刺杀的事情仿佛就像是所有事情的开端,再也没有给予任何的机会,在这之中必须要有能够陆续坚持下去的理由才可以,但是通过这些答案也能够勉强的将很多事情想明白。

    “杨相的意思沈某明白,就算是定北候亲口所说,他也可以再度不承认,没有其他的证人只怕陛下是不会随意相信。”沈廷露出难色,似乎是在帮助杨相找解决的办法。

    毕竟在这种事情上也还是能够得到不少的帮助,可是昭华帝对于他们的信任实在难以言明,就算是杨相此刻主动投诚,在这点上陆南城肯定会怀疑他的用心。

    现在这个时候但凡事他们两个人任何一方,一旦没有了制约,很有可能就会变得愈发的脱离原本的计划,这种事情断然不能够发生,同样在这些问题里面也必须要快速的找到了解决的方式才可以。

    如今这些东西上也还是能够找寻到另外的部分,全然不需要担心具体是什么太大的影响。

    沈廷很清楚这些事情上和自身到底是有多少怪异的联系,就像是这些问题里面能够彻底发生的另外一部分,从而导致了很大麻烦的产生。

    基本有些东西可以利用这个空档彻底的说明,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就完成下去,定然是有了很大的关系才是。

    这次机会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