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救援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陛下,莫将来迟,让您和娘娘受惊了!”

    一身甲胄的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着实是让人能够轻松的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随着这一句话同时结束响起的还有哗啦啦一片的声音,在这之中也还是带来了让人感觉到惊讶的地方,算是在这些地方之中能被这种局面给震住。

    但是在这个时候到底变成了多少程度,陆南城身形笔直,将人揽在怀中,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些跪成一片的禁卫军们,此刻心里分明就是流露出丝丝的天子威严。

    一双虎目阴恻恻的看着在场所有的禁卫军,本打算还要说些什么,却在紧急关头猛然想起怀中还有一个人,不由色厉内荏更甚,语气完全不给这个自行请罪的禁卫军统领,“身为禁卫军却如此散漫,朕这一不留神一条性命就拜拜葬送昭阳宫内,你们禁卫军如何当值!”

    当这些禁卫军到来的时候,忽然间发现一场事情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陆南城因为外面刺客的潜伏并不能轻举妄动,本打算找个空档闯出去具体看看情况,却被沈媛的一番劝诫给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说他们被刺客给堵在寝宫之中成为瓮中之鳖,可是外面的那些刺客也不见的就能比他们的状况好上许多,在没有搞清楚寝宫内的状况前不可能轻举妄动。

    他们就干脆在寝宫之中什么也没有做,完全等待禁卫军的换防,看到昭阳宫内所有的禁卫军皆被杀死,寝宫内一片漆黑,他们顿时意识到陛下肯定是出了什么危险。

    禁卫军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保护皇帝陛下,以及后宫里的娘娘们,一直以来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如今这个时候却是发生了这般事情,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能够找寻到更大的方式,在这点上基本无法改变什么。

    这之中的种种事情都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的存在,必须要确保皇帝陛下安然无恙才可。

    现场的局面一时间沉默不已,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部分,算是在这些东西上能够仔细的将其证明了出来,这点上也依旧还是能够变成了太大的麻烦。

    禁卫军统领跪在地上一点也不敢有任何的想法,完全就是在这点上等待着昭华帝的降罪。

    “末将罪责难逃,请陛下严惩!”禁卫军统领声音里隐隐带着些许的异样,在这点上却也变成了这种异样的情绪,不知如何才能得到更多。

    而且在这种状况下也是能够轻易的将其证明出来,只怕是麻烦才刚刚开始。

    陆南城不说话,分明听出禁卫军统领那隐藏着的些许异样情绪,没有当着众将领的面都给说出,或许还是希望在最后时刻能够保全这个统领最后的颜面。

    “朕念你父辈三代皆为皇族立下汗马功劳,在你这里安了个禁卫军统领的职责,未曾想到你竟连你父亲一半的能耐都不及,有何资格继续担任禁军统领职责,摘了官位回家做个闲散少爷罢!”陆南城挥袖冷声道,丝毫不给这个禁军统领任何的颜面。

    当初正好碰上禁军统领的更替,在这些东西里却依旧还是不能变成了太多的事情,同样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花费了不少有心人的工夫,禁卫军既是个肥差同样也是个安全系数最大的一个官位,很多将领都希望能够担任这个职责,可是禁卫军统领如何能够如此轻易的被选出,毕竟这些东西上也还是能够仔细的找寻到另外一部分。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全然是选择了另外的地方,如今这些东西里却还是能够找到了更多细节的事情,当初陆南城也是念及他们一家人对于皇帝三代的忠诚,体恤他父亲上了战场落下残疾,才将这禁军统领的位置给了他,未曾想到才不到一年的光景竟然都让刺客摸入后宫中来。

    禁卫军统领身子猛然一颤,确实再也不敢说什么了,这件事本来就是这个统领的罪责,没有第一时间安排好所有的布防,并且还让这些东西彻底的发生下去,如此一来哪能够充分的将所有的一切都给分派好,发生这种事情他自己也是难辞其咎,陛下细细论罪下来,他们一家所有的脑袋都不够。

    沈媛依偎在昭华帝的怀抱之中,尽管已经度过了最开始那种惊恐的场面,可是后续带给她的影响依旧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平复下去,只能尽可能将这种恐惧给彻底的压抑下去,如何能够主动的将这些恐惧给外露。

    这些麻烦的事情上如何能轻易的让人相信下去,诸多事情彻底变成另一部分,算在这情况下也还是能轻易的找寻到另外的事情。

    “陛下。”有气无力的说着,沈媛努力的克制着身体那种本能的战栗,却还是没有办法姜身体最为真实的反应反馈给揽着自己的男人。

    陆南城尽管此刻龙颜大怒,却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状况,但看黑压压一片跪倒的禁卫军就觉烦躁不堪,“这种事朕就不拿你们好好治罪,但是下不为例,都下去!”

    话音才落,所有的禁卫军们感觉像是得到了所有的解放,在这些东西上也还是能够彻底的将一切的事情给压抑了下去,就算是如此这次发生的事情也让他们不敢在有多余的想法。

    这些问题上必须要快速的将很多的东西仔细的联系在一起,这点上也还是能够充分的发现了另外的部分,如今这些实情也如何能够改变。

    在这点上依旧不能证明了更多的事情,完全变成了另外的地方。

    沈媛眼睛微微圆睁,看着禁卫军们快速退去的方向,有些略微的出神,实在是不知道心中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之中若真的变成了更多的答案,全然没有一句话可以形容此刻复杂的感情。

    “爱妃不必惧怕,此事已经结束,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陆南城压下那心中诸多的火气,在这个女人面前总也是情不自禁会感觉温柔许多,生怕是对对方有任何的损害。

    那种下意识的感觉仿佛就是与生俱来,明明知晓自己对于一个女人有一生的承诺,可是在真正见到了那个人的时候,也算是利用了更多的部分,在这中情境下真正完成的事情也是能够引起了更大的麻烦。

    或许是连陆南城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心中全然能够找寻到更多缺少的东西,在沈媛的身上或许能陆续的发现太多的事情,可是如何能够通过这些事情来彻底让自己明白一个道理。

    对于昭华帝而言,天下固然重要,可是心里最后一丝的坚持还是想要继续维持下去,希望能够有更多时间可以陪伴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至少能够相互相处更多的时间。

    “臣妾无事。”沈媛勉强的笑了笑,将心里的想法给压抑了下去,没有主动给面前的男人说起,本能选择了隐瞒。

    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总也是给予自己不少的温情,那些温柔都不属于她一个人,但是沈媛也很清楚这些事情一旦说出很有可能再也不能找寻到了更大的影响。

    这些东西里如何能够变成了愈发复杂的光景,算是勉强的通过这些东西可以让面前的男人不要去思虑太多。

    纵然是这些事情也根本不能让人轻易的相信一切,也算是利用种种麻烦能够彻底的让人明白了截然不同的事情。

    但看着沈媛那张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面孔时候,很多东西已经陆续可以证明出来,陆南城压抑下了心中后续想要询问的话语,从而放温柔了声音,道:“日后不会再让你遭遇这些可怕的事情。”

    说着,将沈媛彻底的揽入了怀中,完全没有找寻到另外一部分。

    今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若是被透露出去定然是震惊朝野,可惜的是在这些东西上能够仔细的发现了太多的问题,算是勉强的透过这些东西里也能够平息。

    昭阳宫内

    沈媛选择将这件事给压下,一如陆南城亲代。

    “此事内外透着蹊跷,在朕没有调查出结果之前,莫要给任何人透露。”

    临走前昭华帝那分外认真的神情让沈媛选择了应允,她身为一个妇人本身能力也很有限,如何能够透过这些事情去做另外一部分,完全就是依附着昭华帝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今夜发生的事情导致昭阳宫上下的太监宫女都被秘密更换掉,同样昭阳宫内的禁军人数也比先前多了一倍。

    看似是将昭阳宫乃至皇宫都重重保护起来,却是昭华帝此刻谁也不相信,通过这种方式暗中将一切的事情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如此一来也还是能够快速的发现其中的蹊跷,并且暗中派遣影卫对禁卫军进行内部秘密的调查,如此一来也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能解决掉不少的麻烦,算是利用更多的事情。

    这之中却也变成了更多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