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四十三章:另一种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同样他们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去决定一件事,乃至是在这个时候。

    不过随之而来的一件事就让他们彻底没有办法能够保持镇定了。

    “萧大人,看来这次的案子很是棘手。”沈廷神色淡淡,完全没有被现场的惨象给彻底的影响到,居然依旧还能够平静的和萧逸说话。

    对于萧逸而言,这次的案件发生的有些过于突然,根本没有将很多部分的事情给彻底的牵连在一起,在听到沈廷这一番不似问候话语时候,下意识的蹙起眉头,站起身,身旁的侍从立刻让其他的人将死者用白布遮盖住,只留下现场残留的一些血迹。

    但是对于萧逸而言还是有些震撼,稍微往外走了两步,等到空气里的血型气味消散了不少,这才缓缓对着沈廷说:“沈大人,没想到在案发现场居然还能够见到你,你我之间的缘分真不浅。”

    在这个声音之中完全听不出多少的问题,在这个时候能够利用了太多的答案,这个情况下依旧还是能够证明的事情也算是勉强能够彻底完成,这个问题上他们没有仔细的考虑过,可是对于萧逸而言并不简单。

    自然也是从对方的口吻之中听出了些许的质疑味道,沈廷也不恼怒,冲着身旁跟随的沈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和萧大人有话要说,让沈叔先到一旁等候。

    沈叔点点头,低声说:“少爷,东西都已经准备好,请您快些。”

    说完就朝着人群围聚的方向走了过去,根本没有想要偷听主人们谈话的意思,这让萧逸看的略微有些出神。

    沈廷一个年少有为的丞相,有多少人在他这个年纪还没有在官途上有多大的收获,可沈廷却已经是足以和杨相媲美的丞相了。

    这个时候上面也还是能够主动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从这点上萧逸就觉得沈廷没有明面上看起来这样简单。

    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沈廷却已经先一步开口:“本官刚刚经过这个地方听得萧大人在此,不由有些好奇,谁知没想到居然发生了一起命案。”

    看到对方掌握住了主动权,萧逸也不着急着开口,毕竟有些时候若是过于主动反倒是对自己不是太好的事情,干脆趁着说话的工夫仔细的观察沈廷面部的细微表情。

    处于刑部的本能,对于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同样对于他而言在这些事情里面实在是囊括了太多的东西,必须要让自己这次的明白过来其中具体的联系。

    可惜,萧逸不论是观察的多么仔细都不能从沈廷的脸上看出任何的问题,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犯罪嫌疑人,出现在现场也许只是巧合吧了。

    刚刚升起这个念头,沈廷就道:“也就是刚刚随意看了看这个现场,实在是存在了太多的问题,萧大人这次肯定是要好好话费一番功夫了。”

    萧逸在第一时间确定案件本身和沈廷没有多少关系以后,也就坦然的道:“这件事下官自然会通报衙门,由他们来接管,下官也只是临时接到了消息,觉得其中还有很多问题存在,所以这才快速的来到了这里。”

    并没有很主动的讲那些个事情给彻底证明出来,毕竟自己所担心的那些东西和沈廷也有莫大的关系,这个男子身上存在的问题不可能如此简单的让人相信,哪怕是其他的部分之中也会是变成了太过于奇怪的事情。

    尽管没有说太多的事情,沈廷还是感觉到了对方对于自己的本能提防,对此自己也没有强调太多,或许是在这些东西上面能够轻易的发现了很麻烦的事情,在这个情况下也还是能够彻底的证明了很多部分。

    不知道为何一件事忽然间让萧逸想了起来,问道:“沈大人昨日在朝堂上的那番言语,是否已经掌握住了那二位的具体关系。”

    周围人多眼杂,具体说起话来也是颇多顾忌,萧逸干脆用了那二位来代替他们的名字,想必丞相大人肯定是能够知晓其中的问题。

    果然,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看到了沈廷眼中飞快闪过的凝重,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萧逸还是明白,能够让这个家伙都露出凝重表情,恐怕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并且还是给变成了现在这幅无法解释的模样。

    “并未,本官不过是想要通过这个方式来证明一件事罢了,最后的决策权不都还是在陛下的手中。”

    轻巧的就将这件事的根本给推到了昭华帝的身上,但是他们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若是真的如此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导致了麻烦的产生,同样是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彻底证明出来。

    那些事情此刻还都是个很不确定的因素,自己并不知晓其中具体的关联,可惜的是在这些东西上面也能够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方式。

    在这点上必须要确定了另外的事情,这个问题上也算是勉强能完成。

    两个人简短的交谈并没有从彼此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甚至是连其余的东西都没有任何的收获,着实对于他们而言有些不可置信。

    毕竟在这件事情这种和自己有了很大的关联,若是不能快些解决掉的话,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还会陆续的演变成什么不知道的麻烦。

    沈叔将一份刚刚买上的糕点递了上来,也导致了这些事情之中的具体关联。

    不过纵然如此,沈叔却还是主动开口,低声道:“少爷都打问清楚了,这条道路平时很少有人经过,但是今天早晨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沈廷依旧还是不露出任何的痕迹,在看着周围的环境,“死者的身份可清楚?”

    沈叔继续道:“死去的人的身份是宫里出来,在她的身边还留着一个模样古怪的坛子,不过周围的人说并没有看到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沈廷没有想到一番询问居然还能得到令人惊讶的消息,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却也是有些无法控制住体内的激动,若是真的有了什么更多的收获的话还真的是变成了有些无法相信的部分,至少他们对于这些事情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一个皇宫里的宫女为何会出现在宫外,居然还死在了这样一条偏僻的道路上。

    几乎是在瞬间的功夫,沈廷就联想出了无数的可能,但凡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必须提供警惕,不过这件事情和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自己只需要做到能够知晓个大概就已经足够了,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这个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快洗的找到了另外的一个部分,在这个情况上面能够通过了这种方式彻底的做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并且是在这些事情上面依旧可以变成了太过于奇怪的东西。

    这完全就是在进行一场不可置信的东西,同样是那些事情也还是能够勉强的相信了其中具体的联系。

    在这个关键性的问题上也还是能够隐约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沈廷不动声色的说:“看来这件事还真的有些耐人寻味,本官都有些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纵然是自己有再多的好奇,可是对于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有太多的回答,至少是在这些东西里面确实也能够掌握了很多,哪怕是变成了很奇怪的部分,这完全就是在进行这一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同样是那些东西,沈廷并不打算直接询问出来。

    或许还是在坚持最后的一件事,那就是没有到绝境的时候,自己绝对不会去询问这些事情之中具体的联系。

    “走吧,这件事和我没有太大关系。”沈廷淡淡的将很多的事情都给彻底的压抑了下去,完全是不关心这些事情到底和自己有多少的关系,甚至也不去想在这些事情之后具体时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从沈廷的角度来看现在这件事情肯定是没有去转变什么,这些问题上必须要找到了更好的方式,或许能够完全的将一切的事情彻底的改变那些东西。

    现在这些问题上哪怕是真的变成了什么怪异的部分,自己也依旧要让所有的一切彻底的完善下去,这个问题上也还是能够让人相信了这一部分。

    这些东西里面有了具体的联系,如何能够将这些部分的事情完成了下去。

    不插手不代表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能够从侧面大致的了解了哪些部分,也是在这地方上能够主动的完成了那些地方上能够彻底的找到的方式。

    依旧无法让人明白了具体的关系,也通过这种方式陆续的将事情演变的愈发的麻烦了下去。

    所以某人将那些事情给彻底的隐藏了下去,毕竟是在这个时候上可以让人明白了那些,这件事情上面也能够主动的将一些东西给彻底的证明了出来,这就是他们额外想的办法,能够彻底的完成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