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一步步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在乾政殿内发生的种种没有任何一人知晓,可是后宫中的风云并没有因此得到片刻喘息的功夫。

    依然不知道自己坚持下去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利用这种方式来完成的事情也很有限。

    “娘娘,真的要按照说法继续进行下去?”言女官脸上的表情有些莫测,根本不能证明太多,在这些问题上能够轻易地发现了基本的事情,可惜的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找到了另外的东西。

    杨皇后脸上的表情也可以说是不怎么好,若真的能够有了很多发现的话,未尝不是个很好的选择。

    “如今的你我皆是可以随意被牺牲掉的棋子,若是不另外找方法只怕会变成更大的麻烦。”杨皇后不无担心的说道,甚至是在这地方上依旧还是不愿意放弃所有。

    她想要活下去,想要继续在皇后这个宝座上继续待着,这不仅仅是自身身份的象征,同样也是能保护住杨家的唯一方式。

    “父亲让本宫年幼便跟随在陛下身边你,并不是完全将一切的事情都给找到,可惜如今这些事情上也只有本宫继续活着,依旧是皇后才能够保护好杨家的一切。”杨皇后悲戚的说道,如何能够找到了太多的事情。

    现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将一切的事情彻底证明了出来,这些事情上面也还是能陆续的发现了事情,所以自己不惜代价也不能轻易的改变什么。

    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发现了太多的事情,甚至是在这些事情上面能够彻底的找寻到其中具体的牵连。

    听出其中缘由的言女官更加担心了,如何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轻易地改变掉麻烦,甚至是在这些东西上也能充分的利用了很多的事情,哪怕是真的要付出所有的代价,也足够将这一切的关联联系在了一起。

    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再也没有办法能够提前做其他的打算,甚至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够很主动的将这些事情转变,这样看的话只怕是娘娘的打算并不能如愿。

    “娘娘,这沈媛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对您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帮助,何必要在她的身上浪费了太多精力,反而会影响我们更大的计划。”言女官咬紧牙关。

    这沈媛始终都是一个没有多少能耐的主儿,若是让她来帮助娘娘只怕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语法麻烦,自己怎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自己必须在娘娘决定下来之前阻止她才可以。

    谁知杨皇后却是摇了摇头,轻声叹道:“这件事你才是错了,如今杨家危在旦夕,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亲国戚了,只要陛下恨得下心,本宫这个皇后随时都能够拱手送给他人,但是沈媛却不同。”

    这些事情是在皇宫里看得最为清楚,因为在这些东西上面能够轻易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不过通过这种方式依旧还是无法挽回另外一部分,在这个情况下足够证明出很多的事情,但是仍旧对于他们而言是个不小的麻烦。

    温怜宜得陛下的眷顾,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无辜女人可以比拟的存在,可惜在这些事情里面也还是不能证明另外的部分。

    这些个事情上必须要有个方法才可以,沈家却根本不同,原本拥有的并非世代功勋,加上沈廷真正的能力,或许还是能够给自己带来不少的帮助,可惜这些事情里面能够彻底牵引出了系列的事情。

    没有存在太大的问题,这个情况下也还是变成了另外的麻烦,这个问题上依旧不能将很多的事情彻底的转变。

    除却沈媛本身,还真的想不到另外一个有用的价值了,在这些东西上面也还是能够彻底的变成了另外的部分,在这些东西上面依旧还是能够彻底地变成了更多的事情。

    可惜的是麻烦的事情并不能顺利地完成,只怕是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能够彻底的证明了其余的部分,这其中的事情若真的能够让自己找到另外的方法的话,对于她而言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这些事情。

    “本宫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只有这些,希望能够借助沈家的手能够给杨家更多喘息的时间。”杨皇后担心的说道。

    关于后续还会有多少事情本身并不清楚,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至少沈家的帮助可以让他们稍微多活一段时间,能够彻底的完成了一切的事情,也不需要担心太多事情。

    “罢了,这件事暂时莫要在她面前提起,一切都看本宫的眼色行事。”杨皇后收敛眼中层层的悲伤,重新恢复了那个从容温婉的皇后娘娘。

    任何事情对于她而言都不是绝对的打击,不会去帮助父亲完成野心,却也不忍心就这样看着多少年来的杨家顷刻间毁于一旦,自己要在暗中帮助父亲将这个支离破碎的杨家给维持下去。

    这件事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够做到。

    但看着娘娘那从容的模样,不知为何言女官反而愈发的担心,感觉娘娘此举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想要凭借不可能的力量去完成一切,在这之中彻底的引发了没有办法能挽回的余地。

    在这个关键点上,若是真的能够让人明白的话肯定是要将一切的东西给联系在一起,如此一来的话也算是勉强将很多的事情给彻底的完成了。

    杨皇后若是如此简单就能够善罢甘休,也不可能让一切的事情演变成此刻的局面,说到底也不过都是因为了那些懦弱导致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主动的改变太多。

    不过某人并没有仔细的去说太多,完全就是在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哪怕是在其他方面之中。

    重新回来的杨皇后脸上的笑容不曾有过片刻的遮掩,可就是这些也足够让自己证明出来,完全是引起了很大的麻烦,这些事情里面真正的关系到底有多少。

    “本宫身子有些不适,言女官还不快些好好的赔罪,莫要让妹妹被冷淡了。”杨皇后的笑容或许是没有多少的问题,在言女官的搀扶下重新的坐回了椅子上。

    沈媛自从杨皇后重新现身以后就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心中分明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但看杨浅意的脸色难看,却还没有彻底到病入膏肓的地步。

    原本身体的不舒服却是在自己到来时候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这一点上自己完全能够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就是这个家伙找到的想要避开自己的方式罢了。

    至于他们主仆二人之间都地交流了什么,沈媛并不想要去知道,自己只是前来完成一件看似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姐姐脸色看起来难看的很,要不让言女官去太医院寻个太医来瞧瞧?”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但是在这点并没有详细的在去说什么,完全就是在等待他们自身的选择。

    倘若顺利的话,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存在,但是从这个问题上也是能够隐约看出些许问题来。

    杨浅意苍白的脸色上勉强的浮现出了些许的红润之色,但是并没有看出多少的问题,甚至是在这个地方上也还是能够勉强的找到了很多。

    这基本的事情之中,却依旧没有再去说什么,完全变成了种种麻烦,彻底引起了很多事情,根本不知道变成了什么奇怪的部分。

    现在这些事情上也还是变成了这种怪异的部分,被母妃拥抱在怀中的昭儿脸色很是难看,根本不能证明另外的事情,脆脆的说:“母后身体不舒服,找太医。”

    孩子那单纯的语言完全是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温暖,因为一个孩子什么都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去做任何伤害对方的事情,自然这些关心也都是最为单纯的存在。

    可惜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成为某些人可以完成这一系列事情的根本原因,并且也是导致了种种麻烦的陆续产生。

    在这些事情里面必须要抓紧时间发现才可以,可是杨皇后还没有彻底的找到可以充分利用这张底牌的根本方式,这一切的问题都是产生了让人无法做出回答。

    但是在这个时候必须要给出一个基本的答案,没有一个人能够很主动的去改变什么太大的事情,坚持到最后或许才能够完成了更多的事情。

    同样是在这些事情里面也能够发现很多部分,在这一点上根本不能证明什么,不过对于他们而言正因为是不确定的东西,才能够勉强的将那些事情的根本缘由联系在一起。

    “昭儿乖,母后就是身子有些不适。”杨皇后笑呵呵的说道。

    沈媛却道:“昭儿以后要多来看望母后,母后最喜欢昭儿了,能够天天见到昭儿,皇后娘娘的身体也能够快些康复。”

    皱了皱眉头,总也感觉这其中存在着些许的问题,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具体该如何做出解答,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感觉很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