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三十七章:震怒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早朝刚刚上,就在这个时候,所有官员都带着心里很多的东西,哪里能够充分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证明出来。

    这些东西上能够真正的让人信服那些东西,同样造成了截然不同的影响,在这个问题上自然是仔细能够变成了太多的事情,现在这些问题上,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完成,现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导致了太大麻烦的产生。

    谁人不知晓在这些问题上能够主动找到了太多的地方,哪怕是真正的找寻到了另外的部分,现在这些东西上他们这些个官员也不可能很主动将那些事情也能完成了太奇怪的部分。

    彼此之间脸上浮现出的那些表情都是相当的微妙,没有仔细的去提起这些东西上,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的气氛还真的是造成了太大的影响,就是连这些东西里面能够主动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

    一直等到崔总管逐步的上朝之后,也算得上是能够充分的利用了其他的部分,所有官员在这之中依旧找到了很多的方式,现在这之中也还算得上是发现了太多的问题。

    尤其是那微妙的笑容里,崔大总管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仔细的去找其他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纵然是有太多的疑惑也无法得到彻底的影响了很大的问题,哪怕是真的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的话,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多少的事情。

    “上朝!”

    所有官员们猛然间打了个机灵,瞬间清醒了过来,身子抖擞了下,哪怕是其他时候也还是变成了太多的问题,现在这之中依旧还是不能转变另外的事情。

    当所有的官员都纷纷下跪的时候,陆南城才不紧不慢的在大殿上踱着步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实在是让在场的诸位大臣无法猜测出太多的事情,彼此之间心里各种的猜测实在是无法确定。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的猜测出帝王心里的想法没有那么简单,在这个情况下哪怕是真的让人信服了那些事情,也依旧能够找寻到了其余的部分。

    利用种种问题,陆南城也不着急,来回走了几步,手里突然间多出了一个折子,脸上的表情依旧还算得上是很微妙,“各位臣工,朕这里有一道折子想和你们一到分享下,萧逸你的嗓子清亮,来将这折子里的内容念给诸位听听。”

    崔富威捧过昭华帝手中的折子,所有的官员们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虽然说没有多少的问题,可是本能的却也猜测出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唯恐担心了这些事情和自己有莫大的关联,可是他们到底也都是是算了,利用这种更好的发现,哪怕是真的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些问题上依旧还是发现了太多的事情。

    萧逸目不斜视,但是周围那不断锁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如何不清楚大家纷纷对于自己的猜测,这个问题上依旧能够找到了太多的问题。

    崔富威将手中的奏折递给萧逸后,那脸上快速流露出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微妙,让人有些无法相信,同样是在这些东西里面能够轻易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

    至少是在这个时候之中能够主动的让人找到太多东西,这之中必定是有很多事情能够证明了太多的事情。

    这之中能够继续坚持下去,萧逸也是没有客气,当即拿起了奏折就翻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脸上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微妙起来,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着实让仔细观察,生怕有任何一丝情绪被忽略掉的大臣们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他们都是聪明人,至少是在这些地方里能够敏锐的察觉到了太多的问题,毕竟在这些地方上面能够彻底找到了让人惊讶的部分。

    可是某些事情怎么可能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了那些,这一系列的事情依旧让他们心里不能平复下来。

    陆南城似乎是在完成这件事以后就和自身没有任何关系了,就站在了这里等待萧逸将所有的事情都拉开帷幕。

    并且在这个时候之中彻底让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发现了太多,从这点上完全可以证明出其他。

    萧逸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

    随着声音的发出,诸位的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起来,尤其是某个人脸色完全可以说是用猪肝色来形容,这些大臣们还真的是无法信任这些事情的发生,到底是变成了另外的部分。

    还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了惊讶的地方,哪怕是真的能够牵引出太多的实情,从这点上也是能够主动的发现了太多。

    片刻后,终于将所有的一切都给联系在了一起,不过萧逸那面无表情的模样还真的是让人有些无法相信,这奏折之中陈列出的种种事迹让人信服。

    陆南城略微沉吟了片刻,但是没有仔细的去说什么,完全是在这之中找寻到了其他的结果,并且能够坚持下去的方式也没有那么简单,完全是在给自己找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同样是在这些事情里面依旧还是能够展示出太多的事情。

    萧逸刺客脸上维持出来的笑容多少已经有些扭曲了,哪怕是真的能够让其他人相信了其他的部分,在这个问题上依旧还是没有证明了其余的地方,在这些答案上面也能够主动的体现出了太多的事情。

    “陛下,这件事怕是不能如此冒失就结束了。”萧逸合上奏折,脸色淡然,但是那双眼睛里已经透露出了太多的东西,并且在这些东西上面依旧能够找到了比较重要的答案,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放任了这些事情的发生。

    陆南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是为不可查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心里在计算些什么,完全是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彻底的隐藏了起来,这之中如何能够找到了太多的事情,从这点上完全可以证明出很多的事情。

    “各位臣工可是从这份奏折中听出什么问题了吗?”陆南城兴致勃勃的说道,脸上全然没有了其他的情绪,根本就是在平静的询问着他们,这些东西上能够彻底的找到了另外的东西,现在这些东西上也能够体现出太多的事情。

    同样在这些问题上如何是找到了其他的部分,也算是能够勉强证明了很奇怪的事情,现在这些问题上能够主动的找寻到了其余的部分,现在这些问题上能够主动的证明了不一样的东西。

    嘴角微微一笑,彼此之间谁都不敢再去看别样的事情,还真的是造成了太大的实情,导致了某些地方完全没有办法给出回答。

    沉静了片刻,也不见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站出来说话,在人群之中的沈廷也是一句话没有说,沉默的垂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完全是在这些东西上面能够彻底的找到了另外的部分。

    在这之中必须要给出个还算是比较妥善的解答方式,同样路南城想要的一份答案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给出,在这些地方上面彻底的变成了很怪异的地方。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要说,那朕来跟你们好好的论道论道。”

    话音才落,几乎是在瞬间功夫,所有人下意识的捏了一把汗,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过于严重,如何能够做到什么都没有经历过那样很平静的发生,此时看来完全是让事情变成了更加诡异的部分。

    在这之中到底是能够牵引出多少的事情,也就是利用了别样的方式。

    “奏折上所有写的东西你们各位可有其他想要补充的地方。”陆南城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听不出多少的异样。

    但是在场的官员们全部都知道,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在变成了无法让人预料的地方,并且在这些之中哪怕是真的,也会让人没有那么容易相信。

    忽然间陆南城那平静的表情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猛然间停下了脚步,站着,用一双眼睛看着他们,冷声道:“你们没有要说的,朕倒是一条条给你们好好的罗列罗列,让各位臣工都听听到底是朕算错了还是你们错了!”

    其中不乏有人心里发虚,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有些过于沉重,可是如何能够找到了更多的东西,在这些问题上依旧还是无法证明了其余的部分,哪怕是真的和自身没有太大的联系。

    或多或少他们这些官员里面也是有了不一样的联系,这就是让他们没有办法还能在这个时候继续保持孑然一身,他们在惧怕,惧怕着昭华帝真的将他们所有的事情都给彻底的拆穿出来,待到了那个时候如何能够变成了太麻烦的地方。

    现在这些事情上也不可能如此简单,可是对于某些人而言依旧还是无法完成的部分,这就是他们不断要继续坚持下去的根本原因,哪怕是其他部分之中也不可能随意的去改变原本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