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诡局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杨相,许久不见。”定北侯惯性的笑了笑,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的笑意,甚至还透露出了浓浓敌意。

    自从昭华帝开始怀疑他们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流露出任何其他的情绪,甚至还都将所有的联系和往来都给彻底断绝了,全然是不想继续下去。

    定北候很清楚,这种事情对于自己而言需要承担非常多的风险,同样也不想轻易的让自己跌入到任何一个危险的境地之中,这段时间之所以没有任何举动怕也是和杨相有着很微妙的联系。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杨相依旧还是一派平静的模样,并未将定北候的这番话给放在心上,或者可以说是从根本上根本就没有仔细的去考虑过这些事情。

    但是现在这些问题上如何能够让人轻易的相信其他部分,并且算是在这些东西里面能够主动的发现了其余的部分,在这个问题上能够彻底的找寻到了其他的机会。

    “定北候,今日来老夫府上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杨相冷淡的说道。

    他不是个傻子,如何能不明白在某人心中坚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同样是在这些地方上能够彻底的找寻到其他的部分,也还是让自己能够很轻易的将一切的事情彻底的联系在了一切。

    他们之间的事情没有那容易可以解决掉,就像是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证明另外的部分,所以还会引申出很多陆续的麻烦,何必要继续给自己找来太大的影响。

    现在看起来虽然是没有多少问题,可是说到底杨相也不是个愚蠢的人,那日雷云的到来其实就是给了自己当头棒喝,如何能够找到另外的机会可以去完成那些事情,哪怕是在这个问题上也必须要快速的解决掉这些麻烦的事情。现今看来只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证明另外的部分,如何能够相信其他事情。

    现在这之中也还是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发的复杂起来,没有一个人想要冒着风险想要去承担这些事情,哪怕是在其他方面之中也无法找到另外的机会。

    这次表现出来的冷淡已经足以证明出自己的情绪,尤其是雷云那一番语言之后,却也能很清楚的展示出一件事,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变成了更大的麻烦,只不过在这些细节部分的事情之中证明了另外的事情,在这个细节之上还是能够证明出其余的部分。

    行刺当朝丞相这件事虽然和他杨相没有任何的关系,却也变成了更大的影响,在这些细节之中昭华帝已经是暗中透露出了些许的信息,莫要在这个关键的地方站错了队伍,这也是最后的一丝机会,哪怕是在这些机会上能够彻底的找到了另外的事情。

    同样也是在这些东西上面能够轻易的发现了额外的事情,自然不需要担心太多,不过通过这种方式还是能够让人明白许多的事情,分明就是隐约的给了些许的告诫。

    所以杨相这几天也是在不断的思考着很多的事情,至少是在这个地方上到底是谁能给自己更多的好处,并且是在这个时候之中能够彻底的找到了其他的部分。

    现在这之中如何能够发现了太大的麻烦,在这些东西之中也还是能够很主动的让自己脱身。

    他有野心不假,但从来也不会有了更大的变化,在这些东西上面如何能够找到了另外的答案,还真的是让人能够彻底相信这些,完全是导致了更大的麻烦,还算得上是找到了其他的答案,若真的是能够让人下给你信的话还真的变成了怪异的地方。

    勉强的能够让很多的事情都联系在了一起,也算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够变成了更大的麻烦,完全是不知道找到了另外的地方,也还算得上是能够在这些问题上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

    这些事情里面到底是有多少的关联,还真的是让人无法肯定这其中具体的关联到底是什么,没有太大问题自然是好。

    定北候看着对方那明显不配合的模样,心里有火气着实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发出,因为杨相这人还真的是变成了这种怪异的事情。

    同样在这些问题里面能够轻易的找到了另外的部分,在这之中还真的是找寻到了另外的事情,若真的变成了另外的事情后面也还算得上是勉强能够相信。

    好似,似乎是在这些事情上面也是不想在和对方有任何的联系,也还真的是变成了另外的事情,在这些东西上能够让人主动的信服。

    基本上可以证明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这种很尴尬的局面,哪怕是真的可以找到另外的机会却也无法让他人能够改善他们之间。

    杨相有心在这个很关键的时刻稍微低调些,至少能够让昭华帝怀疑这件事的时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将自己给指摘出去。

    两个人略微的冷硬了片刻后,杨相装作遮掩的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那件事发生以后定北候如此镇定,看来一定是知道某些内幕吧。”

    那件事情里面也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让人彻底的相信下去,也算得上是能够找到另外的一个方式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彻底的完成,可是通过这种方式以后如何能够排除掉其他人的嫌疑呢。

    他有心想要拉拢沈廷,但是更多的事情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做出其他的打算,所以本能的就感觉这件事应该是和定北候有莫大的联系,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是所有朝廷官员之中最为镇定的一位,还是说其中另外有其他的联系。

    定北候甚至都是没有露出任何惊讶地表情,但是自己也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就认同了这件事,“本候有何意义要去对一个朝廷官员下手。”

    状似没有丝毫瑕疵的说道,实则内心一定程度也是捏了一把汗,不知道杨相为何没有任何征兆的这样询问,可是他也不可能随意因为一句话就彻底的变成了那种更大的麻烦,还算是在这些东西上面也能找到了额外的事情。

    在这些问题上面仔细的能够找寻到很多的东西,可是真正没有几个人能够变成了那种细节,从现在来看的话着实是让人无法相信那些事情。

    所有的东西乍一看上去还真的是没有发现太多的问题,可是从杨相这笃定的口吻之中知晓到了一定的真相,这让定北候双眼中那转瞬即逝的一丝杀意。

    完全是想要解决掉这个可能会泄露掉自己秘密的这个人,可是真的打算要动手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到底是什么问题让对方发现了那些事情,还真的是不能轻易的找到了另外的答案。

    在浙西东西里面必须要有个不错的极大,在这关键的时候能够彻底的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决掉,此刻看起来还真的是不用太过于担心那些事情,也着实是让人不能相信在这些事情里面具体的联系。

    不过此刻还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给出个结论,定北候压下了心中的诸多想法之后,还算是能够保持住了最后的冷静,也还是在这些问题上能够彻底引发出了很大的麻烦。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猜测出些许的问题,在这之中必须要有个还算是不错的结论,哪怕是真的变成了另外的事情,还真的有些让人没有办法能够彻底的相信下去。

    微微一笑,更多的事情还是给压抑了下去,也算是在这些东西里面能够找到的更多细节部分的事情。

    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之间还不能彻底的撕破脸皮。

    “侯爷,老夫这事说的可有根据?”杨相冷冷的说道,声音里没有多少的情感,完全是透露出了那种冰冷的味道,哪怕是真的找到了另外的事情,也还算得上是证明了另外的事情能够让人相信这些。

    在这些问题里面必须要结束,同样杨相也是要在这个时候必须去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在这联系之中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必须不能和自己有太大的牵连,这样看来还真的是能够勉强让人放心很多的事情、

    不一样的东西自然是能够发现了更多的事情,现在这些之中也还是需要找到了另外的部分,这个问题上着实是让他们陷入了莫名的尴尬局面之中,完全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易的发现了这些事情里面具体的联系。

    没有一个人可以轻易的将一切的事情造成了最大的影响,分明就是变成了很诡异的问题,在这之中能够引申出很多的事情。

    现在这些地方里面也能够让人彻底的相信了这些事情,如何能够变成了另外的答案,到底是在这些问题里面能够让人彻底相信了那些东西,也算是能够利用了那些东西可以充分的完成了另外的事情,在这些东西也可以彻底的让人相信了那些东西,也算得上是利用了种种问题能够让人轻易的相信那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