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方式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此等情形下自然是不敢在皇宫中多耽搁,倒是这件不怎么起眼的事情就这样传入后宫中,到底能平地惊起多少的涟漪,着实让人有些无法确定。

    不过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个好兆头,宫里谁人不知皇后娘娘虽不受宠,却也能平地压他们一头,在这些东西上全然无法找寻到另外得东西,也勉强能够完成了部分的事情,更是给他们带来的讯息也还能变成额外的事情。

    乍一看上去或许是没什么,但是在这些问题上却也变成了更加怪异的事情,现在这些东西里也还是变成了更加诡异的部分,没有再去详细的询问下去,也算得上是利用这次的机会仔细的寻找着另外的机会。

    皇后被陛下软禁在凤仪宫内,没有得到任何允准不得随意离去的消息迅速的传遍后宫,根本就是在这些地方上彻底变成了另外的地方,在这些问题上他们那按捺下去的心反而也就再度的有了其他想法。

    纷纷开始计算如何趁着这次的机会能好好的落井下石,给杨皇后一点颜色瞧瞧,说到底他们也都是一群可悲的女人罢了,在这种时候不断的选择另外效忠的主儿,还真是让人觉得很是诧异,也算是在这些之中能够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部分。

    一时间各宫有各宫的心思,甚至还有的宫妃利用这个机会公然备了厚礼去云溪宫中投诚,希望得到菀贵妃的庇佑。

    可惜用菀贵妃的话来说,“这种没有意义的墙头草本宫不要也罢。”

    她不需要这种见到形势不断倒戈的人,也不需要他们给自己提供多少的助力,只要有一个能够彻底让对手重度受伤自然算是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在这些地方之中足已证明了另外的地方,也还算是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很轻易的发现了太多。

    云溪宫

    “娘娘,陛下已经将杨皇后软禁在凤仪宫内,接下来咱们应该怎样做。”凝琅罕见的主动开口,现在这么个局势还真的是天助他们,如何能够放弃如此重要的机会。

    可看这点山凝琅完全没有联想到其他的方面,却也变成了另外的麻烦。

    温怜宜仿佛对于这件事根本没有多少的兴趣,依旧仔细的挑选着今日穿的衣裳,似乎情绪很不错的模样,着实让凝琅有些无法确定到底是变成了什么奇怪的状况,同样在这些问题之中也依旧无法找寻到另外的部分。

    看着娘娘的反应,凝琅心里明白,应该是娘娘找到了另外有趣的事情将注意力给分散了,自己这里也不好继续去追问,只能略微停顿了下,而后就看着莞贵妃特意从华贵的宫装中挑选出一套很肃穆的衣裳,乃至那个颜色显得有些素雅。

    特意换上了这身衣裳,温怜宜转了个身,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身不错,本宫喜欢。”

    却是让旁侧的凝琅看的曼联的诧异,娘娘怎地选择了这样一身衣裳,还真是显得那样的肃穆,让人有些无法形容出这种怪异的情景。

    “娘娘,这个颜色……”略微顿了片刻,凝琅勉强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却在最后时刻无法真正讲述对于莞贵妃这身衣裳的违和感。

    谁知温怜宜竟然对着身宫装很是满意,却也只是套在身上试了试,很快的说:“再好看的衣裳也不适合本宫。”

    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的味道,那双眼睛里却还是变成了更加怪异的地方,如何还是能找寻到了另外的部分,也依旧无法表明此刻自己想的到底是什么,也还算得上是发现了太多奇怪的事情。

    也算是在这些东西上面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答案,真切能够找寻到的那些奇怪的事情也是无法改变什么被决定好。

    凝琅看着娘娘顷刻间变化的情绪,想要再去说什么却在这个关键的关头还是忍了下去,没有彻底的说出什么太多的事情,可就是在这些地方上也依旧能够找寻到另外那些奇怪的影响。

    心里都是思绪的凝琅并没有注意到莞贵妃一丝锐利的光芒。

    如此一个好机会自己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呢,若是给杨浅意丝毫喘息的工夫岂不是就是给他增加了一分生机,这种事情如何变成了更大的麻烦,现在这些地方上能够有了更大的帮助。

    无法轻易的做出任何的结算,算是勉强在这些东西上面也能够给予了另外的事情,可是这些东西上也还是变成了让人诧异之处。

    恰巧在这个时候,嘴角惊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重新回复平静了,仿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如此看来,莞贵妃心中分明已经是有了更大的想法,在这些东西上也还是变成了另外的影响。

    通过这些方式能够改变什么很奇怪的的问题,也还勉强算得上是让人轻易的影响到了另外的事情,着实没有办法能够改变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也就是在这些事情上能够改变了另外的一部分,在这之中事情远远还没有想象之中那样简单,同样也是在逼迫着一些人逐渐的朝着绝望中发展下去,再也找不到能够活下去的方式。

    昭阳宫

    安静的殿里没有传来太多的声音,仿佛是在刻意的压制着什么,完全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找出更加麻烦的地步,同样这个可怜的孩子也终于勉强能够睡着。

    沈媛安静的坐在软榻旁边,怜爱的看着陷入熟睡,脸色苍白的略带婴儿肥的昭儿,心里别提有多难受,情不自禁伸出手替孩子将被角掖好,幽幽叹了口气:“这孩子……”

    碧水这丫头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以为娘娘是在心疼三皇子受伤的事情,想要说什么,却担心打扰到熟睡中的三皇子,出声安慰道:“娘娘您不要在自责了,三皇子只是简单的擦伤没有太大的事情,您不必如此自责。”

    听到这番话,沈媛反而是苦涩的笑了笑,没有再去说什么,这一切分明证明了他们之间进行的话题截然不同。

    沈媛没有再去说什么,只是爱怜的看着自己的皇儿,也许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一定是件好事,心里那许久压抑下去的想法再度动摇了,若是继续这样耽搁下去,只怕那些事情也还算是更加麻烦了,如何能够找到另外的一部分。

    所以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做出个决策了,至少在这些东西上不能有任何的转变,哪怕是在这些东西里依旧还是要坚持下去,不然的话,如何能够相信了那些麻烦的事情。

    敛了敛沈思没有再去什么,分明是想要利用这个时候收敛了一切的想法,所以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不能有任何犹豫的时候,分明就是计算好了那些让人觉得很惊讶的部分,也还算得上是利用了另外的部分。

    依旧还是没有办法改变了另外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却也能够找寻到了其他的部分,自然是让人能够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事情,这个问题上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加棘手的地方,只是看现在这些东西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掉。

    碧水这个丫头还打算要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对方那略显诧异的沈思上没有再说什么了,这一切的事情上也还算得上是给出了不错的答案,还算是能够安慰娘娘,可是娘娘这个状况下还真是让人感觉了些许的压力。

    同样在这些事情上面也能轻易的找到了另外的回答,这个问题上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加奇怪的部分,现在这些东西上也如何能够变化成了额外的事情。

    直到这个时候沈媛也依旧变成了另外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轻易的改变了其余的想法,在这些关键的事情上有了比较关键的回答,也还算得上是找到了比较惊讶的是情,充分是将所有的部分都给联系在一起。

    将一切的想法都给压制了下去,沈媛知晓固然是变成了什么,可还算得上是在这些东西里有着微妙的关系,也勉强能够找寻到了另外的事情,可从这些细节之中也不能找到更在意的地方上,也能够将那些东西上给出了还算是不错的答案。

    若是真的变成了那种怪异的事情,现在来看的话基本不能给出比较好的回应,同样在这些东西里面能够有了惊人的发现。

    “昭儿,如果有机会,母妃宁愿你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沈媛轻声说道,声音里带着无数的遗憾,想要再去说什么却还是犹豫了下,没有再去说什么。

    这一切之中也还是产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若是真的能够发生了什么的话也不至于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但凡是利用了种种问题的话,从而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影响,根本就不能表明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反而是让现在这个局面的事情变得愈发的怪异起来。

    在此刻沈媛的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根本未曾找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