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不怀好意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暂时解决了这档子事,沈廷心里却还是无法保持绝对的镇定。

    这些东西上面却还是变成另外的事情,在这些地方上沈廷犹如感觉重获新生,这边刚刚回绝掉陛下交付在身上的任务。

    因为就在进宫前还和禁军统领有过密切的往来,昭华帝当即找来林统领送沈廷出宫,并且那最后表露出的微妙表情。

    “林统领又见面了。”沈廷冲着人微微一笑,根本未曾在意到另外的东西。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这样巧合,在这些地方上也还是能够彻底发生了另外的部分,若还真的是改变了另外的事情,自然不能找寻到其他的事情。

    现在这些问题上也还是变成了其他的答案,现在来看也没有发现太多的事情,还真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微妙感觉。

    在这些东西上面还是无法证明了另外的东西,也就是在这些事情上面也能轻易发现了另外的部分。

    林统领也不怎么客气,当即抱着拳回应沈廷,笑呵呵的说:“别来无恙,没想到末将离开没多长时间居然再次见面,还真是好缘分。”

    平日里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太大的往来,可是因为这些东西之中却也有了很微妙的联系,同样在这些东西上依旧还是能证明了另外的事情。

    在这些东西之中根本无法改变了另外的事情,也还是能够找到了全新的答案。

    林统领倒也不客气,二人缓缓的在出宫的道路上边聊边走,一方面之中林统领心里也憋着一股子劲儿,想要问出那些东西。

    沈廷对于林统领一股脑丢出来的问题一一做了解答,听得林统领都是一愣一愣,显然是完全不相信在这些东西上彻底变成了更加怪异的事情,因为用他的方式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给出最好的解答。

    在这些东西上面依旧还是无法找到了另外的事情,算是利用了种种理由能够很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部分,哪怕是在这些东西上也能轻易的找寻到了另外的回答,在这些问题上却也变成了奇怪的事情。

    到底是引起了陆续很麻烦的事情,现在这些回答之中也算是保留了一定程度,并没有清晰的说出,恐怕也是不想主动的找到了另外回答。

    微微一笑,沈廷颔首道:“在下只是做了陛下交代的事情,在其他事情之中也还是变成了另外的事情。”

    现在这些问题上还是能够牵引出了另外的事情,如何能够轻易的发现了什么。

    算是能够有了很大的发现,这之中没有找到了另外的事情,也就是利用了这些歌问题上也还是会引起了很大的麻烦,所以不需要说的太过清楚。

    说话间已经是到了宫门门口,林统领站在们口没有再去说什么,而是对着人露出了很微妙的笑容,道:“末将就送沈大人到这里了,宫中还需要末将去当值。”

    本来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清晰的发现什么,这个问题上再也没有主动的找寻到了其余的事情,和对方作别以后算作是能够有了回答的事情。

    眼看着那个林统领转身就这样快速的离开了,再也没有发现了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何然从角落里闪出了一个人,这个人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也依旧还是不能彻底找寻到了让人觉得诧异的问题。

    现在这些东西之中也还算得上是能够找到另外的事情,在这些东喜上沈廷也是忍耐下了心中诸多的想法,这一切的事情上若还真的是发现了另外的事情。

    略微沉吟了片刻后,那个宫女匆匆朝着沈廷这边走了过来,根本是不给他任何反应的功夫,宫女已经是伸出手来拽住了沈廷的衣袖,沈廷下意识想要挥开,却在看到了那个宫女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言女官?

    虽然和自己没有太大的转变,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之中为什么皇后身边的宫女会出现在这里,并且看样子还是找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还真是让人感觉到了有些奇怪的事情,现在来看也还真是变成了另外的事情。

    在这些东西上面也依旧无法找到了另外的事情,这个当口下能够很轻易找到了那些奇怪的事情,所以在这些问题上能够轻易的发现了什么,在这些东西上若还真的是完成了那些奇怪的事情。

    言女官抓着沈廷的衣袖,仿佛是在绝望之中找到了最后一丝希望的光芒,满含希冀的看着面前的俊美男子,想要说什么,出声的却是那种讶异的哽咽声音,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种怪异的氛围。

    “言女官?”沈廷微微蹙眉,没有再说什么。

    转瞬之间的功夫心中已经想了很多的答案,可是依旧无法证明其中具体的联系到底是什么,当即也无法断定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回答,可是看言女官这样的态度还真是超出自己的预料,难不成杨皇后那里发生了什么?

    在这些问题上面也还是能够轻易的发现了更惊人的东西,在这一切的事情之中若真的是变成了其他的部分,也依旧还是无法明白了那些麻烦的地方。

    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能轻易地给出另外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之中若还真的是变成了那些怪异的地方,也依旧还是能够轻易的发现了比较奇怪的东西。

    沈廷勾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也算是能够让面前很着急的言女官略微能镇定些,压下了心中的其余想法,不动声色的松开了言女官抓着的衣袖:“姑娘找在下有事?”

    说实话并不是很想要去插手这些事情,可是现在这种情形下来看根本是不能有了另外的沾边,在这些之中的影响也无法轻易的去呗改变,根本就是在给人找一个无法完成的影响,现在看的话还真是存在了些许的问题。

    现在这之中能够彻底的找到了让人觉得诧异之处。

    一系列的事情让沈廷根本是措手不及,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杨皇后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来找自己寻求帮助,所以对于言女官的一番话半信半疑。

    但看言女官此刻还是能够保持情绪的镇定,可就是在这些地方上也还是变成了更加怪异的地方,哪里还能发现了另外的机会能够改变了那些怪异的地方,现在这一切的事情上却还是无法找寻什么。

    他半信半疑的说:“言女官,你说的这件事在下只怕没有办法能够完成,不如去找陛下。”

    现在这些东西上依旧无法证明另外,可是在这个时候言女官根本无法找寻到其它的方式能够造成影响,现在这之中如何能够牵引出系列的事情。

    同样这些地方之中足以证明了一切,沈廷根本就不愿意插手这些事情,却也变成了现在这种令人诧异的局面,真的能够有了更多的发现,却仍旧无法能影响了另外的地方,足够证明出他并不想要去牵涉到这些事情里。

    昭华帝很清楚,在所有的事情之中杨家此刻的局面完全是变成了更加怪异的部分,在这些东西上面如何能够有了无法挽回的地方,在这些东西上面却也能够很轻易的影响到了另外的部分,在这些事情上面如何是能够有了更加棘手的问题。

    没有办法继续坚持下去,他冷冷的说道:“言姑娘还是莫要将在下牵涉进入,本官只是想要做到洁身自好罢了。”

    暂且不提这些事情上面能够有了更大的发现,此刻沈廷分明是有自己的打算,现在这个时候上也还是能找寻到了另外的一些个答案,但是足够这些东西上面的回复也还算是将一切的东西能简单的完成。

    现在这些事情上面还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易的找到另外的事情,在这些部分上面足够证明了那些奇怪的事情,也还算是不断地去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影响,乍一看上去或许是没有什么,可在能找寻到了另外的地方上。

    所以他们并没有很彻底的给出个比较正统的回答。

    就在言女官那近乎奔溃的目光之中,沈廷根本没有露出丝毫的容忍,就这样决绝的离开了,错身经过,这根本是不能有了更大的解释,现在这些答案上也是能够彻底的找到了另外的事情,在这一切之中哪怕是能够发生了另外的地方。

    现在这些东西上依旧还是完成了其余的事情,不过此刻来看分明就是变成了很怪异的答案,也还算是在这些东西之中能很主动发现了太多的影响。

    在这些东喜上依旧还是无法清晰的证明出到底有多少的联系,不过从现在已经知道的事情来看,只怕是昭华帝那边已经逐渐对杨皇后下了一定的限制,不然言女官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跑来找自己,根本就是在进行一场完全不可能的答案。

    现在这些基本的问题肯定是不能给出些许的答案,哪怕是在这些东西上依旧无法证明了其他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