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虚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在街上随意晃荡的雷云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毕竟任谁也不会想到入宫一次居然会领到如此复杂的事情,着实是让这位嫌麻烦的将军感觉到了浑身的冷汗。

    杨相的性格不是不知道,这个老家伙一辈子精打细算,精明很,任何一个眼神一句话都会引起他的怀疑,何必还是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还旁敲侧击,估计自己刚刚走到门口,那老家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想起来不禁有些烦躁,随意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背,转身朝着杨相府邸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这个时候不论是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与其隐瞒不如直接说实话,这样一来也省的自己费脑筋去想更多的谎言,总之在杨相的面前都会给拆穿,何必还要去做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同样在这些东西里面隐含的存在了些许这时候雷云还无法猜出的事情,总也是觉得这件事应该就是巧合。

    走到这条略显压抑的巷子口的时候,雷云几看到了杨府两侧摆放着的石狮子,他们的形态各异,但是都不难看出雕刻出两头石狮子的人一定是个雕刻技术很厉害的人,看到这里雷云忍不住咋舌。

    这杨相还真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明明是个文官却摆着两头石狮子镇门,也不知道是镇门还是镇什么邪乎的东西。

    平日里的雷云就不怎么喜欢收拾打理,若非是上朝等必要的事情,恐怕真的就是一身很简单的衣裳出门,出去谁也无法相信这就是那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更加不会想到雷云居然还是个酒鬼,基本上就是无酒不欢。

    刚刚走到这杨府低调的门口时候,雷云还没来得及向前一步,就被门口的家丁给拦住了,这家丁上下打量了下雷云,而后露出了些微的嘲讽口吻,淡淡道:“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敢乱闯?”

    那言下之意颇有一番兄弟我是为了你好,别来这种地方自寻死路,否则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不一定能够救你。

    雷云也不恼怒,因为他觉得现在这副样子未尝有什么不好,正好听听这杨府的家丁是如何说,脸上也是陆续了一丝迟疑,仿佛是对于这里并不是很熟悉,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家丁看来应该也算是在杨府待的时间比较长,当即就指着里面自豪慢慢的说:“这里是当朝丞相杨相的府邸,兄弟我是这里的家丁,我劝你最好还是快些离开,现在家主不在,不然定是要将你这种人给打出去。”

    话音才落,一个中年模样的管家已经慢悠悠的晃荡道了门口,看到守门的家丁正在跟一个站着的人聊天,那双眼珠子顿时滴溜溜的转个不停,捋了捋胡子,狐假虎威的训斥:“好啊,老爷让你在这里看守相府,你到好居然在这里和他人攀谈,这个月的赏钱别想要了。”

    家丁一听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原本在丞相府每个月拿很少的碎银能够维持家用,若是这样就被给扣掉,只怕下半个月他们一家几口人都要饿肚子了。

    但是当中年管家看到旁边站着的常服男子时候,那刚刚还存在的盛气凌人顿时变成了惊恐,很快躬身,谦卑的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到雷将军在此,您里边请。”

    相爷相当自白的说过,不论是任何上门的人,唯独几个特定的人不能够随便的招惹,甚至还是要想尽办法的讨好他们,因为这几个人现在在陛下面前那可是红人,也是唯一能够给风雨飘摇的杨家些许生存机会的贵人。

    雷云点了点头,根本没有看那已经石化的家丁,跟着管家就走进了杨府,这也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一边打量着内部的一些东西,一边不以为意的问管家:“杨相可在?”

    管家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跟在后面的雷云感受到了有一到目光正在某个地方远远的看着自己,察觉到这道目光锁定在自己的身上,他也是露出了个颇有深意的笑容。

    若真的想要对隐藏在角落里的那个人做什么,只怕他都没有机会能够偷看自己,想来应该是杨相手下的人,看到自己来之后快速去给杨相通风报信。

    那道目光很快就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着实是让人有些感觉到诧异,但是雷云未曾将那个人给放在心上,这杨相也不是个愚蠢的人,若是做出了任何预料之外的事情,只怕都是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只会尽可能的利用现在为数不多的机会和他们尽量搞好关系。

    那个老家伙可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如此轻易的就失去了能够讨好对方的机会,同样也是在这些东西里面势必有自己需要去完成的事情。

    “我家相爷就在后院,还请雷将军在这里稍微等待片刻,小的这就去把老爷给请来。”管家带着雷云来了前厅,特意招了几个模样清俊的丫鬟伺候着雷将军,莫要有任何的闪失,这才告退去请自家老爷。

    后院

    兴致勃勃正在下棋的杨相怎么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亲自上门,此人还是和昭华帝一直以来关系就算是不错的雷云,雷云的性子杨相很清楚,此人实在是个没有多少野心的人,但是他本身的能力却是不容人小觑,就算是他本人也不能看清了这个家伙。

    现在这之中根本不能轻易的表情什么情绪,现在这些东西之中还是无法彻底的改变了其他的想法,不过此刻最让人怀疑的是雷云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很快管家也匆匆赶来,看到自家老爷正迟疑思考的模样,管家低声道:“雷将军一身常服小的并未看出任何问题,想来应该是没有其他的目的。”

    杨相摇了摇头,继续下了一枚黑子,瞬间将棋盘上的局面控制,可是本人却没有多少胜利的味道,依旧还是苦大仇深的模样,完全是在担心雷云这次到来的目的并不单纯,因为这一点全然不知道能够有什么后续的影响。

    稍微停顿了下,杨相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和自己有莫大关系,就算是隐藏下去也没有什么更多的意义,所以他还是决定要去亲自见见雷大将军,至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在自己的预料之外了。

    有些东西此刻看上去或许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杨相心中则是担忧的更多,唯恐雷云来就是为了他们杨家的事情,可是当看到雷云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心中的那丝担忧反而消散了,根本未曾再去主动的提起什么。

    至少在这个问题上许要给出比较正统的答案,杨相自然也不可能开始就询问对方,来杨府的目的是什么。

    其实雷云这家伙早在杨相出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对方,可是他并没有装作第一时间看见,依旧还是在和模样俊秀的丫鬟随意的攀谈着,带着玩味的笑容,两句话就把对方被弄得咯咯直笑。

    他们之间乍一看上去并没有多少问题,也还算是在这个地方之中给出个不一样的答案,若是真的能够变成了太多的事情,也还是会彻底的发现了奇怪的部分。

    现在这之中纵然有太多的回答,恐怕也不会得出比较好的回答,因为在这写东西上面当真是变成了比较奇怪的部分,也还是变成了更加复杂的事情。

    现在这之中若还是能够彻底的找寻到了其他的部分,现在这之中固然是能够发现了太多的事情,没有办法担心了太多的地方,若是真的能够去改变什么的话,完全也是不需要太担心其他的事情。

    强行压下心中太多的想法,现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变成了太多的东西,也还算是彻底引起了很大的麻烦,现在这之中必定是要找到一个基本的办法,从而导致了种种问题的产生。

    “雷将军许久不见,别来无恙。”杨相笑呵呵的说道,将眼中更多的情绪给压了下去,不论是什么事情也都是需要给出个比较好的回答。

    略微沉默后,雷云回以一个淡然的笑容,暂且不提其他的事情,起身抱拳:“杨相很久不见,您的身体倒也还算是不错。”

    言语之中根本没有在意其他的部分,可是在这些东西之中依旧还是无法彻底的变成了太大的麻烦,所以在这些东西里面到底是变成了更加奇怪的部分。

    现在这之中也还是担心了异样的事情,在这些东西之中若还是能够变成了太多的事情,现在这之中只怕是会产生了更加惊人的地方,在这之中如何是变成了更加奇怪额部分,也还算是在这些东西上能彻底引起了一系列的影响。

    这个问题上能够牵引出很多的事情,也算是影响到了很大的事情,所以雷云并不着急主动开口,现在所有事情的主导权就占领在自己的手上。

    到底也是要看看还有多少的麻烦,种种问题也会变成了比较奇怪的部分,现在这之中自然能有了比较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