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零五章:遇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翠桃面露难色的看着自家主子,嘟着胖乎乎的脸蛋却是一个多余的字眼也不敢说出,生怕打扰了小主的沉思。

    此刻的齐才人脸色阴晴不定,忍耐了许久也未曾将脸上弥漫的浅浅怒色给消退下去。

    “她她怎能”闭上的双眼猛然间睁开,而后再度回归了平静,唯有眼中深深埋藏着的不甘和愤怒。

    说到底不论自己怎样挣扎也无法和根深蒂固的杨家相互匹敌,但凡在宫中有任何的其余举动,都会给自己背后的齐家带来杀身之祸。

    感受到小主脸上不断闪烁的情绪,翠桃小脸已经是一片惨白,没有丁点的血色,仿佛真的是被小主这般模样给吓到,忍不住猜测小主去了凤仪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心翼翼的道:“小主儿,您没事吧。”

    声音尽可能的轻柔,但是仍旧如此还是心里有些忐忑。

    这一点上已经变成了太多的麻烦,根本不知道在这个地方上能够有多少的转变,心中也很害怕,唯恐发生其余难以预料的事情。

    深深吸了一口气,齐婉儿依旧感觉难以压下心中正在升腾的愤怒的火焰,短暂一生从未主动和人故意起过任何的争执,也遵循了父亲自小教导自己的事情,低调为人处世,尽量不去招惹太多的麻烦。

    本以为在这后宫之中只要低调,便可以安稳度日,却没想到如今来看,时过两年,依旧还是被有心人算计利用,居然隐含的透露出不配合的后果。

    许久,齐才人脸上的复杂神色才算是彻底的消散,出神的看着前方空空如也的走廊:“我若是不愿意在这后宫中同流合污,给家族带来杀身之祸,这身罪孽我该如何偿还。”

    什么也不去奢望,只是想要能够在有生之年安稳的活下去,当年为了父亲选择了进宫,如今再度面临父母亲的性命安危,也许没有什么是可以被主动改变的事情。

    齐婉儿一辈子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正因为父母都是书香门第的子女,从而自小也给她教习许多知识,让她想要有能够游历天下的决心,只可惜皇命难违,父亲一生都是一个清官,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没有任何选择。

    她为了父亲的仕途,毅然决然选择了进宫。

    翠桃有些惧怕此刻的小主,平日里的齐才人虽然性子很是淡漠,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婢女来说从来也不会苛责,可是今日的小主看起来就像是彻底的变了个人,完全不知道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只是个年龄不大的孩子罢了,自从进宫就跟在齐婉儿的身边,如何能够知晓这些东西。

    “奴婢十岁就进宫了,对于爹娘的记忆早就模糊了,翠桃只知道现在小主对翠桃最好。”小丫头依旧还是发自内心的说道。

    不论是有任何的改变心中依旧不会轻易地放弃所有的东西,哪怕是在面对其他部分的事情,也是会利用了这些东西能够很是主动地找到个比较好的方式来解决掉,免得给自己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深深的看了眼这个小宫女,果然年纪小什么也不需要担心,可是齐婉儿却不同,身上被迫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想要主动放弃也都没有机会。

    就在这个当口,忽然间有一道身影快速的出现在了她的院落之中,翠桃脸色越发难看了,小身子虽然是在颤抖,但还是努力的撑起单薄的身子,挡在了齐婉儿的身前,声音颤抖的说:“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语气之中自然是能够听到那哆哆嗦嗦的害怕,可是却依旧还是强行支撑着,看的身后的齐婉儿的面色有些复杂,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明明都已经怕成这幅样子了,却还是要想尽办法当在自己的面前,难道是真的不惧怕来人做出什么事情。

    眯起眼睛,今天既然凤仪宫的人都已经来了,至于其他人的到来不过都是时间顺序罢了,齐婉儿正了正心神,手轻轻放在翠桃的肩膀上,声音极为温柔,道:“该来都会来,你这小丫头就算是挡在我面前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麻烦都给拒之门外。”

    许久以来她生活得院子里可都是没有今天这样热闹,嘴角微微勾起的明媚笑容,根本让人无法轻易的忘记。

    “不知道什么时候陛下的后宫都已经成为他人可以随意闯入的地方。”

    齐婉儿的声音非常的淡漠,也没有带起多少的情绪,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再去主动地暴露什么东西,无外乎就是他们一家人的性命罢了,若是自己表现得太过于瑟缩,反而是在给他们主动透露一个讯息。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大不了到最后,所有人都不要有机会能活着离开这里。

    那个人好似没有想要捉弄自己的意思,依旧保持着绝对的神秘,只是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若想保全自己的家人,今夜一个人去这个地方。”

    说着,一张纸轻飘飘的落入了齐婉儿的怀中,然后那个神秘身影又是一句:“不许告诉任何人我来过,也不要将其中的内容泄露出去,到时候该怎样做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齐才人眼中的目光连续闪烁,分明是对这件事保持这高度的怀疑,可是如今皇后那边已经是态度分明,若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只怕再也没有办法能够去改变其他的事情,反而会给家族带来更大的麻烦。

    翠桃更是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许久才反应过来,惊呼道:“小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到底是谁!”

    手里还捏着一张纸条,关于忽然间出现的人到底是谁,齐婉儿自己都不知道,没好气的说:“要是觉得自己活够了就可以去将这个人出现在这里的消息彻底说出去,若想要活命就低调些,莫要到处乱说。”

    小丫头对于她的话自然是不会不听,忙不迭的点头。

    昭阳宫

    沈媛面前的一杯热茶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她深色淡淡,也不去在乎其他的东西,至少是在这个地方之中需要有一个人能够找到比较好的方式,不过这个人就是非常大的助力。

    可是利用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不能去改变什么。

    “娘娘可是觉得这个方式就能让皇后的计划宣告失败?”沈媛的嘴角扯起略微嘲讽的笑意,似乎是在提醒某人,这个计划未免也有些太过于目的性明显了吧,岂不是在给杨浅意一个很清晰的信号。

    没错,他们这次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是有些意外,谁会想到杨浅意的主意居然盘算在了一个入宫两年都没有被宠幸过的齐才人的身上,实在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按照温怜宜的性子,定然不会让这个事情如此顺利就完成,已经充分的想好了各种各样的应对方式。

    温怜宜浅浅的笑了,永远都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杨家培养出来的女儿,真正能做到的事情也不过就是那些手段而已,利用威逼利诱的方式来让一个不受宠的宫妃去引诱陛下,不觉法子太过于愚蠢了。”

    他们为敌这些年来,明争暗斗总是不断,可是始终也没有沈媛的主动加入,一方面是为了保全自己的皇儿,一方面却还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在这后宫之中稍微安心一些,实在是不希望自己成为宫斗之中的牺牲品。

    任何人都明白,只要相互争斗,总是会在暗处有一个坐收渔翁之力的人,虽然这二人暗斗不断,却也从来都不会你死我活的地步。

    只要杨家一天没有彻底的被扳倒,温怜宜绝对不会下狠心对杨浅意动手,若是那样未免有些也就有些太无趣了,在后宫里为数不多的游戏也就是利用这个方式来打发时间了,免得让自己在漫长的生活之中显得更加的无聊。

    可就是这些事情也依旧会给温怜宜带来或多或少的麻烦,她看着一脸平静的沈媛,笑了:“你果然和以前不同了,莫非是不想再去争取什么了?”

    沈媛摇了摇头,固然是争个你死我活又能如何,说到头来不过也是为别人做了好事,何必还要耗费心力去做这些,只要能够在后宫之中保护好自己就已经足够。

    不过他们是盟友,沈媛也不会白白看着杨浅意的行为,只是自己在选择之中会比较的含蓄,并不会主动的去做任何伤害其他人的事情,也就是利用了这些东西才能彻底的让人相信了比较多的部分。

    “我能够提供的帮助有限,实在也是不希望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是答应过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忘记。”沈媛认真的说道。

    关于莞贵妃给自己的恩情永远都不会忘记,可是主动去害人的事情自己恐怕还是有些难以做到,除非这个人真正的挑战到了自己能接受的极限,并且也是会有了更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