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零三章:齐才人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悠扬动听的声音在这烈烈寒冬中幽幽响起,仿佛是带起了一丝冬意的味道,却也是在这关键的地方上露出了一丝浅淡的温馨。

    浅桃色宫装的女子青丝直泻而下,将整个后背都给填充满,不留下丝毫的空隙,如同缎子般带着乌黑的色泽,她身上的衣着极为淡薄,仿佛是一阵风就能将这衣裳都给垂落下来,本人却丝毫没有什么感觉,兀自沉浸在美轮美奂的书香世界中,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正在缓慢接近的一个人。

    “小主。”

    极轻的呼唤,似乎是有些怕打扰到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之中的人儿,连带的语气里都带起了一丝小心,唯恐发生什么更大的事。

    女子话戛然而止,顺势放下手中的书卷,嘴角轻勾,那黛色的唇上染上了些许别样的色泽,语气一如预想般清淡,“我不是说过,这个时候莫要随意来打扰。”

    说着,眉头微蹙,似是将心中些许的沉闷都给一股脑的吐出,这本诗经已经被自己看过不止一次,却根本无法做到熟读,彻底通透其中的内涵,着实让她新生烦躁,尤其是在稍微有些顿悟时候生生被打断,如何能让自己心情舒展。

    小宫女模样看起来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副俏皮,吐了吐舌头,软糯糯的说:“小主儿,翠桃也不想打扰您,只是凤仪宫那边来人了,翠桃一时拿捏不住,只能前来找小主儿,看看小主儿应该怎样应对。”

    女子的眉头蹙的更紧了,脸上不自觉闪过隐隐的担忧,总感觉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即将开口的话缺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未免觉得是不是自己有些太过于大惊小怪了,可是凤仪宫,就算是后宫里任何不受宠的宫妃也都知道,那是皇后娘娘居住的地方。

    这凤仪宫的人怎么毫无征兆的来了这碧轩园,还真是让人一时间有些拿捏不住。

    还来不及说话,那翠桃分明已经是继续嘟囔的开口,道:“奴婢不知道到底是谁,但是那凤仪宫的宫女好大的派头,翠桃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小孩子心性,并没有多少敌意,但是却也能够察觉出些许的东西,只可惜他一直都贴身照顾着小主儿,对于其他宫里的消息根本不知道,也就是知道那凤仪宫是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的居所。

    稍微思忖了片刻,女子放下手中的书卷,低低说道:“抓紧时间,我随你去看看。”

    凤仪宫的来人在目的还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可是不能随意得罪,若是一个不留神,很有可能给自己这低调的生活带来很大程度的影响,她可不希望在这碧轩园之中发生什么更大的事情,毕竟能够在后宫里寻到一个安全的容身之所没有想象之中那样简单。

    翠桃虽然不明白小主儿为何表现的如此失态,但是也知道怕是来人没有那么容易想与,当即也不便询问,快速服侍小主儿换了一身衣裳,这才匆匆忙忙的朝着碧轩园外走去。

    等到二人来的时候,那凤仪宫来人分明已经是衣服不耐烦的模样。

    女子跟着翠桃一起给来人行礼,淡淡道:“妾身见过公公。”

    “翠桃见过公公。”

    他们可以说得上是这里生存最为压抑的女人,就算是见到这些如日中天的太监也要行礼。

    那太监天生一副傲慢的模样,在看到面前这个不施粉黛的女人时候,冷哼了声,忙抖落了身上正在逐渐堆积的雪,用特有的强调阴阳怪气的说:“哟,齐才人您这碧轩园还真是个好大的派头,居然让咱家等了这么长时间才施施然出来,也不知是看不上咱家,还是看不上咱家身后的凤仪宫,当今的皇后娘娘。”

    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子,就算是你齐才人没有做什么,也该将自己的姿态摆的稍微端正一些,免得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在这点上齐才人比谁都知道,若是想要在这个后宫生活下去最该做到的就是不要询问太多的事情,可就是这些东西上如何能够彻底的证明其他的部分,仍旧还是心理闪过了狐疑。

    打从入宫以来也有两个年头了,她从未做过任何邀功的事情,为何连自己也不放过,还是说皇后此次是另外有目的。

    一时间这些个想法都是无从得知,却仍旧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略微迟疑的说:“妾身不敢,只是公公您来碧轩园可是奉了娘娘的手谕。”

    一般情况下若是真的给出了什么比较惊人的答案,自然是能够在最为重要的地方得到解答,可是看到这个公共如此来意不善,还真是让齐才人有些无法确定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谁人都知道当今的皇后娘娘虽然是杨家人,但是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处置的都是井井有条,绝对不会落下任何人的话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提起皇后娘娘,连带这个傲慢的太监脸上也收敛起了骄纵,正色的看着齐才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点头的赞叹道:“齐才人打从进宫开始已经有两年的光景了吧,倒是没想到在这偏远的碧轩园还是将你养的愈发水灵了。”

    猛然间话锋一转,淡淡的开口:“当然咱家也只是奉了皇后娘娘的命令,邀请齐才人去凤仪宫小叙。”

    听到这番话心里的疑惑是更加的浓郁了,说实话自己根本就不相信皇后娘娘的目的能够有如此的单纯,她自小就是喜欢饱读诗书,也是看过了不少名人轶事,在那个时候就是希望可以成为一个名扬天下的诗人,但是造化弄人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没有能够逃过入宫的事实,那个时候齐婉儿也就认命了。

    自小自己不想要得到的便是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要能够在这个后宫之中有她可以起身的地方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东西根本就不在意,也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始终是在后宫之中不怎么的得到重视,也得了才人的封号就一直在这碧轩园之中安逸的生活下去。

    虽然生活比较清淡,但也是能够让自己安心的去做喜欢做的事情,至于这两年的光景从来也没有去考虑过其他的部分,任由外面因为皇帝陛下争得你死我活,在齐婉儿看来,只要自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不要成为父亲的牵连就已经很好了。

    如今皇后娘娘想起自己,只怕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只怕是莫要将他们齐家给彻底的牵连到无尽深渊之中去。

    收敛了眸中的异色,齐才人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发觉,仍旧是那副很乖巧的模样:“既然公公是娘娘派来,那妾身就和公公一起去拜见娘娘。”

    以往那些放不上台面的宫妃想尽办法也要给皇后拜见,可是自从入宫以来齐婉儿真的是将自己当做了完全不存在的空气,绝对不会去和那些女人们争抢任何的东西,因为她想要的只是简单的活下去,不想成为那些权力之中的牺牲品。

    凤仪宫

    从皇宫之中距离最远的碧轩园来到凤仪宫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

    待到齐才人下了轿子的时候,那齐才人脸上分明有隐含的困意,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清明,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这很肃穆的凤仪宫,心中平静的毫无波澜,不论是任何的东西似乎对于他而言都没有多少的吸引力,能够保持这种镇定的恐怕也是没有多少人了。

    正是因为弄明白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才能够在诱惑到来的时候依旧保持自我。

    “臣妾齐婉儿拜见皇后娘娘。”清淡如同山涧清泉的声音,顿时没入皇后的耳中,立刻让她的意识清醒了不少,眼中飞快的闪过了异样的神色。

    若非手中有很多女人们的名册,杨浅意只怕都是要忘记这个打从进宫开始就几乎处于空气状态的齐婉儿,心中的疑惑根本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去形容,天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对于权势根本不在乎的女人,那她当初入宫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什么。

    摆了摆手,皇后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永远都是那样的无懈可击,甚至是不给出任何其他的部分,就是为了证明在这些东西之中自己还是那个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却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某人而言根本未曾放在心上。

    齐婉儿一系列的动作很娴熟,一看便是知道这个女子从小饱读诗书,能够从身上那种很淡然的气势上感觉出来,和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菀贵妃如同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尽管看起来非常的美丽,但是身上包含着各种各样的危险,谁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之中,就像是沈媛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伤害性,可是她这个女人真正疯狂起来,远远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提前预料到的存在,所以如果可以自己根本不愿意和他们之间有任何预料之外的冲突。

    因为杨浅意也不想让自己太过于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