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百零二章:陷害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3-05
    近日陆陆续续发生的事情着实让身体稍有恢复的杨浅意感觉心里不接,一碗碗调理的汤药下腹,却也不见有任何精神方面的好转,着实让言女官非常担忧皇后娘娘的身子状况,不止一次偷偷跑向太医院,询问太医该如何缓解这种状况。

    寝殿里面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还带着些许儒雅的音乐声,袅袅的熏香正在将整个房间彻底的归纳入了所有的温暖味道,可是言女官即将逃抬脚的时候,心里直觉有种怪异的感觉,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忙抬起脚往寝殿里走去,她临走之前娘娘刚刚服下安神的药丸,应当此刻还是休息着,自己的回来并不会打扰到娘娘的休息。

    可还没来得及走近一步,里间那淡淡的声音带来了非常多的感触,根本是让言女官浑身都震颤了一下,猛然站直了身子,再也不敢有其他额举动,连带嘴角的笑容也是僵硬了许多。

    “你已经不止一次背着本宫偷偷跑出去了。”慵懒的声音里还带着浅淡的倦意,如何能够让人轻易的忽略掉杨浅意此刻被衰弱的精神所折磨着,如何是能够彻底当做没有发生。

    言女官知晓,在娘娘面前也还是变成了根本不能被原谅的行为,因为杨浅意最为厌恶的便是没有经过主子的允许偷偷去做一些事情,这让言女官脸色非常难看,匆忙的想要解释,可是即将开口的时候,脸色立刻产生了剧变。

    如何是能够轻易的让人相信了别样的事情,可也就是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依旧还是不能改变其他的事情,乃至于到了别的方面之中也还是提供了足够的帮助,自然是能够找到了能让娘娘原谅自己的理由。

    她正看到里间的朦胧帐幔下那道曼妙的身影艰难的坐了下来,分明也还是变成了太大的变化,自然是无法主动的找到了异样的事情,现在她还觉得能脑袋有些昏沉沉的,根本无法仔细的去思考一件事,连带思维也都沉闷了许多。

    这之中也会有了更大的转变,可就是利用了这些方式能够彻底变成了不同的事情,言女官眼中已经闪烁起了惊恐的表情,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再去说什么。

    “娘娘,奴婢没有偷跑出去,奴婢只是看您的身体状况实在,实在是有些不大确定。”说着,声音也是越来越小了,根本不知该如何在娘娘的面前将这话给彻底的陈述下去。

    可是就在这点上自然变成了太大的麻烦,到底能够变成了奇怪的部分,也依旧还是觉得事情会愈发麻烦起来。

    杨浅意那逐渐清晰的头脑能够思考过来后,心里升腾起的背叛感觉让她对于言女官非常的失望,可是这番语言过后全然是让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觉得喉咙里有些难受,一时间想要说话却是根本无法做到。

    身子一软,言女官忙惊呼出声,快速的冲了上去,赶快冲上去扶住了即将摔倒在床榻上的杨浅意,鼻头一酸眼眶居然红了。

    想娘娘是在这后宫里最为尊贵的女人,可是如今却遭遇着的是无人问津的悲惨结果,就连陛下那边始终也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让言女官打心眼里替自家娘娘鸣不平。

    杨浅意有些苦涩的笑道,将心里所有的心酸都给强行压了下去,纵然是能够主动的牵引出很多的事情,如何能够去强行要求改变,因为这些事情还是变成了太多的麻烦,如今杨家的事情不断的再去被恶化下去,哪怕是能够有了太大的转变。

    只不过这之中杨浅意全然不能轻易的去改变了异样的事情,也算是产生了种种麻烦的事情。

    但是关于这点单独还是没有再去找到了异样的变化,杨浅意近日的精神状态确实一直不好,始终病怏怏的让她别提有多烦闷,可是自己能够找到了太多的部分,因为她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怎么轻易能够被这样的身体给牵绊住。

    还没来得及感受多少,但看言女官也会是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由笑骂道:“本宫都还没哭哭啼啼,你倒是已经哭了,这算什么事。”

    言女官完全是出于担心娘娘的身体状况,并且是为娘娘现在的一切遭遇鸣不平,如何还能够想到别的事情。

    感觉有些尴尬,言女官匆匆别过头去,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奴婢才没有,奴婢只是觉得娘娘身为皇后却一直被其他宫妃踩在脚下,陛下那边也对娘娘不闻不问,现在娘娘身体并不好。”

    其中的话语或许是有了别样的东西,可是这个地方上到底是能够展示出什么东西,可是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加奇怪的部分,自然是能够轻易的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事情。

    恐怕也只有到了这一刻才能让人彻底的相信别的事情,不过这个地方上他们也就是两个人能够好好的凑在一起。

    尽管心中不管有多少的压力,充分是在这个地方上能够很轻易的找寻到了异样的事情,到底也是在这些东喜上如何是能够变成了不一样的事情,可就是利用了全新的事情,再也没有能够找到奇怪的部分。

    杨浅意纵然是心里有了异样的想法,也依旧还能是勉强坚持一些,全然是能够主动的改变了更大的问题,也算是能够牵引出了这一切的事情。

    “本宫记得后宫里还有一个齐才人,一直以来都低调的很。”杨浅意猛然间想起了在后宫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若非是今日猛然间想起,只怕都是会彻底的给忘记了。

    这一点上能够有了更大的变故,现在这之中能够让人明白了什么事情,可就是在这些地方上能够让人明白了其余的部分。

    言女官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茫然的看着皇后娘娘,她并不知道后宫里还有一个叫做齐才人的宫妃存在。

    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有无数属于皇帝的女人,他们其中很多一部分一生也没能彻底见过天子一面,只能在这个名为皇宫的牢笼之中不孤独终老。

    这一种的痛苦全然是无法能够让人理解,如今杨浅意也没有那么简单轻易的放过任何一个敌对自己的人,既然她还掌握凤印,现在也应该好好的履行身为皇后的职责。

    这个地方上依旧还是没能主动的找到了更多部分,言女官迟疑许久,杨浅意勉强能明白了,这个侍女只怕是根本不知道还有齐才人的存在。

    低声解释道:“这个齐才人是两年前入宫女子,是个挺标志又有才华的女子,本宫倒是还记得,当初她并非是单纯想要入宫,一直以来陛下也未曾临幸过她。”

    提起这个齐才人,她心中就有些许的明了,这个地方上也能够彻底变成了不一样的事情,也还是在这点的问题上变成了太大的麻烦,也还是有了些许的麻烦。

    关于这个时候杨浅意想起这位一直以来不受宠,连带存在感都很低的齐才人都被她给惦记了起来。

    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女子若是能够入了昭华帝的眼中,必定是个很出色的女子,可惜了,昭华帝的一颗心都停留在莞贵妃的身上,甚至还能分出一部分放在沈媛的身上。

    这其中唯独没有自己,如何是能够从这个地方上能够彻底的让人相信。

    言女官茫然的看着娘娘,还是不知道娘娘猛然间提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妃到底有什么意义,难不成娘娘利用她能够有什么作用?

    却看到杨浅意脸上那莫名的笑容,让人感觉到了莫名的森冷,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这种略显怪异的表情,仿佛就像是已经将所有后续的事情都给算计在了其中,只怕是提起这个齐才人估计没有什么太好的事情。

    这个地方上,言女官或许也是知道,娘娘每一步都是有自己的打算,身为贴身的婢子也莫要询问的太过清楚,其余的事情也会有了更大的麻烦,也是能够轻易的变成了太多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是担心了很多不同的事情。

    “娘娘,这个齐才人入宫已经两年了,难道她能够给您提供更多的帮助?”言女官面色有些略微的难看,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这之中能够有了太大的变化,现在这个问题上如何是能够变成了太多的事情,也算是勉强能够弄明白其中不一样的感受。

    可是这之中,杨浅意嘴角只是勾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压在了其中,没有主动的说明,哪怕是真的能够给人很好的答案,依旧还是未能在这些地方上能够主动的去进行改变。

    似乎从现在来看完全是不需要担心什么其他的事情,只要将这个一直没有被派上用场的齐才人充分利用了,必定能够成为自己最大的助力,也是不可能主动背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