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暗流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4
    陈老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俊美的年轻男子,很有一副自己年轻时候的风范,折中欣赏已经可以上的是非常的友善,并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因为这一切的事情上引发了连锁反应的事情,也就是在这之中需要给出比较棘手的地方。

    沈廷分析案情向来都很全面,正因为是没有考虑过全面,但是这点上如何能够找到了额外的东西,也在这之中需要给出个比较合理的问题,也如何能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陈老思忖片刻,难得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切的说:“这样说确定没有更大问题,不过这点上也不能想的过于单纯,只怕是这件事情反而是容易被忽略掉。”

    经过他一番的解释之后,从而发现了其中很多陆续存在的问题,现在这之中如何是能够保证了其他部分事情的存在,可是沈廷对于这件事实在是不知道该做出如何的解答。

    “晚辈一直以来这个地方上存在了非常多的问题,并且是在这一切之中如何能发现了更多的事情,这个幕后真凶恐怕不会如此轻易的善罢甘休。”沈廷颇为认真的说道,哪怕是发生了任何的事情,他也必须要确保没有任何风险的产生。

    只不过这些地方之中没能展现出太多的问题,可是有一点沈廷依旧不能很是确定,至少在幕后真凶这点上无法彻底的肯定。

    未曾想,陈老对于这件事反而是表现出了犹豫和不认同,仔细的思考了这件事,略不确定的道:“只怕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若是幕后真凶真的自此不在行凶,只怕他的根本目的就会彻底的失败。”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很多方面的事情,从而导致了这一切的东西不能主动的发生任何的改变,但是这些东西并不能够成为自己能够相信的东西。

    也就是在这些地方之中能主动的改变了一个额外的变化,现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陆续产生了额不可逆转的地方,或许这些就是会影响后续事情发生的计划。

    哪怕是其他部分的事情,沈廷依旧不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抓住幕后真凶的机会,这不仅是在自己的身上,况且也是其他的一些东西。

    沈廷自顾给陈老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茶,目光也有些许的转移,看着整个很古色古香的房间,空气之中已经隐隐的透着些许的清香,也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能够放松精神,不至于被这些事情被彻底的牵引出来。

    陈老顿了顿,有些关切的对着沈廷说道:“倒是你,当初被刺客行凶的事情可还好?”

    这个当口下,完全是没有办法能够彻底转变了其他的事情,现在这之中如何能找到了全新的东西。

    从沈廷的角度来讲,陈老可以说得上是比自己资历都要丰富的一辈儿老人,当初自己因为考虑到这件事情之中必定存在着蹊跷,当时就去找了已经不再关心朝政的陈老,简明扼要的说明了这个案件存在的问题,未曾想,陈老竟然一针见血的指出其中幕后真凶想要利用的方式。

    只怕是用一个刺客是在侧面,真正想要做的是利用沈廷的死亡大做文章,趁机完成一系列早就已经计划好的事情,只不过在这个计划之中沈廷就是那个很关键的牺牲者。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以后,就算是已经彻底不插手朝政的陈老都主动的再次出面,因为这件事情就算是沈廷主动出面也实在是有些不大方便。

    沈廷听到陈老对自己的关心,脸上带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动了动身体,倒也是没有隐瞒的说:“晚辈运气比较好,虽然被刺客刺伤,但是并未危及性命,如今一段时间也已经调理的差不多了。”

    这番谎言说的也是没有丝毫的变化,陈老也笑呵呵的揭穿他的谎言,“你这年轻人虽说才识和老夫年轻时候有的一比,只不过比起那时候的老夫你更加的聪明罢了。”

    任何一个聪明人从来也不会主动将自己身上伤势如何彻底的说出,陈老本来是没有多少的想法,单纯关心了一句,未曾想到这个沈廷的年轻人倒是警惕的很。

    沈廷此人虽然看起来很是和善,但是从这点上已经足够证明,他这个人生性多疑,并且很少能够主动信任壹个人,对于自身的保护非常的严密,不给他人任何探究的机会。

    只是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受伤?

    陈老并不知道沈廷在这次的事件之中是故意受伤,还是未曾防备,导致凶手暗中行刺。

    “哦?二位倒是再这里相谈甚欢。”

    一到凉薄的声音忽然间横插了进来,让略微沉浸的二人不觉挑眉,陈老像是没有多少反应,依旧平静的感受着周围那古香古色的氛围,倒是端茶正准备喝的沈廷动作一顿,些许水渍撒在了手背上。

    沈廷不着痕迹的放下茶杯,用袖子拭去手背上些许的水渍,可仍旧是被慢慢走入的陆南城看在眼中。

    微眯的眼里闪过一道异芒,重新回归正常,微微一笑,道:“恩师,沈爱卿。”

    二人刚准备起身,陆南城已经及时的轻微摆了摆手,笑说:“既然是在宫外不必如此拘礼,朕出宫本打算也是想要专程拜访恩师,不想朕在此和二位碰上。”

    沈廷浅笑的眉眼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情绪,但是他很清楚,昭华帝若是如此轻易的便能找到他们二人实在是有些不值得相信,但凡天子脚下没有什么是能隐瞒的过当今天子的事情,索性他和陈老之间也未曾密谋什么事情。

    陈老倒也是看到许久未见的学生,心里感慨颇多,睁大眼睛仔细卡了片刻,老泪纵横的叹道:“先帝在上,老臣终于还能在有生之年再见陛下一面,如今陛下也已经长大承认,先帝您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

    陈大学士一辈子忠心耿耿,当年从先皇手中接下抚育当今圣上的重担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告诫自己,需从自身做起,给陛下做出一个榜样来,仅有这样才能作为表率,让陛下有样学样。

    索性在完成了所有课业的教导之后,陈老也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当初不顾赵华帝的苦苦挽留,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朝堂。

    或许其他的事情也都没有想要过上简单的生活更加是陈老的希望,他渴望着的是多少年来一直没有过的恬静人生,当初已经辜负了家人,如今在功成身退的时候也该好好回想这些年中自己到底做了多少重要的事情。

    也就是这个地方上能够彻底展现出陈老对于权势毫无兴趣。

    陆南城浅浅地笑了,前日在朝堂上恩师走的过于匆忙,他身为帝王也不能弃朝政于不顾,等到所有事情结束后已经到了今日,倒是有些未曾想到恩师居然和沈爱卿熟识。

    不由目光看想旁侧言笑晏晏,一副平静的沈廷身上,沈廷从容得道:“臣和陈老相识已经有半年光景,臣想学习陈老的一些为人处事,才和陈老之间的往来比较频繁。”

    简单的语言却是将他们二人之间的相识给一笔带过,或许也是不希望昭华帝在这件事情上询问太多,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陆南城确实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神秘莫测,缓慢的开口:“前日恩师上了朝堂一事也是沈爱卿提前告知。”

    自从许久未曾出现的恩师再次出现,并且还用一种很熟悉这件案子的口吻给出了妥善的解决办法,后来细细想到,恩师已经有十余年并不插手朝堂上的事情,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如何能知晓这些事情。

    若是说能够有什么进行些许牵引改变,那也就只有一个人可以说通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应该就是这件事情自始至终的受害者,也就是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将这个案件看的最为透彻的人,那个人必定就是韬光养晦的沈廷。

    虽不知沈廷想要让恩师代替自己说明情况,路南城想到一定是有其中必然的联系,或者就是沈廷捕捉到了什么,并不方便主动现身将事情给陈述清楚。

    也就是利用这个时候,昭华帝才是想要亲自找到他们,确定二人之中的联系,索性的是影一那边给出的消息没有任何纰漏,二人此刻就在这里。

    沈廷见事情被拆穿,也没有任何隐瞒的应道:“此事确是臣委托陈老进宫面圣,特意在诸位朝臣的面前将此事的解决方法说出,为的是能够更红的引出幕后真凶,如此一来也能够让我们主动占据先机,不至于被动挨打。”

    陆南城紧紧盯着沈廷的双眼,就是这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始终让陆南城感觉他并没有说真话,也未曾主动的将这一切彻底的在自己的面前陈述,简直就像是提前相好的说辞,能够蒙蔽自己的视线异样。

    沈廷的用意到底为何,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