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毒(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华贵嫔已经重新回复了笑意盈盈,眯眼敛去眼中深藏的怨恨,似血的唇轻开轻合:“这就是三皇子吧,真是个白净可爱的孩子。”

    而后才将目光转移到沈媛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表示,反而露出了一种颇有深意的笑,让沈媛看的莫名有些感觉遍体生凉,但是她怎么可能被对方的一个目光就给彻底坎帕了,脸上的笑意也只是略微的冰冷了些。

    碧枕快速抱起地上的三殿下,却未曾预料到三皇子已经扬起了精致白皙的下巴,认真的看着坐在母妃对面的女人,澄澈的眼中全部都是莹润,没有丝毫属于世道的复杂和算计,忽然间绽放出了个灿烂的笑容,脆生生道:“你是谁!”

    语气之中带了一丝的东西,仿佛是想要搞清楚这个和母妃坐在一起的漂亮女人到底是谁。

    在昭儿这还稚嫩的心中并没有好坏之分,他只觉的这个女人漂亮的有些过分了,但是很快还是讲目光重新转向了沈媛,对着她有一种别样的依赖,甚至还有些小羞涩,支支吾吾的说:“母妃,昭儿已经将您要求的异人志都看完了。”

    话音才落,沈媛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无比,目光也阴冷了不少,她猛然间看向旁侧目光幽深的华贵嫔,平静的道:“还不将三皇子带下去,交给奶娘照顾好,别让无事跑出来。”

    以昭儿现在的理解,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读完了母妃要求的书,母妃仍旧不愿意陪伴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欲要张口询问,却已经是被碧枕牢牢的抱在怀中,碧枕用手轻抚三皇子的后背,在昭儿耳边低声说:“三殿下,娘娘这边还有些事,等待结束了娘娘就来陪您,现在还让您和奶娘多呆一段时间。”

    说着,碧枕和碧水交换了个视线,碧枕就抱着孩子准备离开正殿。

    华贵嫔毫无征兆的缓缓开口,道:“自从三皇子来了以后,姐姐就一直防备着,妾身实在不知姐姐到底在防备些什么,难道在这昭阳宫还会有谁害了三殿下不成。”

    语气非常轻,却从其中透出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慢,甚至还有沈媛小心翼翼的奚落,自以为利用这种方式就能保护好三皇子,未免也有些太天真了。

    “坏,坏,坏女人!”被碧枕抱在怀中一向很乖巧的昭儿忽然间挣扎了起来,不断的向着华贵嫔所在的方向挥动纤细的胳膊,一边张嘴朝她吐口水。

    见到这幅情景,就算是华贵嫔也没有办法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对面的沈媛,欲要说什么,却被对方一道淡漠的目光就给阻止了。

    沈媛知晓,昭儿这个孩子心地善良,加之是从小就保护在身边的缘故,兵部清楚好坏的区别,可是昭儿天生早慧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隐瞒,尤其是今日华贵嫔到来之后,只怕此事必定会闹得宫中沸沸扬扬。

    想到此,沈媛的眼中划过了一丝异样,许久未曾动过的心中产生了浓郁的杀意,华贵嫔的这张嘴只会给扎尔带来不必要的杀机,必须要用什么办法堵住华贵嫔的这张嘴可以,可是如今她已经投靠了皇后,便意味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转念一想,沈媛心中有了及应对之法,向碧枕点头,将昭儿重新抱在了自己的怀中,轻轻安抚着有些焦急的昭儿,低声温和的说:“昭儿当初是怎么答应母妃,不要随意闯入这里,还有什么。”

    终于能够跟母妃在一起的昭儿心里自然欢喜,小脸上也没有其他的表情,根本不去看对面已经满脸气愤的华贵嫔,生生的开口,道:“母妃说昭儿要看完所有的书,等到傍晚时分来见母妃,还说要给昭儿做最喜欢的云片糕。”

    德妃和三皇子之间的互动被华贵嫔清晰的看在眼中,心里那叫一个恨,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这是陛下的血脉,同样也是堂堂三皇子,不论发生什么德妃这母凭子贵的一点已经彻底做到,从这点上就可以预防自己一个小小的贵嫔去做其他的打算。

    若是就这样放任沈媛继续在后宫中,只怕无法完成皇后娘娘的嘱托,转念一想,现在这个时候很多事情既然已经是按照如此发生,那自己为什么不利用现在的时刻好好的看看,到底什么地方能够让沈媛放松警惕。

    从这点上可以清楚的看出,对于沈媛而言最重要的便是这唯一的儿子,倘若三皇子出了什么问题,只怕陛下那边都不好交差。

    到此,华贵嫔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温和的笑意,身体微微前倾,看着一脸满足的三皇子,试探的问道:“三殿下喜欢吃云片糕?”

    昭儿对于对面的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喜欢,出于孩子的天性,也能够感觉出这个女人身上那种对母妃想要做什么的想法,这让三皇子本能不想要和她待在一个房间里。

    皱了皱眉头,小孩子嘟囔的说:“母妃,昭儿不要和她在一起,她身上的味道昭儿不喜欢,昭儿不喜欢。”

    此话一出不仅是华贵嫔诧异,就连沈媛都不知道应该去说什么了。

    三殿下自打出生以后就在这昭阳宫中,很少主动离去,这自然而然见到的人就是固定的那几个,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对于人性的感觉是如此的敏锐,沈媛本想要书哦什么,却根本米有其他的办法,唯恐是担心触碰到了别的事情。

    沈媛只能尽量的安抚精神状况很不稳定的三殿下,轻声说:“昭儿乖,母妃就在身边,有什么跟母妃就是。”

    “呵呵,真不知道三皇子如此调皮。”华贵嫔脸上的笑容已经是挂不住了,尴尬的说道。

    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一个孩子说讨厌,虽说童言无忌,却对于这个傲气的女人而言就是裸的嘲讽,如何能够变成了更大的麻烦。

    现在这之中究竟引发了更多的事情,沈媛抬起头,目光复杂,却仍旧是在用这种令人诧异的地方,至少这之中如何能发现了太多的事情,可以的话自然是希望这个女人赶快离开昭阳宫,昭儿此刻的状态真的很令人担心。

    华贵嫔本来还打算要去说什么,但是却也知道要是强行逗留,只怕沈媛就要做出驱赶的打算了,给身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道:“妾身今日来还给三殿下也带了一份礼物,这是御膳房专门做的云片糕,还望娘娘笑纳。”

    不论是发生什么事情,这样东西也是杨浅意特意嘱咐,说这样东西特意带给三皇子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也不需要华贵嫔做的太多,只要能够安然的完成了这些事情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什么。

    只怕是这个时候到底是变成了绝佳的麻烦,也没能彻底引发了很大的事情,现在这之中如何是变成了更加大的事情。

    沈媛毫不客气的说:“不必,昭儿这孩子虽然平日里喜欢云片糕,不过他更加喜欢的是昭阳宫碧枕做的云片糕。”

    她为了能够保护好自己的皇子,可以说得上是耗费了饿所有的心血,就是尽可能的将孩子彻底的保护在了绝对的安全范围内,只怕是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也是在这之中引发了绝对的危机。

    现在这之中,沈媛给碧枕使了个眼色,碧枕从容的接过还在怀中挣扎的三皇子,声音不客气的说道:“华贵嫔您还是不要好肥心血来讨好三殿下了,三殿下从小就在昭阳宫中未曾有任何的选择。”

    这之中,沈媛毫不客气的警告道:“本宫不想与你为敌是因为皇后,但是别忘记在这昭阳宫中还有能够制服你的人,除非你希望跟随在身边的护卫被送到陛下的面前。”

    有些事情纵然是当初的到了陛下的默许,可是也不代表就可以随意使用,若是被昭华帝知晓华贵嫔身边所谓的护卫居然闯入昭阳宫中,这种罪责应该有多少,只怕是顾家也要被华贵嫔任性的行为受到牵连。

    华贵嫔本打算还要说什么,却猛然间提起这个事情给变成了无声饿麻雀,毕竟这个事情还被掌握在沈媛的手中,只不过是这段时间以来沈媛也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情,现在这之中主动提起,为的就是威胁华贵嫔不要冲动。

    “好,你到底如何才愿意放了他。”华贵嫔有些焦急的说道。

    毕竟那个护卫是自小在顾家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虽说没有异性之间的感情,却依旧还是发自内心的将他当成了哥哥,不愿意自己这位没有血缘的哥哥被控制在沈媛的手中。

    这个女人能够拿人质做出什么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轻易预测,并且在这之中如何能够发现了太多的事情。

    所以,华贵嫔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沉默,也没有办法在去主动的说了什么,也在这之中彻底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