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毒(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皇宫,昭阳宫

    沈媛的精神看起来稍微有些颓败,但是却仍旧冷眼看着面前巧笑嫣然的女子,眼中的厌恶根本不加丝毫的掩饰,这也是自己对于华贵嫔前所未有的厌恶。

    “你来做什么。”沈媛不耐的抱着肩膀,心中的厌恶已经达到了几点,就差开口让宫人将华贵嫔从昭阳宫里请出去。

    被厌恶的某人全然是当做没有看到一般,依旧带着笑容,笑盈盈的开口:“妾身听沈丞相被行刺生死未知,担心娘娘因牵挂兄长身体衰弱,特备了些薄利,望德妃娘娘能够收下。”

    眼底深处飞快地掠过一丝阴冷的神色,葱白的手指轻轻将手中的精致花掉木盒推了过去,陪着那略微有些恶心的笑容,是在等待德妃娘娘能够收下自己的一份心意。

    沈媛身后站着的两个婢子顿时有些气愤了,这华贵嫔上次没长记性就算了,居然还趁着此时跑来昭阳宫,难不成是趾高气昂的来告诉他们,她的身后已经有皇后娘娘的庇护,你个小小的德妃就不要在做愚蠢的事情,免得到时候菀贵妃都没有办法能够罩着你。

    沈媛脸色微变,隐去那些轻微的恨意,此人没有必要被自己给怨恨,说到底华贵嫔也是个可悲的人,走了同一条的道路,只可惜他们选择的不同,自然也是会如此面对。

    “呵呵,妹妹这份心思本宫收纳了,不过有一件事妹妹还不知道吧,本宫的兄长虽然被刺客刺杀,但是兄长本人向来气运极好,并未危及到性命。”沈媛终于溢出了一丝舒缓的笑容。

    这之中的种种事情都有着莫大的关系,并且在这个时候上如何能够彻底展现,此时在这个地方上能够转变什么,为的就是提醒某人,莫要认为发生这种事情就可以高枕无忧。

    碧水给碧枕交换了个眼神,根本不给碧枕丝毫阻止的机会,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对着华贵嫔道:“就是,就是,华小主儿您还不知道吧,沈大人福大命大,现在已经苏醒过来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够重新回到朝堂上。”

    按理来说,他们之间往日并没有什么夙愿,也不需要如此敌对,可是根本无法进行其他的选择,现在这个地方上到底演变成什么模样,只怕这一切根本无法得出比较合理的解释,因为现在这个时候究竟给引起了很大的麻烦,可是华贵嫔不知为什么居然连沈媛也给一并恨上。

    想到这里,沈媛不自觉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就觉得自己头疼无比,好容易能够拥有为数不多安稳的生活,为什么还有人主动的来挑衅自己,难不成是觉得这后宫安逸的时间太久了,想要折腾些事情。

    沈媛脸色一变,阴沉的道:“顾衍凤你来昭阳宫目的并不单纯吧,本宫最为讨厌的便是弯弯绕绕,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尽管说出来,免得浪费时间。”

    如此开门见山却也是确定华贵嫔此次前来目的根本不单纯,并且想要的不过就是来特意找自己宣战。

    华贵嫔心中已经想好的话全然是被德妃的这句给彻底的打断,全然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什么,眨巴几下眼睛终究还是化作了唇角渐渐加深的笑容,笑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妾身早就说过德妃娘娘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惜妾身什么都未曾说过,娘娘就已经猜测出妾身来此的目的,既然如此,妾身也不再遮掩了。”

    话音才落,那虚伪的笑容也是逐渐消失了,要是继续这样伪装下去对自己来说压力也会比较大,不如坦诚来的更加洒脱些。

    闻言,碧枕和碧水脸色也是纷纷产生了巨变,还是想要去说什么,到底是给出了什么麻烦的答案,根本是没有很主动的说出,这毕竟是两个主子。

    沈媛全然是不在乎其他事情,双手打开了木盒,看到里面摆放的年限不低的一根人参,眼瞳飞快的瑟缩了下,而后恢复平静,似笑非笑道:“虽说来的目的并不单纯,但是这份礼物倒是价格昂贵,恐怕也是皇后娘娘给妹妹的吧。”

    他们两个人你来我往,针锋对麦芒,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后退模样,为的就是利用此刻的机会主动的将一切给展现出来,为的是主动看到他们之中到底是有多少的转变。

    “这根人参从模样上看年龄怕已经是过百年了吧,以妹妹的身份得一根百年的人参没有太大问题,可是这送给他人未免就有些珍贵了。”沈媛不疑有他的说道,一个字一个字的嘲讽着华贵嫔身份的卑微。

    后宫中从来都是身份尊严,纵然顾衍凤以前在顾家固然是能过着公主般奢侈的生活,可是到了后宫后,就会没有办法能够去改变,这些东西对于华贵嫔而言珍贵非常,凭着她的性格很少能舍得将这样昂贵的补品送来。

    刚刚还能够摆出的那一丝和她要对决的模样,脸上的表情瞬间就产生了些微的裂缝,根本是无法在继续这些话题。

    当时来的时候杨浅意只是将这份礼物转增给自己,并且告诉华贵嫔,只要将手中的这份礼物送出去就可以了,倒是没想到木盒里面盛放的居然是一根昂贵的人参,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肉痛。

    若是自己知晓其中物品的珍贵,定然不会如此洒脱的送给对方。

    毕竟这种东西里和自己有着很大的牵连,若是给自己还是能够提供非常多的帮助,何必白白浪费了这样一根价值不菲的人参,偏偏礼物已经送了出去,现在要是再要回去,岂不是亲自扇了自己一个巴掌。

    强撑着笑道:“呵呵,姐姐就是喜欢开玩笑,妾身怎么会舍不得一根人参,不过就是百年而已,在家族中妾身还有好多根这样的人参。”

    言下之意是告诉沈媛,这才是百年人参而已,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在顾家这样的百年人参还有很多,她何必为了这样东西心里产生任何的怨愤。

    沈媛对于她这番自欺欺人的言语也未曾再去说什么,因为这些东西若是在主动的去说,根本就是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何必要将这些事情给透露出去,也算是在这之中能够很镇定的等待这些事情。

    这个地方上自然是要看看华贵嫔到底是能够做出多少反应,毕竟这种东西里到底是有了更大的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外面传来了一道很稚嫩的声音,也就是这个声音,沈媛脸上刚刚还自信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下,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碧枕和碧水不约而同的眼中闪过了惊讶,沈媛面色难看,沉声道:“怎么让昭儿闯进来了!”

    自从昭儿出生以后就已经是她沈媛所有的心血,可是今日不想昭儿这个调皮的孩子居然没有奶娘的看护,就这样大喇喇的闯入正殿之中,完全是超出沈媛的预料。

    脸上的惊讶转瞬即逝,华贵嫔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算计的光芒,打从三皇子出生以后,这德妃就很少离开昭阳宫,乍一看上去是不喜欢在和其他的后妃有任何的往来,实则是为了留在昭阳宫中低调的保护自己唯一的皇儿。

    心中不住的冷嘲,却还有着浓郁的嫉妒。

    倘若没有菀贵妃和德妃,是不是自己和陛下的血脉也有这么大了,越是看到三皇子的模样,华贵嫔心中的怨恨就愈发的浓郁起来,连带着这个无辜的孩子也一并恨上了。

    这个地方上如何是能够展现出一切,华贵嫔的眼中是那种刺骨的恨意,尽管很快就消失不见,却还是被警惕的沈媛看在眼中,瞬间就警惕了起来。

    碧枕反应非常的快,在华贵嫔即将要开口的时候,先一步冲了上去,抱住了三皇子,笑眯眯的说:“三殿下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奶娘呢。”

    别看沈媛对于自己的昭儿非常的在乎,可是在孩子的教育方面丝毫不含糊,为了能够让才几岁的昭儿能够更好的自理,她甚至很少主动的去见自己的昭儿,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但是沈媛还是强行克制自己心中对于亲生骨肉的在乎。

    她的昭儿不能成为需要依靠母妃才能生活下去的幌子,纵然没有发生任何其他的事情,她也必须要让自己的孩子独立,能够保护好自己,不依赖任何人。

    可是在三皇子那稚嫩的心里,每天最为期待的就是能够等到母妃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不论自己怎样努力,母妃都是不愿意来主动看望自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确切的是让很多事情给彻底的影响了出来,完全是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在这之中如何是能够将这些事情都轻易的展现出来,沈媛最为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唯恐担忧自己的昭儿不要在华贵嫔这个疯女人的面前发生任何的意外,自然还是希望碧枕能够快些将这个孩子给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