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八十六章:毒(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朝堂之事就像是落入了平静的湖面,甚至没能引起丝毫的波澜。

    尽管每位官员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惊讶的地方,却还是没有足够的胆量将此事给透露任何,仿佛是这样就能防备自己的身上也染上这种麻烦,殊不知,他们都在没有察觉的时候落入了未知的陷阱中。

    此时,陆南城兴致缺缺的待在乾政殿中,根本不想去看面前桌案上摊放开的奏折。

    陈大学士的出现超出预料,经过早朝时候的惊讶后,后续产生的疑问不一会儿就彻底的姘居了自己的内心,始终不能得出个比较合理的解答。

    根据自己的记忆,十多年前大学士曾和身为太子的陆南城说过,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莫过于踏入仕途,入朝为官,被改变的不仅是自己的人生,还有的是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若有机会定然会选择脱身,有生之年再也不插手朝堂之事。

    无论用任何的方式,也不想在这里有任何的停留。

    可是恩师的出现,反倒是让陆南城心中的疑惑就愈发的浓郁了,有些担心,怎么一边倒的事情忽然间变成了那副模样,难道是恩师是得到了他人的嘱托,放不下自己,这才亲自进入金銮殿中。

    “万岁爷,时辰已经不早了,忙碌了一日身体已经疲惫,您应该休息了。”崔总管关切的开口,是想提醒陛下此刻应该好好休息,明日还有早朝。

    “好。”陆南城揉了揉自己略微疼痛的额头。

    崔总管今日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些事情,本打算要说什么,可是在这之中如何能够用别的方式告诉昭华帝其中始末,尤其是大学士在临走之前那犹豫的表情,自然是让崔总管不难往那件事情上思考。

    话音才落,一时间乾政殿中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周遭华丽的摆设带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飞虎是形成了一只随时都能将人给吞噬掉的猛兽。

    崔总管却是什么也没有说,目光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一个人,心中的那个声音也是犹豫了许久,仍旧还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将那件事说出来。

    还是让这件事彻底的沉没在心中吧。

    陆南城侧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旁侧的崔富威,那阴冷的光芒仿佛就是在看一个随时都能杀死的猎物,并没有逼问什么,却还是带给了崔富威前所未有的压迫力。

    “今日恩师在临走之前似乎有什么话要说。”陆南城盯着崔总管的双眼,“朕想知道为什么他什么也没有说。”

    那道暮光刺客就横亘在自己的心中,始终也没有办法能够去忽略掉,若是能够有别的方式,自然是没有什么,可就是因为这一道目光从而引发了额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彻底的将一系列的事情给衍生了出来。

    以前陆南城或许对于这些事情不会太过于放在心上,但是,这之中种种事情让年轻的帝王难以被忽略掉。

    “或许只是错觉吧,大学士毕竟已经上了年龄,免不了有时会露出别的眼神。”崔无非面不改色的说道,全然没有露出了任何异样。

    陆南城心知得不到任何的答案,淡淡瞥了眼,没有再去说什么。

    这一次,若是真的有了什么田铎的事情,他依旧还是能够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关于恩师的那道目光也不可能会轻易的忽略掉,必定是要弄清楚这其中是否真的存在什么隐秘,但此时并不是去派人拜访恩师的时候。

    陆南城的眼中快速的掠过算计的光芒,微微起身,似乎是故意要做出一副休息的模样,让崔大总管恭了恭身子,主动的离开了乾政殿。

    他每日只需要跟随在陛下的身边,至于其他事情全然是不影响其他,至于夜里自然会有其他人负责看护昭华帝的安全。

    这个时候,陆南城的眼中有明灭的光芒,对着换换被关上的殿门迟疑了片刻后,等到那个脚步声逐渐远去,确定崔总管已经离开,不会在主动的返回,这才对着空旷的大殿朗声道:“替朕调查一件事,需要秘密进行。”

    话音才落,就从房梁上轻巧的跃下一个人,此人隐去了面目,只能够看到一双漆黑毫无光泽的眼睛,单膝跪在地山,一言不发,但是从身上逐渐透露出的那种阴冷气势,足以证明此人身怀不差的武功。

    “朕要你暗中前往丞相府暗中跟着沈廷,将他的见过的所有人都拟一份名单给朕,并且确定他是否身怀武功。”陆南城淡淡的说道。

    关于沈廷身上存在的秘密必须要搞清楚,这自然也是给为了确保没有太大的问你,身为帝王的自己可是不希望在这些事情之中让自己陷入种种危机,关于杨相的事情也是不希望还能有了什么更大的影响。

    陆南城并未说话,只是勾唇笑了笑。

    那道黑影自始至终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低声发出了声短促沉闷的声音,算作知晓昭华帝的要求,很快身形彻底的消失不见。

    昭华帝不喜欢节外生枝,但是心中确实没有办法能够彻底的相信沈廷。

    此人身份成迷,并且一直以来很少会主动的牵引出什么,最为担心的是只怕这次的刺杀会陆续一年来一系列的事情,这让昭华帝更加担心了,必须要将沈廷掌握在手中才可以。

    “出来吧。”陆南城清了清嗓子,全然是没有在意其他的事情,因为刚刚自己就已经感知到那个人就藏在乾政殿中。

    话音才落,刚刚那道消失的身影再度出现,速度非常快的化作了一道残影,飞快的朝着某个方向攻击了过去,全然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在陆南城的眼中化作了一道黑色,至于其他在也是没有办法能够看出。

    “陛下,臣错了!”

    慵懒玩味的话音从乾政殿的侧室走了出来,就见到烛光阴暗的地方缓缓走出一道浅色的人影,此人一身便装,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能够很清晰的看出来,是属于武官的朝服,不过在腰间却是没有佩戴任何象征武官身份的武器。

    他们自从进宫就必须要卸下武器,为的是防止某些意图不轨的人忽然间在金銮殿上行刺皇帝。

    “你为什么会藏在这里?”

    “臣以为,是陛下暗中找人给臣透露的消息,让臣在乾政殿中等待陛下。”

    “哦?”

    陆南城的眉毛轻轻跳动了下,对于某人的话而言有些略微的诧异,毕竟他可是没有给雷云说过在这等待她的haul,并且也还是没有派人通知过任何事情,唯一就搞不懂为何雷云会藏在这里。

    目光看去,看的雷云身上的汗毛竖起,毕竟刚刚听到了那番话,心里突突了片刻,雷云干脆豁出去了,主动的伸出手:“臣发誓,今夜在乾政殿中听到的事不会告诉第三个,若是有泄露,就让臣永世不得超生!”

    昭华帝平日里不会在意这些,但是此事透着诡异,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掉,现在这个时候看看陛下到底还会有怎样的反应。

    若是说真的是自己的旨意,昭华帝绝对不会相信,但以自己对雷云的了解,有机会能偷懒绝对不会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只怕是他真的收到了来自自己的信息,才在晚上的时候猛然间来到了这里。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上讲很多的事情都给隐藏在了心中,敛了敛心神,陆南城面不改色的说道:“恰好,你来了,朕正好有件事需要交代你去完成。”

    既然被发现,那也该好好利用利用一下,毕竟能够得到不少有用的线索。

    现在这个地方上确切的麻烦,自然是能够挑选个更好的选择,自然就是利用此刻的种种关键时刻,看雷云能不能帮助自己完成这些事情。

    雷云站在原地浑身的汗毛都还竖起,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动作,因为争优一把冰冷锐利的匕首抵在自己的后腰位置上,随时都有种感觉,若他有丝毫的动作,这把后腰上的匕首都会迅速的插入身体。

    昭华帝摆摆手,让影先行退去。

    影一如出现那般,速度非常快的消失在了雷云的身后,只留下一个心有余悸,还不断拍着胸口纾解心中的恐惧。

    并未注意到在没有看到的地方,陆南城转瞬即逝的沉默目光,似乎是在沉思什么,但是很多事情却仍旧还是没有在这个地方上能够说出。

    因为这一切可是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若是真的发现了太多的事情,也只怕给变成了更大德玛反,没有人能够主动将这些事情给彻底的解决掉。

    现在,昭华帝非常需要此时雷云的帮助,毕竟是在这些时候之中彻底引起了陆续的那些事情,也还是在这之中将更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还需要足够多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东西,所以昭华帝需要一点时间将事情的始末都给顺好,这样一来也方便雷云能够接受这些东西,并且有了更好的收获才是,没太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