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震惊(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老夫来看,此事只怕秘而不宣或是全数宣布都会带来不妥。”陈大学士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咂舌,纷纷侧目看向这位大学士,虽说陈大学士曾经是昭华帝的恩师,却也没来由能够说出u这番超出寻常人能理解的话,若是不宣或者是宣,岂不是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那到底应该怎样做。

    陆南城依旧是坐在高位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自身的呼吸的时候,昭华帝才回应:“恩师觉得这件事怎样选择都不妥,那该如何是好。”

    且不说十余年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如今陈大学士肯主动再次出现在朝堂上,想必因为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偏偏路南长也无法很确定到底应该怎样解决,此刻有了个人能够替自己分担自然是好。

    最先开口的那位官员目光凌厉,初出茅庐不怕虎的看着前辈,嗤笑:“大学士以为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样解决才算是妥善。”

    两条路都被大学士一句话给彻底堵死,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出路供他们选择。

    “非也,非也。”越是到了这种关键越是装作深沉,目光换换扫过众人,大学士没来由的探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感叹什么,声音干脆的说:“第一当朝丞相被行刺此事本就不小,只是陛下您的反应实在是有些超出常人,不应该如此沉不住气,既然沈丞相未曾有生命威胁凶手必定会第二次行凶,待到那时凶手自然会被提前安排好的人手制服,不过……”

    又是在即将要说话的时候忽然间停顿,差一点让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去说什么了,大学士话锋一转,道:“沈丞相棋高一着并未着了凶手的道,利用手段将凶手给擒拿住,此乃至关重要的一环;第二此事交给刑部处理完全可以,不必大费周章也将大理寺一并牵连进来,如今反而会让案件的脉络走向更加的复杂。

    如果是老夫,定然不会如此冲动,毕竟幕后真凶若是见计划没有成功,有想要真正杀死沈丞相,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自然还会有新一轮的暗杀,只管尽管其变,那时候自然是能抓到更加有线索的东西。”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彻底理解陈大学士话中到底是有什么意思,唯独几个人则是露出了深思的模样,陆南城身为帝王脸色有些阴沉,尽管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对于恩师的话他听的是最为明白透彻。

    倒不是说他开始时候的决断就有错误,而是选择了一条看似比较简洁的道路,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因为这个决断失去了更加多证据的调查。

    其中不乏有人恍然大悟,有人当即问道:“大学士若是现在应该怎样办,我们已经失去了得到更多证据的好机会。”

    一席话下来俨然是让他们西湖灌顶, 仿佛是明白了到底应该怎样面对这个案子,纵然看起来是麻烦了许多,可是这个时候如何是能够发生了更多的东西,也算是在这之中能够获取到一些日后可以断案派的上用场的知识。

    “放了他!”大学士沉声说道,目光沉稳的落在被禁卫按在地上的凶手。

    此人是这次行凶唯一被抓住的线索,奈何他身为杀手,自小经受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训练,刑部的那些手段根本不可能让他吐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其实这个杀手也只是被幕后真凶所雇用,至于行刺动机全然没有头绪。

    摇了摇头,虽然说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说到底也还是上了年纪,才说了一席话就已经看起来苍老了许多,猛烈咳嗽了两声后,显然是精神状态比起刚刚差了许多,却还是仍旧坚持的说道:“放虎归山有时候是最好的一条退路,就算是幕后真凶没有联系杀手,杀手必定也会跟i们带来更多的线索。”

    “老夫日渐衰弱,恐难以继续在这个地方逗留,陛下请允准老夫先行退去。”陈大学士几乎是将身体的所有力量都靠在了身旁的小太监身上,才勉强没有摔倒。

    本来陆南城还打算出言挽留,自己也和恩师有十余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想要和陈大学士在宫中好好许久,但看到这番模样也是知道,老人恐怕难以再经受这样的折腾,敛去眼中不易察觉的黯然,声音也是放轻了许多,道:“老师就先行回去吧,您一定要注意身体。”

    大学士本打算还要说些什么,猛然间想起了件事情,嘴角溢出一丝浅淡的笑容,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无声的眼神,没有说出去,打从十余年前选择离开金銮殿时候起,他就已经注定和这里没有了任何的关系,过着自己平凡却很充实的十来年,若非那个人昨日特意找到了自己,说明来意,恐怕他也不会在有生之年再度踏入这金銮殿之中。

    就是在这个地方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并且还有当初不应该被忘记的那些。

    如今昭华帝也已经长成一代明君,虽说在行为处事上或许还欠缺了些许的考虑,至少比那个时候的先帝要好上许多。

    深一脚浅一脚的缓慢走出了金銮殿,陈大学士的身影被升起的太阳在地上拉出了很长的影子,他的身体稍微有些僵硬,但是双眼中却仍旧还是当年那种恬静的神色,叹道:“十年了,一切都已经变得是物是人非,陛下如今也已经长大了。”

    还依稀记得当年在自己面前那个声音稚嫩,告诫要成为一代明军的太子殿下,都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陆南城是那样的天真,不像现在将一切的情绪都尽数隐藏在了心里。

    小德子小心的陪伴在陈大学士的身边,唯恐有了片刻的怠慢,却在听到大学士的这番话之后,轻声宽慰:“大学士您尽管放心吧,陛下如今已经是堂堂明君了,当年的那些时光已经过去了。”

    不知道当年他们之间经历过什么,但是现在的昭华帝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若非如此,如何能够成为一个能够统一天下的君主。

    陈大学士只是笑着,什么也没有再去说,毕竟有些事情可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够轻易的说清楚,至少是在这之中需要有个更大的证明。

    可是这些事情之中到底是变成了什么样子,陈大学士最终还是决定将当年的一个秘密给彻底隐瞒下去。

    凤仪宫

    “什么?”杨浅意脸上的从容淡然彻底消失不见,凤眼正大,闪过了一丝诧异,有些不确定陛下为什么要这样做,抬头看这言女官那笃定的模样,“你说陛下今日让刑部特意将此刻给带上了金銮地,并且十余年没有出现的陈大学士再次现身。”

    没说一句话,杨浅意都感觉自己的呼吸是那样的艰难,毕竟这种事情是在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料,陛下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同样十余年都未曾插手过朝政的陈大学士怎可能会再度出现在这里。

    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杨浅意全然无法猜出陛下的心思。

    言女官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听金銮殿的小太监说今日他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杨浅意知晓,恐怕是陛下让当众看到这个刺客别有用意,至于这用意到底是什么,暂时就不得而知了,若是有个答案的话,也不至于心里没来由的感觉到不安。

    毕竟这种事情之中,总是会有潜在的联系在其中,可是这些联系到底是什么,杨浅意无从而知。

    “可知陛下在金銮殿上都说了什么,至于如何处置那个刺客了吗?”杨浅意自己都没有察觉,在对于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居然有些失态,甚至还是有些颤抖,唯恐这件事真的是和自己的父亲有关。

    沈廷是什么样的人,虽然父亲始终都未曾说过,但是杨浅意对于父亲多年来的了解,大致能够猜测出来,只怕是他们现在都想要主动争取现在的沈廷,想要得到他的协助,这难以保证在得不到的情况下还不会毁掉了这个存在着的危险。

    得不到给自己的以后造成很大的威胁,不如就趁着现在抓紧时间给解决掉,这样以来也能省去不少后顾之忧,完全不需要担心其他事情。

    “原本朝堂上各有坚持,但是大学士来了之后,主张的是将刺客给放了,刺客自然能够带领刑部的人找到幕后真凶。”言女官犹疑了半天,终于开口。

    这种方式她一个女流之辈都觉得有些不大靠谱,若是真的有这么灵验的话,那为什么还会让每一个朝臣都绞尽脑汁,也遍寻不到更好的方法。

    谁知,杨浅意竟然是摇了摇头,有些神经兮兮的道:“不对,此事没有这么简单,放了刺客就能带他们找到凶手的话,陛下为什么没有提前想到这个方法。”

    一切乍一看上去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就在昭华帝这里始终都存在着问题,不能轻易的搞清楚其中存在的尴尬联系,并且还有了什么更加棘手的问题没有得到比较好的解答,这到底死怎么一回事,其中有什么关联。 请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