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震惊(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跪在地上的凶手身上,仿佛利用这种方式就能够看出幕后真凶。

    彼此相互交换视线,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心中却彼此都弄明白了,在这个时候到底应当说什么,有一个中年模样的朝臣犹豫了片刻,举起手中的笏,主动站出人群,声音略显清脆,一板一眼之中显示出的是身为一个朝臣的规矩,沉声道:“臣认为此事应当公正发出,毕竟受伤的乃是朝廷官员,现在还未抓到幕后真凶,无法确定是否还会有其他同僚也被行刺,还望陛下能够允准。”

    “将此事告知天下人?”陆南城玩味的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声音里没有半点温度,却显得是那样的具有压迫力,让这个敢于站出来开口的官员身体没来由的颤抖了下。

    将这个案子的调查进展公之于众,自然是能够引来不少各个方面的协助,可是陆南城分明是有自己的算计,若是如此轻易的就将目前掌握的线索如数的泄露出去,只怕是会给幕后真凶更大的可趁之机,昭华帝从沈廷被行刺的事情之中足够看出,这个幕后真凶不论目标是谁,要求杀手都要彻底杀死目标,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让真凶得到线索。

    自己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幕后真凶的能耐,居然想要利用这个方式来浑水摸鱼。

    朝堂之中有反对的声音自然也就有迎合的声音,有些官员为的就是投其所好,同样还有些官员则是用中立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亲,固然两方面都有各自的好处,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幕后真凶还会再次行凶,若是些许的线索被真凶所知道,很可能在下一次的犯罪之中刻意规避这些问题,不给他们任何可以调查的纰漏。

    立时有人站出,干脆的说:“臣以为,此事目前还不能公之于众,暂且不论事情的本质到底如何,沈丞相被行刺本就已经是一件大事,朝廷命官在天子脚下被行刺,若是被百姓知晓现在连凶手的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必定会引来京城百姓的人人自危,到那个时候很有可能更加给了凶手机会,应当全面封锁消息,并且暗中将整个京城都给戒严,这样才能有效的阻止幕后真凶趁着现在的机会逃离京城。”

    至于能不能抓到真凶某些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完全在乎的是,沈廷为什么在事情发生之后还能高枕无忧,居然连早朝都没有露面。

    不是没有官员在听闻他受伤之后亲自带着礼物登门拜访,谁知却在第二天杀手被抓住以后,他们每个官员送上门的礼物全部如数的送了回去,沈廷根本就没有收下他们的礼物,也就是说根本不接受他们的这份好意。

    若说在这之中最难以控制的莫过于沈廷,此人空有一番智慧却是油盐不进,不论什么事情看似都不可能让这个男人轻易就范,全然让所有的官员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才能打动沈廷,毕竟这是个非常有用的助力。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皇后娘娘依旧占据后宫之首,杨家也依旧是如日中天,可因为他们实在是根深蒂固,盘踞太长的时间,势必昭华帝也会对他们下手,并且皇后没有一个子嗣,这皇后的位置也形同虚设,某日若是没了杨家,这皇后指不定就会易主了;可是沈家却截然不同,沈廷年纪轻轻并没有多少盘综错杂的关系,甚至也是神龙不见尾,更加很少的主动去掺和别的事情,最为重要的是德妃娘娘还有三皇子殿下。

    “此事朕需要听你们的建议?”陆南城的声音给人一种似乎是在笑的错觉。

    但是仔细看去,这位昭华帝却是在用很认真的表情看着一群人,脸上根本没有多少其他的表情,并且是在这个时候之中彻底展现出了绝对的问题。

    他们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私心,就如同陆南城绝对不会主动的去说这个杀手最终处决的结果,毕竟这个杀手还有非常大的涌出,甚至还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预料之外的收获。

    伸出手撑着下巴,陆南城放松了身体,靠在身后的龙椅上,眼睛微眯,眼底闪过一抹神色,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老臣有话要说。”

    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见打破了朝堂上剑拔弩张的其实,带着些许的颤音,却也能够听出这个声音虽然苍老却依旧浑厚有力。

    所有人不约而同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但见一个满头白发走路颤颤巍巍,需要旁边的太监扶着才能不摔倒的老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涌现出了异样的神采,更甚有的人眼眶里居然还泛起了些许的泪光。

    陆南城原本慵懒的眼睛在这一瞬间也不由自主的睁大,正了正身子的看着慢悠悠走进来的苍老身影,心道,已经对朝局上的时请彻底放手的大学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必他也是听闻了这个事情,所以特意赶来。

    想到这里,眼睛不由自主的扫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忍不住感叹,到现在为止到底还是谁能有这份能力,居然能够将已经隐退了的大学士给重新送进宫来,并且看大学士这幅样子似乎是有话要讲。

    昭华帝一动不动的坐在龙椅上,身上逐渐散发出来的那种摄人的气势蓬勃,眼中的阴霾也是越来越浓郁,就像是在酝酿着一场疾风暴雨。

    等到大学士彻底的走近,已经年近八十六岁的大学时就要作势给昭华帝行礼,陆南城赶忙在他之前说道:“大学生一辈子劳苦功高,更是为先皇天下社稷的稳固带来汗马功劳,朕幼时承蒙大学士指点,您不必如此生分。”

    陈大学士当年也是先皇在世时候如日中天的一代大臣,并且此人有着不亚于沈廷的才华,但是一辈子也都是很简单,从未要求过什么,忠心耿耿辅佐先帝,并且在陆南城诞生以后也曾经担任过昭华帝的老师,光是这份殊荣已经让许多人都为之感叹了。

    但是此人一直以来对于仕途都是淡泊名利,从未表现出有丝毫的留恋,一直等到昭华帝可以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来治理天下的时候,他就果断的选择了辞官告老还乡,一直来的十余年间没有过问过任何朝政中的事情。

    但凡是每年有曾经的学生上门拜访,也都被大学士借由身体不适需要静养的名义给婉拒了。

    既然已经和高堂没有任何联系,这位大学时也不希望自己再被什么人呢给盯上,毕竟多少年来都已经过去了,融进拥有的片刻安宁时光对于他来说无比重要,自然是不希望有人能够彻底的发现了自己的一切。

    大学士颤颤巍巍的拱了拱手,别看年龄已经很大,但是这精神倒是好的很,一如十年前辞官养老时候,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差别,连带昭华帝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丝怀念的味道。

    “有生之年,朕未曾想过居然还能见恩师一面,真是朕的荣幸。”昭华帝难掩心中的喜悦,至少还能在现在看到当年的恩师,这已经让什么都拥有内心却依旧什么都没有的皇帝感觉到满足。

    陈大学士笑呵呵,眯起眼睛,“和陛下一别已有十余载,如今陛下已经长大了,什么事情都能够自行做主,老夫也算是没有愧对先帝。”

    一时间所有的官员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位陈大学士的能力他们自然知晓,就算是当今陛下也对他礼让三分,全然不知这位已经隐退不关心任何事情的陈大学士再度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经过一番客套和寒暄之后,总算是事情转回到了关键点上,陆南城认真的看着曾经的恩师,等待恩师主动开口,陈大学士仿佛也是十年没见,比起以前更加健谈了,开口就中中心,道:“老夫听闻今日沈大人被行刺,此案被陛下交由刑部和大理寺共同监审,并且现在已经有了些许的证据。”

    说着忽然间睁开眼睛里,那双明亮的眼睛居然迸射出和年龄极度不符的明亮。

    这道目光也就只有在长一些上了年纪的官员知道到底是什么,当年陈大学士也不是一个正统的文官,他本来是刑部的一个主审官员,因为一个小小的案子,凭借自己独特的才华居然将这个无头悬案给彻底的破了,并且还抓到了最不可能是凶手的凶手,当即引起先帝的高度重视,面见圣上。

    也是从那次开始,他的仕途就开始平步青云,一直很稳妥的做到了大学士的位置上,后来就是当今陛下诞生,这位大学士自告奋勇的去做太子殿下的恩师,为的是能够教授当时还是太子的陆南城一些有用的东西,让他能够成为和自己父皇一样的明君,自然而然的开始了太子老师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