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死地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一如陆南城猜测,这件事情到了沈廷那里,无论如何也没有彻底的回馈任何答案,只是将一切都推脱为巧合。

    显然陆南城对与他的回答并不满意,也唯独没有再次向沈廷询问什么,只是将刑部侍郎叫到侧殿,询问案件的调查进度。

    刑部侍郎,魏崇明也是个很有能力的官员,一直以来也都很低调,和低调的沈廷有的一比,不过此人办案的能力更加的厉害些,此次也因为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刑部和大理寺联名举荐魏崇明作为此次案件调查的主要官员,负责一切案子的接洽和整理。

    魏崇明自袖中摸出一份奏折递了上去,抱拳:“陛下根据杀手的交代,他并不知道买凶刺杀沈大人的雇主到底是谁。”

    从这一系列之中的调查对魏崇明来说也彻底的引发了很大的麻烦,在这之中没有能够彻底的展现出来,只是从杀手的口中的不到任何的消息,哪怕是他都无法从被抓住的杀手口中得到更多的线索。

    奏折之中陈列的东西条理分明,陆南城也已经是很快就明白了这些个事情的始末,但有些事情还是无法给出个比较好的结论,也在这个当口下,他放下手中的奏折,询问道:“杀手如何被制服的事情他可有交代。”

    从侍卫的口中得知,当他们听到声音闯进去的时候,黑衣人已经跪倒在沈大人的面前,似乎就像是给控制住了什么,没有花费任何的功夫就将杀手给抓了起来,可是问题就在这里,根据案件的调查沈廷那里什么有用的线索都得不到,并且也在这之中给彻底变成了没有办法能够引出的一切。

    偏在此时,魏崇明眼睛里流露出了很多异样的情绪,仿佛是在思量着该不该将这件事的始末都给说出来,免得将一系列的事情给变成更大的牵连,在这之中分明就是觉得昭华帝有些不大相信这些个事情。

    “根据杀手的交代,他本来按照雇主的要求刺杀沈大人,但是未能成功,眼看此事被皇帝知晓想在被发现之前彻底解决掉目标,没想到却在第二次行凶的时候被沈大人给抓住,直接给控制住了。”魏崇明也是有些难以确定。

    毕竟沈丞相一直以来在自己的记忆之中都是个很儒雅的书生模样,从来也没有做过任何预料之外的事情,这种能够解决掉一个杀手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自始至终也没有多少的人彻底的明白沈廷怀有武功,只怕是这次沈廷一直以来隐藏的秘密也被人给发现了。

    陆南城罕见的没有说话,将这一切彻底的给保持了沉默,哪怕是这些东西之中有确切的联系,皇帝陛下依旧还是没能将更大的事情都给说出。

    果然,这些事情真正的答案,只怕就是在沈大人的口中,可惜这些东西也明知沈廷不可能轻易的说出,只能是想别办法来将这个案子继续调查下去,免得让这件事情被牵连了。

    各种缘由果然无法用简单的语言就轻松阐述,陆南城居然也在这等重要关头保持了绝对的沉默,或许在他看来,有些事情此时掌握的过于清楚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正了正心神,陆南城低声道:“现在全权调查此人背后的所有力量,任何可疑的人物都不可放过,尽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出突破口,沈爱卿那边你们也不要贸然去打扰。”

    说到底还是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保持有绝对的怀疑,陆南城不能冒着不必要的风险为了调查清楚,因为在沈廷身上的秘密已经即将能够浮出水面,陆南城打算静观其变,看看沈爱卿有什么方式能够狡辩。

    昭阳宫

    宫人步履匆匆,或多或少都是在忙碌手头诸多事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对于昭阳宫上下,此时都蔓延着一种窒息的宁静,谁也不敢随意去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大致都能猜测出,定然是因为沈丞相被行刺受伤的事情,德妃娘娘寝食难安,几次想要出宫看望兄长,出宫的由头皆被陛下忙于此事的调查而搁置了。

    只要娘娘一天无法亲眼见到沈丞相,恐怕就不能彻底放下心,毕竟那是和自己有着相同血脉的亲人。

    碧枕在情绪低落的深渊身旁小心伺候着,唯恐有了丝毫的怠慢,但是最怕的却是招惹到娘娘的怒意,各方面都可以说得上是面面俱到,让他人挑不出任何的差错来。

    “沈大人已经醒过来了,太医院那边确诊沈大人只是受伤,并未危及性命,娘娘您已经一日滴水未进了,就迟点粥吧。”碧水眼眶通红,手里还端着个精致的瓷碗,里面盛了小半碗浓郁泛着香味的米粥。

    德妃娘娘已经给一整日滴水未进,再这样下去身体很快就会迅速的衰弱下去,偏偏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劝解娘娘吃些食物的行为,只能在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着,确保娘娘没有太大的问题。

    碧枕做事条理分明,既然娘娘已经一整日没有用膳,索性去小厨房熬了些米粥,虽然清淡却是最快能够让娘娘恢复元气的食物,也算是在这点上能够确保娘娘身体的健康。

    可不能是沈大人那边刚刚有好消息传来,这头昭阳宫里娘娘倒了下去。

    碧水什么也没有说,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不断的落下,看起来可怜兮兮,让人忍不住怜爱。

    吸了吸鼻子面前稍微舒服点,依旧很委屈的说道:“娘娘您就吃一口吧,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了,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坚持下去。”

    明知道这番话说出没有任何意义,但是碧水还是发自内心的说出,真的是不希望娘娘因为这些事情把身体给拖垮,既然沈大人如今已经转危为安,娘娘也该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沈媛尽管看起来精神还算是不错,但多少还是因为这些事情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且胃部些微的疼痛感也是在一遍遍的提醒着自己很不舒服,但是心中仍旧还是不愿意就这样白白的给了他人机会,心中那口气半天也没有办法能够咽下去。

    如何能够不知道昭华帝为何刻意回避自己,根本就是不愿意主动面对这件事情,所有有关和兄长的事情,陛下都会很主动的避让这些。

    沈媛唇角轻缓的勾起,但是这个平日里充满的味道的笑容,此刻居然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她有些虚弱的说道:“既然如此,本宫就算是再怎样苦苦哀求陛下也不可能放本宫出宫,碧枕你且去沈府仔细照看兄长,莫要让他出了任何意外。”

    现在这个时候,沈媛已经无法再去相信任何一个人,兄长身边潜伏的种种危险自己是没有办法提前预料,既然那自己不能在关键的时刻陪伴在兄长的身边,只能是由自己身边最信任的婢女过去照料兄长, 也能够给兄长的日常生活提供很多便利。

    其实这一切也都是属于沈媛的私心,不想他人过分去插手兄长的事情,却也在心中隐隐有一丝的防备,若是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很是镇定的话,未免有些太过超出原本的预料。

    云溪宫

    温怜宜第一次有些失态,但是关于沈廷的事情自己却是一点都不敢怠慢,赶忙让手下的人去进行调查,就是为了确保沈廷并没有被死亡威胁。

    凝琅有些不大理解的看着菀贵妃,若是沈廷真的在这次偷袭之中意外死亡,岂不是对于他们云溪宫来说最好不过了,因为沈廷这个人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让娘娘不敢轻举妄动,在她看来沈廷几乎是半强制娘娘去做一些保护德妃的事情。

    在这之中,温怜宜轻轻摇了摇头,关于昭阳宫沈媛的举动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并且是在这个时候很多东西都已经摆在明面上,却仍旧还是忍不住感慨,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些地方之中也必须要给出个还算不错的结论。

    若是种种的麻烦都牵连进来的话,只怕是这些事情自然而然的演变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沈廷是个有才华的人,本宫还需要他协助完成许多事情,若是就这样死了,只怕……”温怜宜的话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在她看到重新穿进宫来的消息,眼中最后一丝对于沈廷的担忧彻底的也消失了。

    果然这个男人真是太懂得利用身边的一切,哪怕是他自己也都被充分的算计在其中,不可能去主动的改变什么事情,并且在这之中沈廷居然还能够保持清醒。

    既然事情都没有天大的影响,也不需要再去顾忌什么事情,只怕沈廷身边发生的刺杀案件估计会让皇帝陛下很长时间都不能抽出空来。

    她温怜宜自然也就是有了些许的时间可以去做些别的打算,只可惜现在这个时候到底涉及到了很多的事情,不过现在这种草木皆兵的时候还是小些会更加好,以免给自己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