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证据毁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见大势已去,黑衣人当即一狠心,手中挥出的匕首生生转了个方向,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刺去。

    沈廷的眼中闪过厉色,怎可让这凶手如此轻易的就遂了他的愿,疯狂将剩余不多的真气全数运转,朝着黑衣人的手掌快速的抓住了那只手,眼中全然都是冷然,厉声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既然有能力刺伤他,就也该付出相应代价,在他还没有调查清楚其中关系之前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死去了。

    眨眼的功夫,沈廷的手已经捏在黑衣人的手腕上,真气疯狂朝着手腕快速涌去,黑衣人只来得及一声沉闷的痛呼,手腕以一个诡异的姿态扭曲着,手中的匕首也因为没了控制,被地心的引力拉扯着向地面摔去,沈廷空着的那只手稳稳借助摔下的匕首,在手中不断的把玩着。

    不论什么更大的事情,沈廷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把匕首,发出一声低低的赞叹,但还是很小心的在黑衣人身上快速点了几个穴道,确定他不会贸然挣脱桎梏后才彻底放下心来,道:“你的装备算是不错,果然能够轻松破开我的防御。”

    昨天夜里沈廷敏锐的听觉就已经查探到周围正潜伏着一个人,他还无法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准备要去观察情况时候,忽然间却被黑衣人给冒然袭击了,手中的匕首就像是锐利的兵器,破开沈廷真气的防护,轻易的刺穿了他的皮肤。

    既然如此,干脆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暗中观察,看看这个黑衣人前来刺杀自己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黑衣人被沈廷如此轻易就给制住,也不挣扎,喘着略微没有节奏的呼吸,声音漠然:“不要妄想从我口中能够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不可能知道来嘱托沈廷这次生意的主顾到底是谁,他也只是从情报那里得到了这个报酬无比丰厚的任务,却没想到到头来折损进去的却是自己。

    沈廷并没有想要揭开黑衣人面具的打算,有些时候这种秘密还是被沉浸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更好,况且他想要知道的不过就是在这之中他究竟是被什么对手给盯上。

    不过就在这个当口,门忽然间毫无征兆的被大力给推开了,两个全无武装的侍卫手持武器,满脸紧张地站在门口,在即将要闯入的时候却是在看在眼前场景之后硬生生停住了,茫然的看着这混乱的场面。

    本该昏迷面临死亡的沈大人为什么此刻清醒的站在地上,他的面前分明还坐着个全身黑,用银色面具遮住了面容的男人。

    看到这幅场面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刻意的忽略掉这些,只怕这些事情也只有唯一清晰的沈大人能够给出个比较好的结论。

    沈廷兀自站着,全然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但在看到闯入的二人之后,脸上也自然而然的挂起了一丝笑容,对着地上的黑衣人怒了努嘴,道:“他应该就是陛下要抓的凶手了,现在交给你们吧。”

    纵然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但是两个侍卫秉持着不该知道不要询问的原则,两个人半强制性的拖起跪倒在地黑衣人就要向门口走去,却在即将和沈廷擦身而过的时候,沈廷友善的嘱咐:“将他关起来之前最好废了他的武功,不然以你们的能力根本无法制服他。”

    说完,沈廷抿了抿嘴唇,捂着受伤的腹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床榻,艰难的坐了下来,再也不对这个要刺杀自己的黑衣人摆出任何额外的兴趣,任由两个侍卫将这个黑衣人给押走。

    两个侍卫中间押着个凶手,这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他们奉命镇守在此处,并没有发现什么,谁知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超出他们的预料,乃至那位处在生死边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苏醒的沈大人。

    不知怎的从出屋都一直很配合的黑衣人,忽然间停住了脚步,力气非常大,引得两旁的侍卫脚下踉跄了片刻,却在此时忽然间引发了更大麻烦的事情,不由抬头看向被夹在他们中间的黑衣人,其中一人正打算要说些什么,黑衣人已经是低声怪异笑了起来,笑的两个侍卫身上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

    这之中也是给变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们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丝怒意,一个人的手稳稳按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低声呵斥道:“闭嘴!”

    黑衣人也不搭理他,依旧是在那里低声的笑着,也在这之中如何是能够引发了太大的事情,现在这之中引发了极大的麻烦,只怕是这些事情都给牵引出了绝对的麻烦。

    在这之中,黑衣人音调怪异的说道:“你们觉得真的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两个侍卫被黑衣人的声音给弄得浑身都很不舒服,却还是强忍住想要发火的怒意,将他暂时软禁在沈府一个偏僻的院子里,没有忘记按照沈大人的嘱咐将黑衣人的四肢都给折断,这个时候其中一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说:“刚刚在沈大人的房中我怎么看到一道黑影。”

    说话的正是之前在院子外面看到窗户动的侍卫,另外一个人本打算想要说一两句,但是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果断选择了闭嘴,至少这个地方上的事情还是不要贸然开口会比较好,免得引起更大的麻烦。

    显然这些事情并不能证明什么东西,只能硬生生的嘱咐了一句:“你且在这里看着他,我去沈大人那边保护他。”

    话音才落,二人的心中几乎同时想到一点,沈廷大人身上明明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居然还能清醒的维持到现在,只怕是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都给牵引出来。

    沈府,正堂

    一个锦衣男子坐在沈府正堂的正位上,在这之中如何是能够显现出更大的麻烦,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老的人,沉吟了片刻,这才缓缓说道:“陛下,沈大人运气很好并没有二次受伤。”

    陆南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脸色不断太好看,轻微的点了点头。

    没有超过十二个时辰,在京城天子脚下,沈廷沈丞相的府中就出现了这种事情,凶手两次行凶,居然都是为了杀死沈廷,这种气氛下如何是能够彻底保证绝对大的问题,也在这个地方上彻底引起了不一样能够回答出来的东西。

    一时间在正堂中的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他们是在等待昭华帝下达命令,昭华帝也不着急,慢慢的说道:“沈爱卿的身体如何?”

    那位年老的太医得了陛下的准许,颔首:“经过老臣的检察,沈大人腹部的伤口因为剧烈动作再次被撕裂,不过臣已经替沈大人包扎过,基本没有更大的问题。”

    经由对沈廷的检察之后,让这位年老的太医也是忍不住感慨,年轻的沈大人果然运气是如此好,自然是没有危及到性命,甚至是在这之中还是能发现很大的问题,也在这之中让昭华帝心中的疑惑更加浓郁了。

    黑衣人被如何抓住的过程他们尚且还不知道,本该在昏迷中的沈廷此刻居然已经醒转过来,就连腹部损伤了脏器的伤口也超乎预料的轻微。

    沈廷啊沈廷,你到底是个活人,还是其他的物种。

    诸多的疑问都是围绕在心中,始终是不能得到其中的回答,绝对不能就这样简单的放任了。

    “你们且在这里等等,朕亲自去问问。”昭华帝放下手中的茶杯,猛然间起身,身后的几个负责保护的暗卫瞬间现出身形,吓得在场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冒然出现在大厅里的几个人。

    这之中如何是能够发现了极大的东西,也在这之中能轻易的引发了绝对的麻烦。

    现在这个时候最需要弄清楚的就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本该身受重伤的沈廷居然还有空余的力量能够制服黑衣人,当即说道:“你们二人可是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

    陆南城询问的自然是那两个负责保护沈廷的侍卫,因为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事情发生时候就在现场,必然能够给陆南城以及在场众人提供更有用的线索。

    这个时候之中,陆南城略微沉吟了,显然是在等待侍卫能够给出比较合理的解释。

    一个侍卫犹豫了下,将自己两个疑似的发现都说了出来,也不知陛下能够采信的有多少,这之中也夹杂了些许异样的情绪在其中。

    也就是在这个当口,陆南城好似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猛然间开口:“将凶手送去大理寺着手进行调查,朕必须要在短时间内确定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并且全权将沈府的安保交付给禁卫军,让他们接收这件事情。”

    在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之前,沈廷的安全必须保证,他不可能此次语气都如此好,所以陆南城只能强行插手其中,会会这想要他性命的幕后真凶。

    等待一切事情真相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