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七十四章:风波起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一句此事还需定夺驳回年轻太医诸多猜测,以至在最后都没能说出一句与案情有任何关系的话语。

    陆南城陷入沉思中,显然是对于这件事情保持自己的看法,空留下雷云一人在偌大的乾政殿里发呆,全然不知如何处之。

    片刻的功夫,这位本就闲不住的雷大将军已经没有了耐心,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频繁抬起头看着上面正沉思的昭华帝,几次欲要出言说些什么,却怕影响到陆南城的思考,只能一次次的拖延下来。

    一直等到陆南城将其中具有的关联彻底的理顺,才回过神来,正看到雷云已经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昏昏欲睡,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不断的轻点着,看的昭华帝立刻乐了。

    仔细观察片刻后,还是出言将沉沉欲睡的雷云给叫醒过来,双手交叠的放在面前的桌案上,怀着一丝调侃的看着他,主动的是将现在这种情形给彻底的打破:“怎么?昨天晚上没有休息?”

    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雷云的无奈给勾了出来,因为没有外人也没有太过于顾及君臣之礼,努努嘴,眼中流露出的全部都是对于昭华帝的无奈,道:“托你的福微臣昨夜在府中休息得非常好,不过就是刚刚实在觉得无聊,昏昏欲睡,让陛下一位微臣昨夜没有休息好。”

    说着,眼睛里的光芒也是一阵的闪烁。

    将他脸上乃至眼中流露出来的无奈都清晰的看在眼中,陆南城没有说话,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正了正身子,这才缓缓开口:“既然雷将军辛苦了,那就早些回去休息吧。”

    分明摆出一副要送客的架势,谁知此时竟然在累晕的脸上浮现出名为解放的神情,几乎不给陆南城其余说话的机会,快速说道:“既然陛下还有事情,微臣就不再这里打扰陛下思考了,这就回去休息。”

    说完,几乎是飞也似的转身离开乾政殿,不愿意在有片刻的停留。

    但看雷云的性子,陆南城也只能是无奈的摇头。雷云什么都好,唯独对于这些个规矩方面的事情很不遵守,索性一直以来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事情,还能够让昭华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这样放任了过去,可是这种习惯若是不加以更正,只怕以后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这样可以容纳雷云的存在。

    雷云性子良善,虽然进入朝堂之中,却是个真正对于权利没有野心的人,他有一身的武艺和聪明的头脑,这样的人才陆南城不可能轻易放弃,却也是无法继续让雷云就这样放肆下去,只怕还是要循序渐进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改掉。

    不过在此之前,陆南城还有件事情需要亲自确定,当即对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崔总管嘱咐:“现在收拾,陪朕出宫一趟。”

    崔总管从来也不会去主动询问昭华帝到底是为了去什么地方,不过这次沈府出现的事情还是让崔总管下意识的追问了句,因着不是外人陆南城也没有丝毫隐瞒,只是大致的说了下,他们乔装出宫去一趟沈府,一切事情等到了那里自然就会有了分晓。

    谁知崔总管竟然快步走到大殿下,撩起衣服下摆就跪了下去,看的陆南城是一阵得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崔总管此举到底适合意义,便看崔总管脸上浮现出凝重表情,深深的看着陛下:“陛下听老奴一句,在这个时候您还是在皇宫里待着最为安全,沈大人如今生死未卜,只怕凶手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沈大人,您若是再去,岂不是给了凶手可趁之机?您是堂堂的一国之君,发生任何意外有谁能承担得起这份责任。”

    他说的句句在理,每一个字都深烙印在陆南城的心中,他被这个身份给拴住太长时间,任何时候第一时间考虑的绝对是自身安危问题,也还是在他的身上赋予了太多的东西,真的无法相信能不能轻易的去完成这些麻烦。

    在这之中,陆南城是根本不可能就此放弃如此重要的机会,也是在这之中必须要亲自确定了才能让他放心,所以崔总管的一片好心并没有换来多少帝王的支持,依旧是在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堂堂一个皇帝居然被身边的总管太监给劝说,饶是陆南城这样的性格也是无法容忍这些事情的发生,全然是当做没有听到,脸色都不曾有任何变化,声音淡然:“崔总管,朕自小也是你看着长大,朕以为朕的性格你最是了解。”

    陆南城习惯性的眯起眼睛,将一切的情绪都给彻底的隐藏在了其中,无法让其余的人发现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愈是到了这种时候就有极大的可能迎来一场暴风雪,但是此刻看昭华帝的状况,一切尚且安好崔总管深知,只怕这次陛下是坚定了要出宫去沈府,只得吞下后面继续劝说的语言。

    从来也不会在这一方面上浪费不必要的精神,崔总管自然是要同行,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提前安排下才好,可是不能在宫外发生什么意外。

    就在他们都还在皇宫中的时候,太医刚刚离开没有半个时辰,在谁也没有发现的角落里,正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潜伏在那个地方,将之前院中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中,甚至是还将目光锁定在那两个看守院子门口,为了保护沈廷而派来的侍卫。

    这两个侍卫完全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甚至只能是用来拦截沈府的人,至于其中不还是让这个神秘人给闯入。

    隐藏在银制面具下的嘴角勾起抹森冷的笑容,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缓慢的进行着,根本是不可能主动的去改变种种麻烦的事情,也算是在这个地方之中能收集到的有限信息。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躲过院子门口两个侍卫的视线范围,特意绕到房子的后面,在那里还有一扇窗户,正对着的就是屋中沈廷的床榻,也能够给黑衣人提供非常多的便利,在取走沈廷性命以后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京城,也没有人能够彻底发现沈廷这个命大的丞相到底是什么时候死去的。

    动作非常的干练迅速,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系列的动作昨晚才是两个呼吸的时间,黑衣人已然翻窗悄然落在屋中的地面上,站在微微打开一条缝的窗口还不忘朝四周看看,确定没有其他人盯梢后,这才轻缓的将微开的窗子给放下。

    “我感觉房子后面的窗户刚刚动了下。”其中一个侍卫不确定的说道,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定定看着院中唯一一个房子侧面的那扇窗户。

    另外一个侍卫闻声也看了过去,仔细观察力会儿,很快的放松了戒备,瞥眼身边的同僚,没好气的说:“大白天说胡话,你八成昨天还是没从翠姑的温柔乡里恢复过来吧,这院子里就咱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第三个人。”

    堂堂沈丞相被凶手半夜行刺,如今生死未卜,陛下为了此事龙颜大怒,严厉要求两个势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这个凶手,为京城的百姓给出个合理的说法。

    只怕是现在这样看来没有太大的麻烦,可是在这之中并不能清晰的将一切的事情都给展现。

    黑衣人站在原地等待了片刻,在确定外面两个侍卫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后,才速度非常快的在房间里打量起来,这依旧是和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不过就是多了个生死不知的沈廷罢了。

    “沈廷你也是命大,昨夜我的匕首明明刺穿你的脏器,没想到居然还能活到现在。”黑衣人银色的面具下发出沙哑难耐的声音,却也是竭力控制自己的声音莫要太大,以免引起屋外不远处两个侍卫的警觉,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任务被他人轻易发现了,不然这打扫后续的现场才是更加麻烦。

    黑衣人抬起手,从他黑色的袖子之中快速划出一柄短小锋利的匕首,猛然抬起,不过眨眼的功夫,匕首的刀尖已经抵在了床上昏迷之中沈廷的胸口位置,他轻轻低下头,凑近沈廷,用略微温热的气息在沈廷耳边轻声道:“沈大人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命大,居然在昨天夜里的行刺中没有死去,如今半死不活的还要接受第二次的袭击,不过这次我保证,一定让你的痛苦减到最低。”

    手中的匕首在沈廷胸口比划了几下,黑衣人顿了顿继续说:“我这个人有专业素养,只要接下的任务就必须完成,沈大人你也不要怪我在你身上戳两个窟窿,这次的痛苦是一瞬间的功夫。”

    说着,手中的匕首猛然间抬起,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速度非常快的将匕首朝着沈廷的胸口位置狠狠扎了下去。

    与此同时,音质面具下的嘴角也勾起了个恶意慢慢的笑容。

    只是一瞬间,所有的事情就都会彻底的解决掉,不会再有什么后顾之忧。